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蓬佩奧舊立場新聲明 南海問題是美中衝突「最熱」的地方

—南海問題是美中衝突「最熱」的地方

作者:
南海問題是美中衝突「最熱」的地方,擦槍走火的可能極大,最近中美同時在南海附近軍演,局勢絕不平靜。隨着南海區域國家和中國的南海矛盾升溫,美國或可在南海區域再構建「反中大同盟」,改變此前通過「自由航海行動」單打獨鬥的局面。加上中印衝突和中日矛盾(香港問題和釣魚台),美國更易構建「中國包圍圈」。

(圖片取自美國第七艦隊臉書影片)

日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南海聲明。根據傳媒的報導,聲明認為「中國在南海的領土聲索『完全不合法』」,是「美國政府首次在南海領土爭議問題上表明立場」,「幾乎全面否定了中國對南海的主權」。中國方面則指責:「美國背棄美國政府在南海主權問題上不持立場的公開承諾」。

蓬佩奧聲明無疑是美國在南海問題上表述最清晰和最強硬的一次。然而以上的說法,卻有意無意地曲解了蓬佩奧聲明。

除了用詞空前強硬之外,蓬佩奧聲明和美國以往的南海立場完全一致,而且也沒有在「南海領土爭議」問題上站邊。

蓬佩奧聲明在荷蘭海牙國際仲裁庭有感中菲南海仲裁案(PCA Case#2013-19)結果公佈四周年的第二天發表,這是刻意安排的。在南海仲裁案結果出來之後,當時的奧巴馬政府表示就完全支持南海仲裁案裁決。

蓬佩奧聲明中就有:

「正如美國以前聲明,也作為在《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中專門設置的爭端解決機制,國際仲裁庭的決定是最終的,也對雙方都有法律約束力。今天,我們在中國南海聲索的問題上和國際仲裁庭裁決站在一起。」

聲明接下來列舉的幾個核心的國際法問題都是仲裁案裁決中的決定,或基於仲裁案裁決。

第一,中國基建於斯卡伯勞礁(即中華人民共和國所言的「黃岩島」,中華民國所言的「民主礁」)以及斯帕拉特利群島(即中國所言的「南沙群島」,越南所言的「長沙群島」,菲律賓所言的「卡拉延群島」)上的海洋權利,包括專屬經濟區無效。

這是裁決中的說法。裁決認為,斯卡伯勞礁是礁不是島,沒法產生200海里專屬經濟區的主權權利。斯帕拉特利群島中,雖然有部分島嶼在地理上是「島」(包括台灣佔領的太平島),但因無法「維持人類居住和經濟活動」,所以在法律權利上也只能和「礁」一樣,也無法產生200海里專屬經濟區的主權權利。

第二,米斯奇夫礁(Mischief Reef,即中國佔領的中國所言的「美濟礁」)和第二托馬斯礁(Second Thomas Shoal,即菲律賓佔領的中國所言的「仁愛礁」),都是暗礁,不是明礁,所以沒法獲得「領土」的地位。

這也是裁決中的說法。裁決認為,基於兩者都是暗礁,都不存在所謂的「主權爭議」(這是對「領土」所言),於是認為,這些暗礁和附近的水面及海洋資源應屬於誰,即「主權權利」,就應該順延地,用專屬經濟區的準則處理。由於它們都處於菲律賓群島的200海里之內,又處於中國大陸海南島的200海里之外,菲律賓對這兩個礁石有「主權權利」。

第三,由於仲裁案的裁決,美國首次明確否認中國對靠近越南的「萬安灘」(Vanguard Bank)、靠近馬來西亞的路康尼亞礁(Luconia Shoals,即中國所言的「南康暗沙」和「北康暗沙」),靠近汶萊的海面,以及靠近屬於印度尼西亞的大納土納群島(Natuna Besar)一帶的水面的海洋權力主張。

這幾個地名都是中國「九段線」的前沿,也一直是爭議和衝突的熱點。其中,萬安灘和路康尼亞礁都是暗沙,海底都有油田,中國和越南及馬來西亞都分別在當地海面發生過衝突。納土納群島雖是大島嶼,但屬於印度尼西亞而不是中國,中國曾多次阻撓印尼漁船作業或者阻撓印尼公務船執行公務。

第四,美國首次表明,號稱中國「國土最南端」的詹姆斯暗沙(James Shoal,即中國所言的「曾母暗沙」)沒有領土資格,這是因為「詹姆斯暗沙在海面之下20米左右」。

以上四點,第一和第二點是仲裁案裁決的直接結果,第三點和第四點都與仲裁案決議有關。那些地方,在裁決中沒有涉及(因為和菲律賓無關),但根據裁決的精神都可以推導出來。

由此可知,媒體的報導有所誇大。

首次,美國聲明沒有涉及「領土主權」的爭議。在整個聲明中都沒有涉及真正的「領土」屬誰的事項。比如,在南沙群島中的依吐阿巴島(Itu Aba,即台灣佔領的「太平島」)、斯帕拉特利島(Spratly Island,即越南佔領的越南所言的「長沙島」或中國所言的「南威島」)等的主權歸屬,都沒有涉及。尤其顯眼的是,中越最近衝突的發生地點,即中越存在主權爭議的帕拉塞爾群島(即中國所言的「西沙群島」或越南所言的「黃沙群島」),在整個聲明中都沒有提及。因此,美國聲明並沒有像一些媒體所說的,認為「中國在南海的領土聲索完全不合法」,也沒有改變美國傳統上在南海諸島的主權爭議上不站邊的立場。

