評論 > 動態 > 正文

駐美總領館被關 中共外交系統震盪中

作者:

美國當地時間7月21日,在毫無預警下,美國政府要求中共駐休斯頓總領事館在72小時內關閉並撤離人員。隨即,休斯頓總領館內冒出火焰和黑煙,引來了休斯頓消防隊和警察,而原因是領館人員在大量焚燒文件。

顯然,中共休斯頓總領館人員要在撤離前將無法帶走的機密,特別是見不得光的文件儘可能燒毀,之所以不用碎紙機,大概是因為即便使用碎紙機,最終也有辦法還原,所以最佳辦法就是焚燒。一個值得探尋的問題是:一個總領事館何以有那麼多怕人知曉的文件?

如果說一國的大使館的首要職責是代表派遣國,促進與所在國的政治、經濟、文化、教育、科技、軍事等方面的關係,那麼一國駐外的領事館的主要職責是領事工作,比如:維護本國公民和法人在外國的合法權益,向本國公民頒發或延期護照、向外國公民頒發籤證等。最為關鍵的是,領事館不得從事間諜活動,不得從事顛覆他國政府的活動。

反觀中共休斯頓總領館,美國應該是完全掌握了其超越領事工作紅線的證據。根據美國國務院關閉中領館的聲明,中共「在整個美國範圍內,對美國政府官員和美國公民進行大規模間諜活動和滲透行動」,而且近年來這種活動有所增加。同日,正在丹麥訪問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也表示,美國下令關閉休斯頓中領館是因為中共持續盜竊美國知識產權

另據彭博社援引一些美國官員的說法,中共駐休斯頓總領館深入從事間諜活動,該領館還可能參與向尋求將能源行業僱員派往中國的美國公司發放簽證。美國參議員盧比奧則發推說,中共駐休斯頓的領事館不是「外交機構」,「它是共產黨在美國龐大的間諜和影響網絡的中心節點。現在,中領館必須關閉,(中共)間諜要在72個小時內離開,否則面臨逮捕。」

由此可以看出,在美國川普政府全面開啟滅共的行動後,從事間諜活動的中共駐休斯頓總領館被關也實屬必然,這也就可以解釋為何領館人員要匆忙銷毀文件,應該是害怕美國從中發現更多犯罪證據吧。只是在匆匆72小時內,所有的罪證都能毀滅嗎?

如果說一個中共駐休斯頓總領館突然被關已經讓中共外交系統震盪,讓中南海頭疼,那麼川普的下令關閉更多在美國的中國(中共)領事館「永遠是可能的」最新表態,應該讓中共高層和外交人員是不寒而慄了。這意味着一旦美國查實且獲得足夠證據,中共在三藩市洛杉磯芝加哥紐約的總領事館中的某一個或某兩個,被下令在72小時內關閉也不是不可能的,而最新披露的消息顯示,三藩市總領館被美國FBI發現窩藏中共軍方人員。此外,早前亦有報導指,中共駐美幾個領事館均向當地議會施壓,阻撓支持法輪功的議案通過等。

雖然不知道美國會在何時宣佈關閉另一個領事館,但想必除休斯頓以外的幾家中共總領館乃至駐華盛頓大使館內已然是慌亂一片,除了向北京高層詢問主意外,當務之急還是要銷毀罪證,避免再出現被動局面。只是如何銷毀倒是個高難度問題,畢竟中共外交人員的一舉一動都在美國的監控下。點火焚燒?自露馬腳。用碎紙機然後沖入下水?還是會留下痕跡。從領館中運出?危險,一旦被查出,將給美方更多證據。

除了銷毀文件外,中共駐休斯頓總領館和其他使領館人員最為關注的一個問題是他們該何去何從。身在美國的他們,不管時間長短,應該都體會到了美國的偉大,甚至他們的家人、子女都已經在美國工作、上學。而他們也知曉,以他們替中共所做的事情看,一旦今日他們被迫回國,再度返回美國的機會少之又少。很自然,這其中就難免有人為了留在美國,會選擇向美國投誠,而他們手中必然拿着中共從事間諜等活動的證據。目前就有爆料稱,中共駐休斯頓總領館內有人員向美國投誠,未來幾天可能會有消息披露。

中共駐美使領館無法避免大規模銷毀文件,也無力阻止內部人員向美投誠,對中南海高層而言可謂是新的災難。這不僅意味着中共對美全方位滲透、干預以及擬在美大選前鬧事、阻撓川普當選受到重創,也昭示着美國打擊中共的決心絕不動搖。

無疑,中共駐休斯頓總領館被關只是個開始,其不僅在中共駐美外交人員中引起震盪,也註定將在中共整個外交系統,在中共整個駐外人員,尤其是在美國西方盟國駐外人員中引起震盪。因為美國業已高調宣佈聯合自己的盟友圍剿中共,那麼未來某一個時刻,那些在各國從事間諜活動的中共領事館被關也並非是不可能的,屆時,會有多少中共駐外人員,為了自身考慮而拋棄中共,投向光明呢?

記得蘇聯解體前,在蘇共的最後一次代表大會上,身為俄羅斯議會議長的葉利欽公開宣佈退出蘇共後,引發了蘇共黨員的退黨潮。據《大國的崩潰》一書記述,1990年,即葉利欽退黨的這一年,蘇共失去了270萬黨員,全國黨員總數從1920萬減少至1650萬,因為脫黨而直接減少的黨員數量是180萬。據戈爾巴喬夫事後回憶,在1991年7月1日前的18個月中,共有四百多萬,即接近總數四分之一的黨員,或者退出共產黨,或者因為擔任反黨職位,拒絕服從黨的命令,或是拒交黨費而被開除出黨。

這其中就包括大量蘇共駐海外的外交服務人員和在西方工作的蘇聯專家。在1990年的最後四個月中,在日內瓦國際組織工作的14名蘇聯官員都選擇了退黨,他們與葉利欽保持了緊密的聯繫,並籌劃在日內瓦建立反對派「俄羅斯共和黨」的分支。不過,脫離蘇共的外交人員並不只出現在日內瓦。蘇共中央得知,在紐約、維也納巴黎、內羅畢的外交使館和社區也出現了類似情況,而位於莫斯科外交部,也表達了外交服務區政治化的訴求。

此外,一些駐外人員根本不想回國。蘇共中央備忘錄顯示,從1989年到1990年,有7位在日內瓦工作的官員在任期已滿後,拒絕回到蘇聯,而且,他們還私自簽訂了合同,繼續留在海外工作,並不再接受蘇聯使館人員的命令。

毫無疑問,這些蘇聯精英的「背叛」表明蘇共的統治已經無法繼續維持下去了。如今歷史走到了類似的拐點,中共的外交人員向西方投誠並退出中共,既是為自己選擇了光明的未來,也是為埋葬中共添磚加瓦。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25/1481216.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