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香港實業家袁弓夷:拆中共南海軍事設備 美已部署熱戰

7月19至23日,美國、日本與澳洲在南海及西太平洋進行聯合軍演,此外,英國王家海軍也將在遠東海域部署其最大、最頂尖新航母「伊麗莎白女王號」。香港實業家袁弓夷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美國已做好熱戰準備,正聯合東盟十國以及英國、日本、澳洲,準備拆除中共在南沙群島的軍事設備。

香港實業家袁弓夷表示,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來演變到活摘器官。發生這些悲劇真不得了,變成了全世界最大的一個大問題,連川普總統也已經關注了。」

7月19至23日,美國、日本澳洲在南海及西太平洋進行聯合軍演,此外,英國王家海軍也將在遠東海域部署其最大、最頂尖新航母「伊麗莎白女王號」。香港實業家袁弓夷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美國已做好熱戰準備,正聯合東盟十國以及英國、日本、澳洲,準備拆除中共在南沙群島的軍事設備。

袁弓夷表示,美國正為這場對中共的戰爭做準備,對內讓美國民眾認識中共的邪惡。近期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白宮安全顧問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以及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等人針對中共歷來的惡行,發表演說,目的是揭露中共真面目,「把共產黨的問題全部暴露出來,為什麼要這麼做?準備打仗!

而在對外的軍事行動上,袁弓夷說,美國說服英國將航空母艦隊,長駐太平洋,再加上聯合東盟十個國家,日本、澳洲,「是要把(中共)南沙的軍事設備拆了,強行拆除,現在在做這個準備。在這個過程當中,就肯定不是冷戰了,是熱戰。」

此外,正在美國推動「天滅中共」運動的他說,目前進行的相當順利,且有了出乎意料的進展。袁弓夷原本計劃在美國法庭控告中共犯下反人類罪,進而由法庭定中共為犯罪集團,目前改以「要求(美國)司法部直接用跨國犯罪組織那條法律,直接起訴中共。由他們來告中共,實際他們的行動已經超過法律。」

與此同時,袁弓夷赴美目的之一:尋求美國提供3萬香港學生入學名額,協助因參與反送中運動而可能影響前途的學生。此事也有了進展。

美國國會正進行「香港安全港法案」的討論,提供遭到「國安法迫害香港人第二優先級(Priority2)的政治庇護。「這事可能比我想像得快,我估計一、兩個月就能過。即講明了要幫我們這幫抗爭的孩子。包括黎智英黃之鋒,全部那一群人,基本上全部都保護起來。」袁弓夷說。

袁弓夷赴美目的逐一實現之際,他提議將中國共產黨定為犯罪組織,並對9000萬名共產黨員進行制裁,在網路上引發爭議,有聲音指9000萬名中共黨員99.999%是好人,因而反對制裁。

袁弓夷認為,即使好人,犯了罪就得接受制裁,中共黨員屬於犯罪集團的一分子,中共多年來犯了這麼多罪,「光是(迫害)法輪功就是其中一個罪,再加上其它的總有十多條罪行,由殺地主開始到現在的瘟疫(中共病毒),全都是彌天大罪,所以我覺得那些(共產)黨員都應該受到制裁。」近日,更傳出美國政府將禁止中共黨員及其家人入境美國。

「如果(共產黨員)後悔怎樣辦?那就退黨啊!」袁弓夷說,「不應該黨又分他好的房屋,又有好的醫療,小孩子讀書也有優待,那些好處被你佔盡了,又不退黨,然後說他是好人,這樣怎麼說得通呢?」

他建議中共黨員利用大紀元退黨機制完成退黨,並留下退黨編號,將來需要時申請退黨證書,至美國國務院申請簽證,就不會遭到拒絕,「這辦法實際上是可行的!」

而今年7月20日,是中共發動全面非法鎮壓法輪功屆滿21年的日子,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與眾多政要均發表聲明譴責中共,聲援法輪功。

「法輪功這20多年來不好過,那種痛苦,大家都清楚。」袁弓夷說,迫害法輪功江澤民這輩子做人最大的污點,「後來演變到活摘器官。發生這些悲劇真不得了,變成了全世界最大的一個大問題,連川普總統也已經關注了。」

