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王友群:緊跟毛澤東 砸爛公檢法 劉傳新最後自殺

作者:

圖為烏雲密佈的北京天安門廣場

1967年7月23日,時任中共公安部長謝富治公安部副部長李震公安政治部主任施義之講:「毛主席說,『聽到砸爛公、檢、法這句話我就高興』。你們要把這句話捅出去。我當面聽主席講砸爛公、檢、法,沒有十次也有七八次。」李震、施義之當晚通過公安部造反派報紙《紅旗》將這一消息刊登,並迅速傳遍全國,從此,全國掀起砸爛公、檢、法,主要是公安機關的高潮。

全國公安系統被砸爛

1966年、1967年,在毛澤東的批准下,從軍隊選調兵團級軍官1人,軍級軍官3人,師級軍官10人,團級軍官20人,以後還調進大批軍官,進駐公安部,接管公安部的權力。原公安部的絕大多數官員,被遣送到黑龍江農場審查、改造。1967年12月9日,毛澤東親自批發中共中央(67)379號文件,要求「凡全國公安機關未軍管的,一律實行軍事管制」。文件下發後,大批軍人開進公安機關,原公安機關95%以上的幹警被下放農村勞動改造。

在砸爛公安機關兩年多里,中國共有3.4萬公安幹警受打壓,1200多人被打死,3600多人被打傷打殘,1300多人被捕判刑。公安部5位副部長徐子榮、楊奇清、汪金祥、凌雲、嚴佑民被逮捕,公安部政治部主任尹肇之被隔離審查,後調任青海省長的公安部副部長王昭,也被逮捕;徐子榮、王昭被整死;未被逮捕的副部長劉復之、於桑,在公安部長李震1973年10月20日「自殺」後,涉嫌被監禁。公安部正副司、局長49人中,43人被打成「叛徒」、「特務」、「歷史反革命」、「現行反革命」、「死不改悔的走資派」。

北京市公安局1693名幹警受打壓,225人被打成「叛徒」、「特務」、「反革命」,包括10名正、副局長,117名正、副處長、分(縣)局長,47人被捕入獄。上海市公安局被砸爛後,2980名幹警受到殘酷鬥爭,78人被整死,96人被打殘。浙江公安廳666名幹警,298人被審查、批鬥,88人被隔離審查,74受處分。前公安廳廳長王芳、時任公安廳廳長呂劍光等6人,被押解到北京,關押、審查。全國203位公安廳、局長,全都被審查過、打倒過,其中,45人坐過牢,17人自殺,或死在監獄裏。

劉傳新到北京市公安局奪權

文革爆發後,北京市公安局經歷了造反派的多次衝擊,包括中央派的工作組搞的奪權運動。因形勢變化太快,局勢一直比較混亂,1967年2月11日,北京市公安局由軍隊接管,實行軍事管制。由於軍管會主任、政委沒有到任,排名第一的副主任劉傳新,便成了北京市公安局的「老大」。

1967年3月24日,劉傳新進駐北京市公安局一個多月,就對北京市公安局作了徹底否定的結論:「市公安局文化大革命前是個地地道道的黑窩子。一批黑幫長期為非作歹,作惡多端,在政治上與毛主席相對抗,千方百計反對毛澤東思想,實行資產階級專政,企圖復辟資本主義。」幾個月後,在劉傳新主持下,軍管會先後編造了兩個材料,誣陷北京市公安局「是彭真、劉仁反革命修正主義集團實行資產階級專政的工具」(彭真被打倒前任中共北京市委第一書記、市長,劉仁任第二書記),「10名正副局長、117名正副處長、分(縣)局長都是「特務」、「叛徒」、「三反分子」,「全局有1000多名壞人」。

劉傳新揪出成千上萬「壞人」

劉傳新指使專案人員從北京市公安局的偵察案卷中,搜集各級領導的批示,編寫了題為《關於羅瑞卿、劉仁、馮基平、邢相生等一夥反革命集團裏通外國的情況報告》,稱原公安部長羅瑞卿,原北京市委第二書記劉仁,原北京市公安局長馮基平,繼任北京市公安局長邢相生等31名官員「裏通外國」,是「供給敵人情報的批准人」。

之後,又組織起一個人數最多時達2000多人的班子,用一年多的時間,清查全局各類主要檔案77萬多卷,零散材料105萬件,編造了《關於馮基平、邢相生、閔步瀛、張烈、焦昆為首的現行反革命集團內幕》,將馮基平定為「特務分子」,邢相生定為「特務嫌疑」,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長閔步瀛定為「京津鐵路局督察室特務」,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長焦昆定為「國民黨CC特務」。

