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維權 > 正文

許章潤再發文 斥當局強拆藝術區、壟斷思想

許章潤再發文斥當局強拆藝術區、壟斷思想(自由亞洲電台製圖)

曾經多次發表文章針砭時弊的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再髮長文,批評北京當局強拆藝術區,實際是為了土地利益、更為了打擊藝術界、壟斷思想。許章潤更直言,習近平政權已是內憂外困,步入死局。

6月25日端午節,網上熱傳附有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親筆簽名的長文《踐踏斯文,必驅致一邪魅人間》,批判北京當局的強拆行為,從兩三年前的驅逐低端人口,擴展到近期鎖定多個藝術區、住宅小區。

許章潤痛斥中國政府在瘟疫蔓延、南方洪水災禍肆虐之際,仍與百姓的生計作對。官媒選擇性失明,歌功頌德,不過是奏響了一曲末世哀歌。

他寫道,習近平政權已是內憂外困,步入死局。

許章潤今年二月曾發表一篇題為《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的文章,指責中共隱瞞、推責、邀功的體制是疫情成為災難的真正原因。文章引起廣大迴響,許章潤卻遭警方軟禁,微博微信賬號被封殺。

北京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推特截圖)

斥當局強拆藝術區壟斷思想

許章潤的一名不願具名的友人告訴本台,許章潤住在北京郊區,雖在去年就遭到清華校方停職、今年又面對軟禁監控,但針砭時事,從未歇筆。

最新文章中,許章潤批評政府強拆,美其名為"增加土地儲備",實際上卻是看重土地增值,強征藉以謀利。

這波拆遷名單包含了環鐵藝術區、008藝術區、宋莊藝術區、水波藝術區、黑橋藝術區等大片房產。他痛惜,幾代藝術家投入心血的經營慘遭塗炭,小民的住宅區也無端遭殃。

許章潤指出,"北京之為北京,並非只在烏紗雲集,更在於文人雅集、學府森然、藝苑琳琅」。他批評如今以壟斷思想為依歸的政體,絕不容忍任何獨立於「規劃」之外自發生長的藝術和思想生態,必將其扼殺,"展現的是強求一律齊整的法西斯美學惡趣。"

北京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的最新文章(推特截圖)

中國藝術家們都經歷了什麼?

"在集權統治下,他們最討厭思想家、藝術家,因為這些人是要思考的,而且對現實是有批判性的。"曾在宋莊藝術區生活十年的中國藝術家華涌有親身的感慨。

現年五十一歲的華涌,曾在2017年拍攝北京驅逐低端人口的視頻而轟動一時,還曾聲援反對習近平的波墨女孩董瑤瓊。他以行動藝術表達對時政的看法,卻不得不背井離鄉,現居泰國

1993年,華涌經歷第一次的圓明園藝術區拆遷;後在2006年輾轉到了吸引藝術家進駐的宋莊。

"我在宋莊有一段快樂的日子,大家雖然都很沒錢,但會聚在一起談藝術、組織各種活動。那時候胡溫時代還是比較寬鬆,包含做一些很前衛的、批判性的、關於六四行為藝術,那時候是有空間的。"

華涌說,當年宋莊一畝地六萬元人民幣,十年後已漲到兩百萬元。地方政府看中土地開發的利益,現在反而用各種理由要把藝術家趕走。

宋莊藝術家:生存底線遭挑戰

北京宋莊鎮中心小堡區、化名"塗嘆"的藝術家告訴本台,這幾年宋莊的拆遷一直在發生,但上周發生的是最大規模、最蠻橫的行動。上百名藝術家接到律師函,將他們原有的五十年土地使用權改為二十年。

"大家心情特別緊張,不是說馬上要拆你的房子,但沒有答案,這是一種很難受的感覺。」塗嘆說。

塗嘆在2006年簽約,他簽訂的《北京市通州區宋莊鎮小堡村文化創意產業園區入園協議書》寫着「乙方享有五十年的土地使用權」,到2056年,如今才過十四年就「毀約」。

"現在不是創作的問題,是生存底線了。"塗嘆說,一個禮拜來,他還打不通律師函中提供的聯繫電話。

塗嘆還不知道下一步要往哪走,他說這幾年經歷的荒謬的事太多了。比如去年剛成立的"宋莊藝術促進會",說白了就是硬加上了官方的審核機制。

"去年秋天的一個展覽,先告訴我,你的電影不要參加,你的抽象畫可以。後來又打電話給我說,畫可以參展,但不可以有你的名字。再後來又說畫你得拿回去。就是非常的可笑,現在就是這個狀態。"

他感嘆,回顧過去,房子一直是宋莊藝術集聚區與藝術並行的另外一條主線,也是中國改開之後的社會主線。背後雖然毋庸置疑的是資本的存在,但藝術家不可能與真正的資本家過手,而資本家也不過是權力的小弟。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627/1470256.html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