他表示,多年來中共利用宣傳工具污衊法輪功,也逐漸為人所識破。而中共強推國安法後,共黨邪惡氣焰籠罩全港,香港法輪功學員仍舊毫無畏懼與退卻,「天滅中共」、「解體中共」旗幟一如以往豎立在香港街頭的法輪功真相點,令他十分佩服。

「在香港,大家都看到年輕人在抗爭着,他們的人數有時多,有時少,但我看到法輪功的人一個都沒有退縮,每個人都有同樣的抗爭精神,都有同樣的理念,這些抗爭對共產黨構成了巨大的壓力。」

袁弓夷說,香港人的命運與法輪功學員的命運連結在一起了,如果解體中共,「實際上是解放了香港,又解除了法輪功遭受中共迫害的(情勢),當然,還有14億的中國人也是同樣的遭遇,這是一樁大慘劇,一定要要追究(中共罪行)。」

而近日香港的中共病毒疫情再現新一波高潮,他認為國安法實施後,由大陸來港的武警、公安成為防疫破口,「根本應該封關封城,這班人帶着病毒進來,又沒有14天隔離。」他打趣的說,這班人接觸多位香港政府官員,「傳給他們(港府官員),不是傳到我們(香港市民)這裏,我們與他們保持距離。所以,壞事做得多,全部有報應的。」

然而,港府將這波疫情歸咎於日前泛民主派舉行的初選,並揚言可能延後9月份的立法會選舉。對此他認為延後的概率不大。

他說,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委員楊潔篪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6月在夏威夷會談時說,國安法通過後,香港社會、包括9月份選舉,將回復正常,並答應美方「要搞一個見得人的、也就是說合法的選舉。」蓬佩奧回答楊潔篪說:「我要看行動!」

「如果這樣做的話,如果他押後的話,就很難看,明知道自己會輸的,初選又這樣的結果,又想着輸了就押後,那不就是作弊?」袁弓夷說,9月份選舉的結果,可能比去年區議會選舉的結果讓中共更為不堪。

「所以它們死都(想)叫停,但是叫停的機會不大,去年區議會之前,它們又是叫要推後的,一模一樣,這班人怕輸,根本從頭到尾都是靠欺騙,從來沒有真的選舉。」

法輪功21年反迫害不退縮 對共產黨構成壓力

記者:今天是7月20日,1999年,21年前的今天,中共江澤民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的鎮壓。您對法輪功被鎮壓的看法?

袁弓夷:這件事真是江澤民這輩子做人最大的污點,人家(法輪功)怎麼就得罪了你,人家完全根本與政治無關的一種修煉的信仰,氣功對身體非常的好,他自己非要沒事找事來搞,後來演變到活摘器官。發生這些悲劇真不得了,變成了全世界最大的一個大問題,連川普總統也已經關注了。

法輪功這20多年來不好過,那種痛苦,大家都清楚。這是典型的,可以說的出來的,因為在中國很多人被(中共)迫害的,以億來計算的(不能說出來)。法輪功全世界廣傳,可以站起來提出正式的抗議。但因為中共做了很多(虛假)宣傳,比如香港人,心裏有個陰影,說這是個(X)教,這需要時間,現在法輪功做了很多好事,尤其是得到川普總統承認後,大家心裏的這種陰影開始沒有了。

一定要追究(它們的責任),例如,香港前一段時間,有一個女子(香港大紀元派報員)被抓,被恐嚇要送去大陸活摘器官,這件事一定要追究,要知道那個警察的號碼,長相什麼樣,我就要拿去,告到美國的國務院,他一家人都要受到制裁。不可以出了事之後才去追究,那人都已經被傷害了。要一發現,立即就做,所以我從頭到尾的想法就是我們香港(這事)做得太遲了,整個的反應都是太遲了,等了23年,開頭那幾年它開始違反《基本法》我們就應該做,我看法輪功受迫害的事遲早要去國際法庭,去告,不僅是人權法庭,這些全部要追究、要賠償,不可以讓這事就這麼過去了。

消滅中共才能解除迫害

記者:中共港版國安法實施之後,香港法輪功的處境非常受關注。很多團體都非常害怕,許多人都自我審查,甚至解散,然而法輪功學員,繼續旗幟鮮明的去表達他們的訴求如「解體中共」、「天滅中共」和「停止迫害法輪功」等,您有何看法?

