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官場 > 正文

公安部原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的海外生活曝光

  原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兩年前落馬,中紀委刊物近日曝光其案情細節,包括抽調十多名公安、海警到家當「傭人」,料理家務,打掃衛生,妻兒赴港遊玩時,還安排人員出境「保護」。他擔任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後,違規安排妻兒到法國居住,並安排多名幹部、軍人赴法照顧。

  由中紀委出版的十九大後落馬官員案件所謂「警示錄」一書,指孟宏偉2004年擔任公安部副部長後,「官氣十足、盲目自負」,更「毫無顧忌、公器私用」,把國家資源當成自家的「菜園子」、「車輪子」、「百寶袋」。

Capture.PNG

  01 把官兵當私兵

  孟宏偉分管的是公安部隊,所以他的工作作風像很多部隊領導們一樣,正面說叫有魄力,反面說叫專橫霸道。

  在個人的私生活上,他很自然地沿用了軍隊領導們的那一套,也就是部隊戰士就是他家的「傭人」「保安」,光保障他的戰士就有10多個,這些戰士分工明確,有的搞衛生,有的做飯,有的開車,不但要照顧孟宏偉本人,還得照顧他的家人。有人專門照看孟宏偉的孫子,接送上學、陪伴玩耍,還有人負責保障孟宏偉的妻子,在她出國出境旅遊時,跟在身邊當保鏢。

  當然有人說,這種伺侯領導的事兒,在部隊司空見慣,那些跟隨領導的官兵,不知道要有多爽呢,而且他們基本最後都會有個好前程,高興得不要不要的。

  不過,在孟部長這裏,卻不是如此。他家不僅讓官兵免費服務,而且還對待官兵非常苛刻。比如,那個給他當廚師的戰士,早上四五點要起床到孟家去做早餐,晚上11點多做完夜宵或者洗罷碗刷完盤子才下班,而這中間,稍有不合口味,孟宏偉就大發雷霆。

  孟的妻子則更勝一籌。她針對到家裏當「傭人」的官兵,制訂出「服務人員工作守則」,並實行量化管理。而那些官兵在她家裏戰戰兢兢,必須呆在狹窄的「工人房」里不能隨意走動,要隨時聽從召喚,每天「工作」時間經常長達十七八個小時,甚至周末和節假日也沒有休息。服務稍有不周,就受到高老太婆的嚴厲訓斥,甚至被退回原單位「反省」。這個「傭人」當得真是非常憋屈。

  堂堂的解放軍軍人,竟淪為孟家的家丁私傭,軍人的榮譽就這樣被大肆褻瀆。

  02  把軍產當私產

  孟宏偉擺排場、講場面、耍特權的思想非常嚴重,他充分利用分管現役部隊的這一「優勢」,將權力用到極致。

  部隊領導違紀的,佔用軍車基本是標配。由於軍車實在是太方便,所以孟宏偉一下子佔用了5台軍車,有的用於接送妻兒,有的用於全家出遊,甚至有的長期不用留着「戰備」。孟的妻子高老太婆看中一台軍車,孟宏偉就要求部隊把這台車「借」給高老太婆,結果這一借,就沒有還的時候了。

  有一年,孟宏偉在河北休假期間,看上了河北公安邊防總隊海警支隊招待所的一棟別墅,他要求部隊進行裝修,一共花了200多萬,之後孟家就住在這個別墅休假。而休假期間,海警支隊要派10多名官兵進行保障,夜間孟宏偉還要求專門為其家人的住所設置警衛哨。

  平時出行時,興師動眾,多名官兵前呼後擁,一副官老爺做派;家人外出遊玩時,軍車、海警巡邏艇都是標配;休假結束後,孟宏偉要求今後使用這別墅,必須經過他的批准,事實上當然沒人敢用,自然而然地成了他家的專用別墅。

  再比如,2014年冬天,因為嫌自家房子冷,孟宏偉帶着全家住到了海警局的一個會議中心裏,要求按照重點客人的標準進行服務保障,會議中心為了滿足他們的口味,專門從河北聘請了一個廚師,又從高老太婆的老家陝西聘請了一個麵點師專門做麵食,而這些費用,自然都是公家虛列開支進行報銷。

