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民生 > 正文

山東頂替案的通報出來了 越發覺得後背發涼

01

1994,美國上映了一部電影,講的是一起冤案。

這部電影火遍全球,至今豆瓣評分9.7,排名第一。

它叫:《肖申克的救贖》。

影片的主人公名叫安迪,是一個銀行家,他被指控槍殺了自己的妻子及其情人,判了無期。

但其實,他是被陷害的。

只是,那張陷害他的大網是如此牢固,環環相扣,他一個人根本無法掙脫。

經歷了絕望之後,他開始謀劃越獄。

在接下來的20年里,安迪每天都在用一把小鎚子挖洞,終於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越獄成功。

藝術來源於生活。

最近的新聞告訴我們,陷害一個人,那張大網是怎麼織成的。

6月29日,備受關注的中國山東農家女陳春秀高考被冒名頂替的案子有了調查結果。

通報很詳細,涉及了幾十個人,能看出是認真調查、無所遺漏的態度。

但是我卻看得後背發涼。

02

讓一個學渣頂替別人上大學一共分幾步?

通報里給出了標準答案。

首先,要尋找一個合適的頂替對象。

頂替者陳艷萍的父親是當地一個公司的法人,舅舅是時任鄉長。二人找了時任冠縣招生辦主任馮秀振,三個人一起確定了陳春秀這個目標。

你看這個姑娘就很合適。首先,分數合適,她高考考了理科546分,高於當年專科一批錄取分數線27分,能上個中等的學校。

頂替的學校太好了難免引人懷疑,畢竟頂替者陳艷萍只考了303分。

其次,陳春秀出自無權無勢的農民家庭,經濟條件也不好,要靠哥哥輟學才能供她讀書。可以判斷,她沒能力和機會去調查、去申冤。

不愧是招生辦主任,這個下手對象堪稱完美。

其次是要把對方的錄取通知書拿過來。

陳艷萍的法人爸爸找到了時任冠縣郵政局副局長李成濤,說來拿自己女兒的錄取通知書,結果用自己的身份證就把"女兒"陳春秀的錄取通知書拿走了。

嗯,持自己的身份證就能拿到其他人的錄取通知書。

陳爸爸對自己太嚴格了。我都看出來了,有李副局長在,還要什麼身份證啊。

還好頂替的姑娘也姓陳,不過要是湊巧不姓的話,應該問題也不大。

然後是學籍檔案。

這個環節里,鄉長舅舅找的是陳春秀就讀學校的校長,武訓高中校長崔吉會。

這位校長在陳艷萍偽造的高中畢業生登記表上加蓋了武訓高中的公章。還是安排了副校長和學生處主任一起做的。陳艷萍就成了武訓高中畢業生了。

再加上陳艷萍鄉長舅舅蓋的鄉政府公章,這份除了照片是陳艷萍、其他所有信息都是陳春秀的檔案就做好了。

接下來是戶口。

這個就很簡單了。鄉長舅舅去跟時任鄉里的派出所所長任書坤打個招呼,說自己外甥女考上了大學但戶口丟了,要開個戶口遷移證明。

派出所就設在鄉里,低頭不見抬頭見。你懂的。鄉長找所長辦事,自然小事一樁。

最後是大學報到時的資格審查。

報到材料雖然不全,但是有鄉長舅舅嘛。我量了一下地圖,冠縣距離山東理工大學所在的淄博才260公里而已,搞得定。

舅舅找了山東理工大學的教務處處長助理,協調一下就不用什麼實質性審查了,順利入學。

至此,頂替者陳艷萍徹底在社會意義上變成了陳春秀。

三年之後,陳艷萍從山東理工大學順利畢業,並通過了事業單位招聘,有了體制內的體面工作。

一個冒名頂替者怎麼通過層層考試和審核被錄取的?不好意思,當時冠縣人事局的人事爭議仲裁辦公室副主任馮桂秋把關不嚴,沒看出來。

這事兒最厲害的地方在哪裡呢?