袁弓夷:在香港,大家都看到年輕人在抗爭着,他們的人數是有時多,有時少,但我看到法輪功的人一個都沒有退縮,每個人都是有同樣的抗爭精神,每個人都有同樣的理念,一個都沒退縮,這些抗爭對共產黨構成了巨大的壓力,因為法輪功學員持續不斷的(反迫害)。

它(中共)主要是依靠用迫害方法,港版國安法亦是一種迫害。恐嚇了法輪功那麼長的時間,什麼手段都用盡了,我亦都知道很多,它一直抓捕法輪功的學員,將他們投進去「勞改營」,實際上在裏面就是勞役。在裏面(工作)沒有工資,強迫他們搞生產出口,這問題是非常之大。

我的看法是,實際上香港人的命運和法輪功學員的命運是連結在一起了,同樣的敵人就是中共,如果可以消滅中共,實際上是解放了香港又解除了法輪功遭受中共迫害的(情勢),現在大家都是遭受到共產黨的迫害。當然,還有14億的人也是同樣的遭遇,這是一樁大慘劇,一定要糾正要追究。

犯罪集團言論惹議?兄弟爬山滅共目的一致

記者:法輪功學員最早提出這個退黨運動,至今在《大紀元時報》上發表「三退(黨、團、隊)」聲明的已經超過3億6000萬人。您去美國的三大目標之一是希望將共產黨定為非法犯罪集團和制裁9000萬的共產黨員,但在網絡上觸發很多的爭議。您覺得退黨的重要性如何?

袁弓夷:這兩天在Twitter推特)上,發生很大的爭議,爆了燈(很熱鬧),主要是我的主張是9,000萬的黨員都要受到制裁,這是法律原則。這個對香港人來說是很自然的事情,因他們屬於犯罪集團,多年來,犯了這麼多的罪!光是法輪功就是其中一個罪,再加上其它的總有十多條罪行,由殺地主開始到現在的瘟疫(中共病毒),全都是彌天大罪,所以我覺的那些(共產)黨員都應該受到制裁。

但(流亡美國的反共富商)郭文貴覺得99.999%的共產黨員都是好人,他接受不了制裁這東西,在網絡上滾動的越來越大,在youtube上也搞得很大,在Twitter上有幾十至一百多人站在他(郭文貴)那邊。那我這邊,差不多所有香港人,有幾萬人在Twitter上站在我這邊。香港人是明白的,比較客觀。他們說:如果(共產黨員)後悔怎樣辦?我說:那就退黨啊!大紀元有個退黨機制,你們上網或者翻牆找你的親朋好友做都行,然後取回那(退黨的)編號,將來需要時候可以有個(退黨)證書,這樣去美國國務院申請簽證的時候,給他看(這退黨證書),就不會拒絕你的簽證。這辦法實際上是可行的。但仍鬧得沸沸揚揚,為什麼呢?他們很多人的親戚都是黨員。別說是好人,就算是聖人,犯了法也要面對法律的處理,何況只是個「好人」。

美國政府是文明政府,當然站在我這邊,所以前幾天,白宮裏面在商量,草擬一個文件,所有黨員不准進入美國,在美國的黨員,也要他們離開。那就除非你退黨,沒問題,你可以退黨。不應該,黨又給他一些好的房屋,又分房屋,又有好的醫療,小孩子讀書也有優待,那些好處被你佔盡了,又不退黨,然後說他是好人,這樣怎麼說得通呢?說不通的嘛!

所以現在這個事,我覺得很可惜。我不是看得很重,但是他們看得很重。最近我就比較順利。我只不過是繼續做我的事情,但是攻擊我的人真的不少。不過也無所謂了,我也不是為了要出名,我是為了做事,完成我的任務。我們做訪問實際上也不是我的主題,對我來說,最主題的是我要做成我那三件事。那三件事都有些進展,我才來一個月而已。

記者:會不會覺得有很大壓力?

