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陳誠:英美蘇出賣中國東北 蘇軍把繳獲的日軍裝備全給了中共

作者:
依照「中蘇友好條約」之規定,俄軍至遲應於三十四年十二月三日,全部撤出我國國境,可是他們百般刁難,不肯依限撤出。同時阻撓我政府軍隊進駐東北。直到共軍大量侵入東北,並獲得俄軍繳收日軍裝備後,俄軍不待我軍接防,遽於三十五年(一九四六)五月三日全部退入蘇境。因之整個東北除瀋陽、錦州少數孤立據點外,都成了共黨盤據的巢穴。

進入哈爾濱的蘇軍(網絡圖片)

東北與我

日本侵華,是由東北開始的。起初日人的希望,以能奪取東北為已足。假使當時我們認為東北可以不要,則八年抗戰也許不致發生。那麼反過來說,八年抗戰之所以發生,也就是因為我們不甘心放棄東北。

但經過八年浴血抗戰之後,如果勝利的果實,不包括光復東北在內,則千百萬軍民的死傷,難以數計的財產損失,都將成為無謂的犧牲,而所謂神聖的抗戰,也不過只是一場悲劇的演出罷了。

然而在抗戰勝利的前夕,我們東北的主權,竟遭受到盟國無理的出賣,這真是夢想不到的事。

三十四年(一九四五)二月四日至十日,美總統羅斯福、英首相邱吉爾,與蘇俄總理史達林會議於克里米半島之雅爾達。會中除討論聯合國及德國失敗後歐洲土地劃分事宜外,以要求蘇俄對日作戰為主題,而簽訂了一項出賣中國東北的協定,其文為:三大國領袖同意在德國投降及歐洲戰事結東後兩月或三月內,蘇俄應加入同盟國方面對日作戰,其條件如下:

一、外蒙古現狀(蒙古人民共和國)應予保持。

二、俄國前於一九〇四年被日本偷襲侵害之權利應予恢復。即:

㈠庫頁島南邯及其附屬各島應歸還蘇俄。

大連商港應予國際化,蘇俄在該港之優越利益應予妥保,並恢復旅順租予蘇俄為海軍根據地。

㈢通達大連之中柬鐵路及南滿鐵路,應由中蘇舍設之公司共同管理。並經諒解,蘇俄之優越權利應予保障,中國保留在東北主權之完整。

三、千島群島應割於蘇俄。

協定中關於外蒙古及上述之港口及鐵路,應得蔣介石委員長之同意,依據史達林元帥之建議,美總統將採取步驟以獲得此項同意。

美總統所採取的步驟,就是壓迫中國與蘇俄簽訂了一項「中蘇友好條約」。這項條約於三十四年(一九四五)八月二十五日經兩國政府批准公佈。條約內容大致就是雅爾達協定的合法化。條約中保證俄軍於對日作戰勝利後三星期開始撤退,其最後期限不得超過三個月。

三十四年(一九四五)八月六日,美國第一枚原子彈投落廣島,八月八日俄國宣佈對日作戰,隨即派遣軍隊長驅直入我國東北及熱察兩省,不及一周,日本天皇已頒佈無條件投降之敕令。俄軍此時才進入中國幾天,兵不血刃,就成了中國東北廣大地區的勝利者,接受日本的投降,並掠奪東北價值鉅億的工業設備和物資。這且不言,最使中國蒙受無可忍受的損失,就是在俄軍卵翼之下,使共產黨在東北深植下強大的武裝力量,造成後來政府接收的困難,而戡亂戰事終至遭受挫敗,亦即造因於此。

依照「中蘇友好條約」之規定,俄軍至遲應於三十四年十二月三日,全部撤出我國國境,可是他們百般刁難,不肯依限撤出。同時阻撓我政府軍隊進駐東北。直到共軍大量侵入東北,並獲得俄軍繳收日軍裝備後,俄軍不待我軍接防,遽於三十五年(一九四六)五月三日全部退入蘇境。因之整個東北除瀋陽、錦州少數孤立據點外,都成了共黨盤據的巢穴。

所以抗戰勝利,我政府所接收的東北,除去幾個孤立據點以外,別無他物。真正攫得東北廣土眾民的,是共黨。而真正獲得鉅量工業設備和物資的,是俄帝。為不甘東北淪陷而苦戰八年的中國,到頭來卻一無所得。這種勝利的苦果,是怎樣產生的?

追本溯源,不能不說是雅爾達協定之所賜。

我政府起初派熊式輝為東北行營(三十五年九月改為行轅)主任,負責辦理接收事宜。而以杜聿明為東北保安司令長官,主持軍事。原望軍政分治,協調合作,以期有所建樹,不料合作不成,反而互相牽制起來,以致軍事力量與行政效率,都相對的為之削弱。再則軍政雙方,都缺乏通盤籌劃的計劃,而一般不肖人員以劫搜為接收,較之關內其他各地,殆有過之而無不及,對於士氣人心,均發生嚴重的惡劣影響。東北大局,既如上述那樣的險惡,再加上我們軍政方面的不爭氣,遂愈益不可為。

三十六年(一九四七)七月,美總統特使魏德邁將軍蒞華,曾赴東北訪問,認為東北現狀,與人謀不臧有開,於是我政府乃有調整東北人事之考慮。八月十二日,我以參謀總長身分,奉派飛沈視察。除訪問東北元老,代表主席致慰外,即約集東北軍政黨團首長,檢討有關東北各項問題。十五日飛四平慰問軍民,時當我軍大勝之後,發現有不肖軍人乘機掠奪民間財務情事,當予議處,然對於軍紀敗壞,深覺痛心。十六日再飛長春、吉林、小豐滿等地視察,原擬再多留幾日,藉圖充份了解東北實況,惟因主席電催返京,只得於二十一日結束了這一次東北之行。

返京後,即奉主席召見,於報告東北情形後,對於調整東北人事,先擬請北平行轅主任李宗仁兼任,李不願,乃定由國防部長白健生(崇禧)兼,白亦不肯接受,卻竭力主張要我去。我想國步艱難至此,倘能為主席稍分一點憂勞,自是義不容辭的,不過參謀總長職務則必須准我擺脫。主席考量之後,卻只准我兼,不准我辭,在我兼任東北行轅主任時期,參謀總長職務交由參謀次長林蔚代行。議既定,我只好遵命而行。

兼任東北行轅主任的命令,是三十六年八月二十八日發表的,稍事摒擋,即於九月一日飛抵瀋陽。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陳誠先生回憶錄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20/1479288.html

史海鈎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