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三峽泄洪長江水位暴漲 連發35天暴雨預警上海列首位 內幕:三峽工程欺世暗地上馬

湖北11省市紅色預警 潛江升最高級  三峽大壩垮?網用數學一算嚇死 內幕:長江回遷部落有百萬人 上游被大肆開發成景點變禍害

湖北11縣市紅色預警 潛江防汛應急升至一級 

hs.jpg

圖為2020年7月4日中國長江洪水已漫上武昌江邊黃花嘰親水涼亭准台。

圖:圖為2020年6月26日武昌江邊黃花嘰親水涼亭准台。

7月5日早上6時半左右,湖北武漢市、荊州、恩施、潛江等逾11個縣市發布紅色預警信號。8時15分,武漢中心氣象台發布暴雨紅色預警信號。

大陸預警燈號共分4級,從低到高依序以藍、黃、橙、紅色表示;災害的應對措施(應急響應)級別同為4級。

7月6日11時,湖北潛江市啟動防汛一級應急響應。這是湖北首個啟動防汛一級應急響應的城市。

長江今年第1號洪水早前進入三峽水庫,7月4日12時,水利部長江水利委員會將長江水旱災害防禦4級應急響應提升至3級。官方的說法是:7月5日早上,三峽泄洪量從每秒3.5萬立方米,削減至每秒3萬立方米,用於疏散滯留在三峽至葛洲壩區間部分船隻,下午又恢復至原泄洪量。

連發35天暴雨預警 長江中下游汛情告急 

中央氣象台7月6日18時繼續發布暴雨黃色預警:

預計,7月6日20時至7日20時,江淮西部、江漢南部、江南北部、重慶東部、貴州北部和四川南部等地部分地區有大到暴雨,其中,湖北東部和西南部、安徽南部、湖南西北部等地部分地區有大暴雨,湖北東部等地局地有特大暴雨。上述部分地區伴有短時強降水,局地有雷暴大風等強對流天氣。

受降雨的影響,預計7月6日20時至7日20時,浙江北部、江蘇南部、上海、安徽南部和西部、江西西北部、湖北南部和東部、湖南西北部、重慶東南部、貴州北部的部分地區漬澇氣象風險較高(黃色預警),其中,江蘇南部、上海、安徽南部和西部、湖北南部和東部、湖南西北部局地漬澇氣象風險高(橙色預警),易形成城市內澇和農田漬害,需加強防範。

 

7月5日10時,長江水利委員會水文局繼續發布長江幹流監利,至江陰江段洪水黃色預警。水文部門預計,長江中下游幹流監利至江陰江段之間1200公里,未來幾天將全面超過警戒水位,最大超警幅度在0.5米至1.0米左右。

根據最新氣象資料,9~10日,湖北還將有一次較明顯降雨發生。

7月5日1時,鄱陽湖標誌性水文站——星子站水位達到19.01米,超警戒水位0.01米。截至5日10時,鄱陽湖水位達到19.18米,預計未來仍繼續上漲。這是今年以來鄱陽湖水位首次超警。

位在洞庭湖注入長江口的湖南省岳陽市蓮花塘監測站水位,5日凌晨5時正式達到32.5米的警戒線。到上午8時,水位進一步上升到32.55米,高於警戒線。

7月5日12時,根據當前汛情、天氣和水文預報,中共湖南省防汛指揮部,將防汛應急響應由4級提升至3級。

中共急列上海暴雨黃色預警首位 

 

 alt=

6日至7日,中國西南地區至長江中下游將迎「新一輪」暴雨,上海市名列暴雨黃色預警首位。(圖/翻攝自中國中央氣象台)

中共官方今天6日已連發35天暴雨預警,且應急響應等級已從4級拉升到3級,安徽、武漢應急響應更拉高到2級,上海市名列暴雨黃色預警首位。

7月5日11時50分,中共上海市防汛指揮部啟動全市防汛防颱4級響應。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表示,中共各類統計數據可信度不高,數據造假現象嚴重,因此提醒各位讀者,中共所公布的統計數據,很可能有謊報、漏報、瞞報現象。所以是僅供參考。

三峽泄洪長江水位暴漲 武漢江灘被淹沒 河南鄭州涌噴泉 內蒙包頭現異樣雲

 

武漢漢口江灘已經完全被淹沒(視頻截圖)

 

7月4日凌晨到上午,武漢市南部降下中到大雨、局部暴雨,北部小雨,主要集中在蔡甸、開發區、武昌、洪山、東湖高新區和江夏北部。

網傳視頻顯示,武漢市東西湖區、友誼大道,沌口經濟開發的道路均成河道,汽車都在水中行駛。

漢口的江灘就在長江邊,現在整個江灘被淹沒了,想去漢口的江灘大舞台遊玩,現在只能乘船了。

網傳視頻顯示,7月4日當天,河南鄭州市一路面出現「噴泉」,雨水不斷往上噴;道路成河,路人、公交車、的士等等都在水中蹚過。洛陽暴雨過後,也是道路成河,有大樹被連根拔起。

7月4日,武漢市再被淹,河南鄭州則路面「涌噴泉」,內蒙古包頭市區天空現怪異彩色雲。(視頻截圖合成)

7月4日晚,內蒙古包頭市出現雷雨大風天氣。當晚18時10分,包頭市氣象台發布雷電黃色預警信號。

據網傳視頻顯示,當晚閃電雷鳴同時進行,天空還出現怪異彩色雲,由深藍色變成淺藍,又變成紫色,又變回藍色,再變成橙色,又一次變回藍色。層層疊疊的烏雲席捲天空,閃電過後天空又重回黑暗。