袁弓夷:沒有。我昨晚去那間華盛頓最出名那間吃北京烤鴨的店,那個老闆,姓徐,他特別歡迎我,他請我吃。我跟他聊天,他是專門研究人權的。他是青島人,香港住了幾年,很小的時候就移民來美國了,他在美國學中文,寫了很多書,關於人權的。他說,他寫了6集書,專門說美國人歐洲移民過來,怎麼保持宗教和天賦人權的精神。所以他們一聽就明白了我在說什麼,因為我知道這一套文化,所以我爭取美國人(的支持),容易得不得了。跟中共不同,中共經常就是我給你利益,我給你這個,它以為全世界都是講利益的。真的接下來要打的這一場仗,不是利益問題。跟利益有什麼關係呢?它(美國)幫香港,有什麼利益呢?沒有利益的,這次幫香港,那些美國公司,每年3000億美金的好處都沒了,它把(香港)特惠拿掉了,特殊待遇都沒了,說跟利益有什麼關係呢?一點關係都沒有。

大家都是兄弟爬山,都是為了滅共。不過無所謂了,做事情肯定會有困難的,永遠都會碰到(困難)要跨過去的,很多困難是需要跨過去的。很正常。

日本已行動美將建立「安全港」

記者:您推動「天滅中共」的運動,進程如何?

袁弓夷:進展很好。現在白宮直接就在考慮制裁他們了。日本的國會已經開始,要幫香港的抗爭者,讓他們容易進入,還有要制裁。制裁那些奪走香港自由的人。日本在學美國做那些事情。日本在做,英國當然也在做,歐洲也開始做了。所以,不只是美國,將來這個制裁網,會包括所有的可能G9、G10等。這方面都挺成功的。

我最近這個禮拜,主要是攻司法部,要求司法部直接用跨國犯罪組織那條法律,直接起訴中共。起訴中共,不是起訴中國。這個很重要,不用我自己去打官司了,由他們(司法部)來告,相當於香港的律政司,由他們來告中共。實際他們的行動已經超過法律。我想的是以法,天滅中共。但他們實際在組織,在南海直接與共產黨幹起來。

英國方面,我每天跟他們通電話,關於起訴中共違反了《中英聯合聲明》。但是我們覺得它犯的罪是非常嚴重。反人類罪,尤其是剝奪個人自由的話,到了一定程度,就是可以失去主權豁免權,即可以告。這個挺好。

還有美國那個所謂「安全港」(Hong Kong Safe Harbor Act,香港安全港法案),那些抗爭人士以及支持抗爭人士的,將來來美國,等於差不多就是政治庇護,即給他們綠卡。我猜今天就開始了,在國會開始討論了,這事可能比我想像得快,原本以為兩、三個月,我估計一、兩個月就能過,而且沒人反對。即講明了要幫我們這幫抗爭的孩子。給他們很多的醫藥,很多都要支持的,包括黎智英、黃之鋒,他們那一類的,全部那一群人,基本上全部都保護起來。這叫做「安全港」。意思是你來美國吧,我們能幫到你。通常有很多辦法的,挺好。我比較輕鬆。美國政府比我還走得快。它滅共的行徑比我還激進,變成我做事很方便,大家都是一個方向。

港府擬藉疫情叫停立法會選舉

記者:香港61萬人投票,參加民主派的初選之後,「兩辦」(港澳辦、中聯辦)批評此舉可能違反「港版國安法」。現在最新情況就是一些建制派提出因為疫情的關係,要押後立法會選舉。甚至有人說初選可能是疫情爆發的原因。

袁弓夷:我非常關注。我覺得這個權不在香港,在習那裏。因為(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委員)楊潔篪在夏威夷就答應了(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這次要搞一個見得人的、也就是說合法的選舉。蓬佩奧這樣回答,你們已經說了很多了,現在你說的我就不理,我要看行動。蓬佩奧直接跟他這樣說,所以他(楊)有壓力的。因為他基本上經常說,國安法通過了以後,就可以一切都回復正常,包括9月的選舉。