從頭到尾涉及到這麼多部門這麼多人,就沒有一個是鄉長舅舅搞不定的。

每一步都流程清晰,到了哪裡該找誰,分工明確,執行到位。

但是,還有一個。

在這次陳春秀的案件通報中,這些從中幫了忙的人,後來似乎並沒有因此獲得什麼明顯的好處。

他們都在各自的人生軌跡上平穩着陸,退休的退休,免去黨內職務的免去黨內職務。

如果不是鄉長舅舅找的每一個人都很善良、樂於助人,那原因就只能有一個了。

種事兒太常見了。

03

所有相關人員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崔吉會,武訓高中的原校長。

崔校長在這件事起到的作用至關重要。因為在其他環節里,哪怕有人不幹,鄉長舅舅在一個部門裡換一個人找就行了,多找幾個總有給面子的。

但是學校這環不一樣。

學校校長是不可替代的。沒有校長的同意,在學校里替換照片和檔案的事做不成。

也就是說,如果武訓高中的校長不在空白的畢業生登記表上蓋章,哪怕截取了錄取通知書,陳艷萍也是變不成陳春秀去上大學的。

這個武訓高中,我之前寫過,這是一所以清末奇丐武訓命名的學校。

武訓當年靠乞討辦學校,讓窮苦人家的學生免費讀書。

他一生的願望是:讓窮人家的孩子都有書讀,靠讀書改變命運。

武訓當年辦學的時候,學生不好好學習,他這個校長還去跪着求,邊哭邊勸:好好讀書才對得起父兄。

現在,在這所以他命名的學校里,出現了一個偷走窮學生人生的校長。

而偷走窮學生人生的後果是,崔校長將獲得黨內嚴重警告處分和降低退休待遇。

是的,僅僅是警告和降低待遇。

至於原因,通報中解釋了。

當年的崔校長違反工作紀律,本來應給予撤銷黨內職務處分,但是現在他已經沒有擔任黨內職務且已退休。所以也只能警告一下,降低一下待遇。

這個處罰,說是罰酒三杯,我覺得都說重了。

高中畢業生登記表有法定憑證作用,顯然屬於國家公文性質。而按照我國法律,崔吉會等人參與偽造的行為已經觸犯了《刑法》第二百八十條第一款:

偽造、變造、買賣或者盜竊、搶奪、毀滅國家機關的公文、證件、印章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毀滅一個人的人生,不知道是否算得上情節嚴重?

只是不知道當年蓋章的那一刻,崔校長是不是忘了自己也是靠讀書改變了命運的人。

百度百科上顯示,崔校長1963年10月出生於冠縣萬善鄉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從小勤奮好學。

哦,也是農民家庭。跟陳春秀一樣。

在動蕩歲月里堅持自學,終於在1978年圓了大學夢。

畢業後,他被分配到鄉鎮中學教書,後來做到武訓高中的校長。

2017年,崔校長做客了冠縣當地電視台的《教育時空》欄目。採訪到最後,他對着主持人和觀眾們深情款款地說:

淡泊以明志,寧靜以致遠。

我要始終站在教育這塊高地上守望着自己的理想守望着那個甜美的夢。把武訓高中建設成為學生滿意、家長滿意、教育質量高的魯西名校,無愧於武訓高中這個大名。

我覺得,這檔節目的確有很強的教育作用。

今天回頭來看,它教會了我們每一個人:

什麼叫衣冠楚楚,什麼叫道貌岸然,什麼叫披着羊皮的狼。

04

此次被查出來的涉案人員中,除了直接上手幫忙的幫凶,還有事後幫忙擦拭血跡的。

2020年5月27日,陳春秀去冠縣招生辦查詢自己的高考信息,工作人員張洪春在她符合查詢條件的情況下,仍要求她到村裡開具介紹信,證明自己是自己。

28日,陳春秀又到冠縣公安局萬善派出所要求查找冒名頂替者,又被兩名派出所民警拒絕。

就是不讓你查

對這3名工作人員,以及上述對入學和招聘材料審查把關不嚴的山東理工大學相關領導、冠縣人社局馮桂秋等最後的定性是:

失職失責,給予黨紀政務處分或者組織處理。

大學和人社局碰巧都把關不嚴,導致頂替者成功入學、入職;招生辦和派出所的人也都碰巧沒遵守規定,阻礙了被頂替的受害者調查真相。

來,猜一猜。

接連四次下意識的把關不嚴和不遵守規定,是真的湊巧么?

還是,大家都知道是怎麼回事,只是在按照"慣例"處理?

潛台詞就是:這種事太多了,這些人渣已經養成了熟練的應對方式。

這才是整個事件中,最讓人後背發涼的事情。

另外,還有一個神秘人物,在這次通報中沒有出現。

舅媽。

在事情還沒有這麼明朗之前,陳艷萍曾對外表示:

當年冒名頂替不是自己的主觀意願,都是舅媽,也就是鄉長舅舅的妻子,一手操辦的。

而這位舅媽,早在2004年,陳艷萍入學後一個月就去世了。

如果是真的,這位舅媽就是在去世前一個月,撐着病入膏肓的身體,不辭辛勞跑前跑後為外甥女辦成了人生大事。可謂含笑九泉。

我忽然想起一篇千古名作,竟然也是山東的:

縱做鬼,也幸福。

還好官方通報幫舅媽挪開了這口鍋。

想來這位舅媽應該十分感謝調查組的通報,這麼快就為九泉之下的自己洗清了冤屈。

用剛才那篇千古名作里的話來說,此時舅媽應該是:

只盼墳前有屏幕,看通報,同歡呼。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山河路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