北京、河北突降冰雹

3-4-600x400.jpg

7月5日下午,北京市懷柔區突然間下起了冰雹。網傳視頻顯示,冰雹砸在地上噼啪作響。此外,河北保定也下冰雹,網傳視頻顯示,路面白花花的都是冰雹。

三峽大壩泄洪無用?網用數學公式一算嚇死

台灣三立新聞報道,有網友在台灣最大論壇PTT發文表示大壩的功能是防洪,暴雨洪水來時要擋住,再抓准雨季間歇時,把水泄掉。但是「今年三峽水利集團,在上周的操作,完全背道而馳,下游雨下的最大,正在淹水的時候,它泄洪愈開愈大,等到下游宜昌幾乎滅頂了,才縮小泄洪量」。

該網友進一步解釋,「當初建壩完全就是只考慮發電,環評、淹沒區域面積、災害風險這些都不管」三峽大壩未蓋前長江在三峽的流速,年均是9-10 公里/小時,洪水期變成兩倍18-22 公里/小時。而三峽大壩蓋好後,全年平均流速只剩3-5 公里/小時。

但是相對的,因為大壩的蓄水,所以水停留在上游高位能區的量和時間都增多了,使洪水期的流速增長倍數就會變多。一旦汛期流速變成增加至平常的6倍,最高可以達到30 公里/小時。結果枯水期蓄很高蓄175公尺的水沒事,卻萬萬沒想到洪水期流速翻六倍,而且還夾帶土石、瓦礫與泥流。三峽大壩需攔住的動能變成平方36倍,安全係數做到20倍也不夠,高度落差又至少70米起跳,噸位又大(幾百億立方米)。就算髮電機組全開消動能,也沒有用啊!所以泄洪根本就是「洪水加速器」。

本來就30 公里/小時的高速洪水,再用高差加速到40-50 公里/小時,那下游宜昌會在很短的時間內被滅頂,完全沒辦法反應。光是看三峽大壩明明還有很大空間蓄水卻才到175公尺,汛期還不敢把水蓄的更高,145公尺就拚命泄洪泄30000cms以上,因為高差會再增加,噸位增加造成的壓差也再增加,泄洪噴出時速70公里以上的洪水往下游沖,該網友直說「那宜昌還不整城玩衝浪嗎?」

重慶奇景"陽台掛瀑布" 居民至今不敢回家住

cover_20200705_zpkedLohr_cover.jpg

7月1日,重慶綦江。暴雨致涵洞被雜物堵塞,洪水穿過三層居民樓奪窗而出。該戶居民稱,洪水衝進來時全家都嚇懵了,什麼都沒帶,自己穿着睡衣就開跑,奶奶受傷比較多,現在還不敢回家,借住親戚家裡。

三峽大壩恐奪上億條人命?學者曝致命危機竟非變形

中國水利專家王維洛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時表示,「比起壩體變形,三峽大壩更為嚴重的是滲漏問題,壩體船閘四周的滲漏問題相當不樂觀,是施工最差、位移最大的所在。三峽大壩從工程論證、設計、到最後的施工品質檢查,都是相同人馬進行,無疑是球員兼裁判」。最近民間有關三峽大壩危殆的警告不斷出現,民眾擔心,如果當局隱瞞潰壩信息,大壩在無預警的情況崩潰,長江中下游地區幾億人的生命,全部都將葬送。

內幕:三峽工程欺世大謊 暗地上馬

劉銳紹

圖:香港著名時評家劉銳紹

香港時評家劉銳紹以親身經歷細說中共當年決策失誤,欺騙百姓,執意上馬的形象工程「三峽大壩」,嚴重破壞長江流域生態環境,禍及子孫後代。

希望之聲電台報道,劉銳紹憶述,當年他長駐北京進行採訪工作,當時的副總理姚依林,即是現中共國家副主席王歧山外父。他在全國政協會議上,進行報告,內容說由於爭論厲害,中央決定三峽工程5年內不上馬:「當時是大概1987至1988年左右。一講完之後,大家很清楚原來不上馬了,大家便不再討論了。當時還說中央也不講了,講完之後,大家都放鬆了。原來它講完,騙了你之後,它便馬上進行100萬的長江流域的大移民,靜悄悄地都不知道用了多少錢。但是100萬人流動,全世界都知道的,外面也知道。證明共產黨它要騙你的時候,它真的什麼鬼大話也能講出來。」

長江回遷部落有百萬人 上游被大肆開發成景點變禍害

另一個令人擔心的問題是長江上游被大肆開發成旅遊景點。劉銳紹說:張藝謀拍那套《滿城盡戴黃金甲》,都是在那個地方拍的。結果那裡就不斷有很多旅遊設施,蓋房等等。跟着怎樣?砍樹了嘛。於是在上游水土流失很嚴重,你斬了很多樹,然後一個一個地方出現了小鎮,小鎮原本沒有規劃的,但是你現在慢慢有的時候,樹木就砍了,泥土就鬆散了。鬆散的時候,大雨一衝就沖入三峽水庫工程。所以現在這個水利工程,所謂當時的好處,現在你變成一個禍害。

他又說,當年為了建大壩,進行百萬大移民,當局稱會將文物搬走,其實是騙人的,大部分文物入在水底,大移民也是謊言:「我們當時去參觀過一些在高地的、長江高地的那些,說日後水浸都不會浸到的,就起了一些典型的民房,大家去安居樂業,我們進去看,哇真的好,但是告訴你,這些只是模範工程,其他那些就趕走,趕走之後有一些回去,你的百萬大移民,其實你就是用了錢,但是人不走。那些人涌回去。」

劉銳紹直言,17年後,現在三峽又出現很多部落,就是很多百姓移回去,粗略估計都有一百萬人口。

阿波羅孫瑞後報道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