如果這樣做的話,如果他押後的話,就很難看,明知道自己會輸的,初選又這樣的結果,又想着輸了就押後,那不就是作弊?所以這件事,未必的,(輪)不到香港人作主。就是香港那班人怕輸了,輸到真是傾家蕩產,這班人拍著胸膛,嘩,有了國安法就一定行的了,誰知道又不行。跟去年的區議會選舉完全一樣,它們已經知道,結果就是跟區議會一模一樣,可能比區議會更不堪,所以它們死都(想)叫停。但是叫停的機會不大,去年區議會之前,它們又是叫要推後的,一模一樣,這班人怕輸,根本從頭到尾都是靠欺騙,從來沒有真的選舉。

記者:現在香港的疫情,有開始加重的跡象,最近幾天都是上百宗,政府避開說紀律部隊染病,或者違規的群組染病,想將矛頭指向泛民主派60多萬人去投票而爆發的,在這樣的情況下,會不會增加選舉被取消的機會?

袁弓夷:哎呀,講難聽一點,這班人能耍賴就耍賴。我就覺得不是問題,這個疫情,隔開距離遠一點,投票找個大操場就可以了,不是問題。我覺得疫情到9月都差不多又會回落的,香港又會控制到。最要緊的不要讓那些人由大陸過來,像台灣,什麼事都沒有,一個都不准進來。香港應該同樣這麼做,沒有理由讓人(從大陸)進來的,那麼嚴重是不是?而且到底它是不是故意放毒,我都懷疑。

記者:現在國安公署派那麼多人來,一天幾百人,不知道總共派了多少人,現在又增加,據說增加北角城市花園酒店,做國安公署的一個使用的地方,再加上很多上市公司老闆都不用檢疫,有些公務那些人都不用檢疫都可以進來。這些漏洞是誰要負責?

袁弓夷:當然是它(港府)要負責了,根本應該封關封城,老早應該封了,這班人進來又不隔離,沒有14天隔離的,我們回到香港有14天隔離,他們不用的,當然傳進來了。實際大陸的疫情嚴重到不得了,只不過它不講而已。它如果要真是實行國安法,它起碼幾千人的武警、公安,這班人帶病毒進來,等它自己負責,而且這班人不是靠近我們,靠近香港政府多些,傳給他們,不是傳到我們那裏,我們保持距離。所以,做得壞事多,全部有報應的。

閆麗夢等更多專家指證美國已做好熱戰準備

記者:除了最近閆麗夢博士去了美國講疫情真相之外,有更加多的醫學專家都會爆料。怎麼看這個疫情的真相,有什麼新的突破?

袁弓夷:閆麗夢講的那些東西絕對是真的,但是她在香港,不是在武漢,所以她沒有現場證據。要在武漢實驗室里才有證據,我絕對相信是在實驗室里來的,而且閆麗夢講的東西絕對是真的,但是,實在沒有所謂可以呈堂的現場的證據,美國真是要行動,就需要那樣東西。不過美國都在做,蓬佩奧都講,說一定要追究到底。但是中共不讓你進去,而且它所有證據都已經消滅了。

看看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真的可以找到多少證人呢?證人都已經死了,被它弄死了,真的可以找到證據,比如證人說看到了,看到了也不夠,要照相了才行。

閆麗夢非常有勇氣,真的很讓人敬佩,但是就是拿不出所謂可以呈堂的證據。另外那一位,從武漢逃出來的,全家人逃出來到美國,他手上有整個武漢實驗室的記錄,但他們不是搞偵查案件的人,也不是搞法律的人,不知道什麼叫做真的可以控告人的證據。他們出來是好事,越講,現在美國老百姓(相信的)也多了,雖然沒有呈堂證供,現在相信這個是共產黨實驗室搞出來的人越來越多了。閆麗夢說的事情,非常的真實,我覺得現在美國人非常相信。

美國政府現在在做的,每個星期找一個部長出來,說關於共產黨過去做了什麼壞事,這也是在教育他們。把共產黨的問題全部暴露出來,為什麼要這麼做?準備打仗,這場仗要打的。為什麼要叫英國航空母艦隊,一路從英國開過來,長駐太平洋,也是準備打仗的。所以現在東盟十個國家,加上美國、英國、日本、澳洲全部是要把(中共)南沙的軍事設備拆了,強行拆除,現在在做這個準備。在這個過程當中,就肯定不是冷戰了,是熱戰。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23/1480528.html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