  後來孟宏偉當了國際刑警組織主席,那麼給他發揮權力提供了更大的「舞台」。他長期安排家屬去里昂遊玩,並藉口自己屬於國際組織主要負責人,不斷謀求更高待遇,並派部隊官兵出國保障其妻子旅遊。雖然後來中央明確,孟宏偉不屬於常駐國外工作人員,但其仍然不斷突破政策界限。

Capture.PNG

  03  把軍權當私權

  孟宏偉自從2005年以來,就開始分管公安邊防部隊,後來又分管海警部隊,時間跨度長達10多年。由於公安邊防部隊和海警部隊體制特殊,孟宏偉幾乎就是最高領導,到了他這一級,揮霍起權力來非常任性。

  孟宏偉掌握的是「軍權」,對於平常老百姓來說,「軍權」是非常可怕的,孟宏偉利用這一點,肆無忌憚。比如,孟妻與單位同事發生矛盾,孟宏偉出面威脅單位領導,如果對方再跟孟妻過不去,他將要求邊檢站,在這個領導每次通關時,都讓邊檢站仔細盤查。於是別人懾於他的淫威,只得乖乖屈服。

  每年的公安邊防部隊黨委擴大會議,孟宏偉都會出面講話,雖然他嘴上講的是清正廉潔、從嚴治軍,但實際上,這次黨委擴大會恰好是他收受下屬錢物的最佳時機,直到後來,這已經成了一種慣例。去參加會議的,都得自覺準備若干禮品。收受錢物後,孟宏偉自然就在某些同志的提拔任用上進行照顧。這種風氣,嚴重敗壞了公安邊防部隊的政治生態。

  有這樣的領導,可想而知,公安邊防部隊的改革究竟會是一種什麼樣子。軍改的大幕從2015年拉開,到2018年公安邊防改革正式靴子落地,這其中主要是孟宏偉在負責,有這樣的人當領導,公安邊防改革出現「十萬邊防齊慟哭」的辛酸場面,好像也不足為奇了。

  如果說搞特權、要官兵當傭人,害的是10多名官兵,那麼懶政怠政、胡作非為,則害了多少邊防軍人和海警人。

  孟還以駐外工作名義,安排多名幹部及軍人到里昂為跨國妻兒提供家庭服務。2018月2月,中共中央要求他限期安排家屬回國,他卻拖延不辦。

  文章還指孟宏偉「反感、拒絕組織的監督」,擔任公安部副部長期間,經常以身體不適為由,不到崗坐班履職,而是安排秘書或司機將公文送到家裏批閱;在境外工作期間不按規定接受使領館黨委領導。

  另外孟宏偉還多次隱瞞妻子名下房產、股票及在企業任職等情況,被談話時作虛假說明,等等。

  孟宏偉於2018年10月7日被通報接受調查,並在2019年3月27日被通報「雙開」(開除黨籍和公職)。

  中紀委當時通報稱,孟宏偉公權私用,濫權妄為,肆意揮霍國家資財滿足家庭奢靡生活;家風敗壞,利用職務影響為其妻謀取職務,縱容其妻利用其職權搞特殊、謀私利;權力觀扭曲,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或職權、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為他人在職務晉升、崗位調整、企業經營等方面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額財物等。

  孟宏偉受賄案於今年1月21日在天津一中院進行公開宣判,一審獲刑13年零6個月。他被指非法收受相關人員給予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1446萬餘元。孟宏偉當庭表示服判,不上訴。

  而孟宏偉之所以引起諸多關注,更由於他的「國際刑警組織主席」身份。2018年9月底,孟宏偉由法國返回中國後,與家人失聯。10月5日,孟宏偉的妻子Grace Meng(中文名高歌)在法國報案,事件引起國際關注。

  高歌已於2019年5月15日在法國獲得政治難民身份。高歌現年48歲,擁有香港身份證,曾任新華錦集團有限公司副董事長,北京銀行獨立董事。

  有媒體報道稱,稱高歌是「二奶上位,生活奢靡」,曾在北京、香港企業掛空職,年入超500萬元人民幣薪金。此外,她還擔任曾任中國民主建國會(民建)青島市委員會副主委、全國青聯委員、中國青年企業家協會常務理事等職。她還是山東政協常委、委員。

  去年1月底高歌被撤銷山東省政協常委、委員職務。2月,高歌被確認撤銷民建青島市委副主任委員。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無逸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712/1476127.html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