其次,屬於美國政府首次明確的「新表述」是上述的第三和第四項,但類似的表達,比如指責中國公務船干擾越南(或其合同商)的勘探船在萬安灘作業,或指責中國公務船干擾印尼漁船在納土納作業,這在以前都一直有。這次明確在聲明寫出來是「新」的,但立場是「舊」的,美國沒有改變立場。

最後,中國指責的美國改變「對南海領土爭議的立場」,其實是說美國支持仲裁庭所說的,「暗礁無法成為領土」的立場。特別是明確說出,曾母暗沙不是中國的領土。但這不是在領土立場問題上「選邊站」,因為,曾母暗沙不是中國領土的同時,也不是其他所有國家的領土:它沒有成為領土的資格。曾母暗沙不能成為領土容易被人理解。即便中國方面也沒有什麼人去認真論證「曾母暗沙具有領土資格」。不能指着深埋水底的礁石就說自己的領土,是個常識。中國自己其實也這麼認為。比如在中國和韓國東海的索拉科特岩(Socotra Rock,即中國所言的蘇岩礁,韓國所言的離於島)爭議中,中國說雙方「不存在領土爭議」,意思就是,該礁石是暗礁(水底下5米),沒有成為領土資格。如果水底下5米的礁石都不能有領土資格,那麼又如何論證水底下20米的礁石呢?

美國這時發出南海聲明有幾個相關的線索。

第一,正如前述是南海仲裁案四周年的產物。

第二,這也是從2019年來南海問題國際法戰再升溫的一部分。

這源於2019年12月,馬來西亞向聯合國提交了一份新的200海里之外的外大陸架劃界方案。2009年,馬來西亞和越南聯合提交了一份對兩國之閒的南海大陸架劃界方案。馬來西亞在南海對開的其他部分,尚未提出方案。這次馬來西亞提交的就是2009年「剩下」的那部分南海外大陸架。大陸架是海岸線對出200海里,外大陸架再向外推150海里(即共350海里)。馬來西亞這部分的主張,和中國、台灣以及菲律賓的主張重迭。

這個方案頓時引發中國、越南、菲律賓、印尼和美國等在聯合國的外交照會戰。其中,中國和菲律賓抗議馬來西亞;印尼、越南和美國都在抗議「中國的抗議」;菲律賓同時也抗議「中國的抗議」。

6月1日,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克拉夫特Kelly Craft就給聯合國發出外交照會,就表明美國繼續支持自己在2016年12月28日,就仲裁案向聯合國提交的立場聲明,而且專門明確美國不承認中國在南海聲稱的「歷史性權利」。蓬佩奧聲明和克拉夫特的照會一脈相承。

第三,這是2019年南海各方衝突升溫的一部分。

這包括了越南和中國在西沙群島的捕魚衝突,越南和中國在萬安灘油田的衝突,馬來西亞和中國在路康尼亞礁附近油田的衝突,印尼和中國在大納土納群島海域的漁業衝突。以及菲律賓和中國在南沙群島的口水戰

中國在4月18日宣佈「三沙市」劃分政區(南沙區,西沙區),及19日為25個南海島礁和55個海底地貌命名是這一系列事件的加速器。它不但深化了中國和越南的矛盾,還把菲律賓也推離中國。此前,杜特爾特治下的菲律賓還基本上站在中國一方,淡化矛盾。中國宣佈劃分政區後,菲律賓民族主義情緒高漲,連一向「親中」的杜特爾特也壓不住。菲律賓外長開始頻頻出聲「強烈抗議」中國,又再次延長和美國的軍事協議。

隨着南海區域國家和中國的南海矛盾升溫,美國或可在南海區域再構建「反中大同盟」,改變此前通過「自由航海行動」單打獨鬥的局面。加上中印衝突和中日矛盾(香港問題和釣魚台),美國更易構建「中國包圍圈」。

第四,這是美中關係走向全面對抗的一部分。在過去一兩個月,美國在台灣、新疆、香港、華為、疫情、抓「科技間諜」、媒體、簽證等問題上對中國發動組合拳,南海問題是這個組合必不可少的一環。美國這時拋出空前強硬的南海聲明,拉長了美中對抗戰線,升級了美中矛盾。

南海問題最令人擔憂的地方,還在於在以上美中其他問題上大多只會是「冷戰」,即便台灣在短期內熱戰的可能也不大,但南海問題是美中衝突「最熱」的地方,擦槍走火的可能極大。最近中美同時在南海附近軍演,美國軍演更首次派出兩個航母編隊參加,局勢絕不平靜。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19/1479015.html

動態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