劉傳新等人還捏造了北京市公安局「與帝、修、反特務勾結進行間諜特務活動的大量罪證」:「包庇、放走叛徒、特務、反革命1227人」,「放走帝、蔣重大特務間諜109名」,「送給美蔣特務機關和英、日、緬、印等國家各種核心機密情報1349項」。通過這一番「折騰」,最後得出的結論是:此前的北京市公安局「早已成了敵人的特務機關」。

1968年8月17日,劉傳新在北京體育館召開的8000人「控訴批判大會」上,宣佈對馮基平、邢相生等24名原北京市公安局官員「逮捕法辦」。8月23日,劉傳新將原北京市公安局的814名幹警定性為「叛徒」、「特務」、「反革命分子」,集中到良鄉關押、審查。經過一陣「大拆大卸」之後,劉傳新得意洋洋的發表講話說:「軍管會把成千上萬的叛徒、特務、頑固不化的走資派、賣國賊、各種牛鬼蛇神揪了出來。」

劉傳新鎮壓「四五」運動

1976年清明節前後,北京因悼念周恩來引發一場「四五」群眾運動。4月4日晚,中共政治局開會討論天安門廣場上的群眾運動,將它定性為「反革命性質的反撲」。毛澤東侄子毛遠新向毛澤東報告說,會議決定從4日晚開始清理天安門廣場上的花圈、標語、抓「反革命」,得到毛澤東的批准。作為北京市公安局長,劉傳新這一次又衝到最前線,不僅組織全部警力,鎮壓天安門廣場上的民眾,而且動用技偵手段,「追後台、追線索」。

清明節期間,北京市公安局幹警在天安門廣場偷記的115輛小轎車的號碼,涉及中央、國家機關、部隊等80多個單位。全北京市在「雙追」活動中,涉及的群眾數以萬計,副部長和軍級以上官員被觸及者近30名,包括葉劍英鄧小平胡耀邦等。劉傳新因「雙追」有功,受到毛澤東妻子江青的誇獎,說他「幹得好」。

劉傳新自殺身亡

1976年10月6日,文革中害人無數的毛澤東妻子江青等「四人幫」被抓捕,劉傳新頓覺大禍臨頭。不久,北京街頭出現《向劊子手劉傳新討還血債》的大字報。1977年1月27日,經北京市委批准,劉傳新被免去北京市公安局長職務,接受審查。

1977年5月18日,劉傳新接到北京市公安局第二天要召開「批判劉傳新大會」的通知。據現場目擊者稱,當時,他臉色蒼白,一言不發。第二天上午,北京市公安局全體幹警聚集在北京體育館內。1小時過去了,大會仍然沒有開始的跡象。人們坐不住了,互相詢問。突然,不知從何處傳來一個令人驚愕的消息:劉傳新自殺了。

劉傳新自知在文革中充當毛澤東的「政治打手」,害人太多,罪孽深重,不自我了斷,也可能被判死刑,為了少受點罪,乾脆一死了之。文革結束、那些被打倒的老幹部重新出來工作後,劉傳新的一些親信中,有17個整人特別兇狠的,沒經任何法律程序,被秘密槍斃。另外,軍管幹部撤出後,軍隊對其中一些整人特別兇狠的,將他們押解到雲南後,秘密槍斃。

劉傳新等都是「替罪羊」

文革爆發後,毛澤東要打倒的最高目標是國家主席劉少奇。劉少奇是分管政法工作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毛澤東首先打倒的是「彭、羅、陸、楊反黨集團」。彭真是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政法小組組長、北京市委第一書記、市長;羅瑞卿當過10年公安部長。劉、彭、羅都在政法系統有很大影響力。因擔心政法系統的人搞政變,毛澤東提出了「砸爛公檢法」的口號。

毛澤東對彭真領導的北京市委很反感,曾經講,北京市委是彭真搞的「針插不進,水潑不進」的「獨立王國」。毛澤東打倒彭真後,對北京市委「一鍋端」,「舊市委」領導統統打倒。「舊北京市公安局」過去都是聽「舊市委」的,這些人都有槍,留着太危險,自然也要「一鍋端」。劉傳新不過是毛澤東政治意圖的具體執行者。

劉傳新因善於揣摩、迎合毛澤東的意圖,大受毛澤東手下的人包括江青、周恩來、謝富治等的賞識。劉傳新主掌北京市公安局近十年,後來官至北京市委常委、市革委會副主任、市政法委書記、市公安局長等,成為京城權貴之一。

文革結束後,文革中被打倒的一派上台,文革中整人的一派下台,劉傳新在劫難逃。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20/1479403.html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