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解濱:我哪也不去 就死在這裡!抵制美國文革!

—美國文革何時結束?動亂中華人如何生存?

作者:
我們必須真正地溶入這個社會,學會這個社會的所有遊戲規則。我們必須跟穆斯林裔那樣,有大批的華人出來參選。我們必須學會猶太人的經驗,無論哪一個政黨執政都不敢拿我們當兒戲。我們必須跟印度裔學習團結一致。我們必須當人家大喊大叫力爭對當年的黑*進行賠償的時候理直氣壯地喊一句:請也為當年的《排華法案》賠償吧!

關於美國究竟是不是在鬧文革,這方面的爭議越來越沒有意義了。你可以繼續堅持認為和1966年那一場文革不一樣,今天美國發生的是一場群眾自發的,洶湧澎湃的群眾運動而不是自上而下的政治運動,因而這是正當的合理的必需的。你還可以繼續堅持認為這是一場轟轟烈烈的反種族歧視的偉大的人民革命。你當然有權利堅持你的看法,但你沒有堵住我的嘴巴的權利,至少在今天你還做不到!

我不知道一個人會有多無恥才會認為那些發生在明尼阿波利斯、聖荷溪、芝加哥洛杉磯、紐約等城市的打砸搶燒是正當合理有理性的群眾運動。當熊熊烈火中一棟又一棟建築物被燒成灰燼的時候,當一家又一家商場被洗劫一空、名貴商品被人們光天化日下不付款搬回家的時候,當一個又一個無辜路人被活活打死或者打傷的時候,你還有臉告訴人們那是正義合理的行動嗎?這和1966年的打砸搶真的毫不相似嗎?

我也不知道一個人會荒唐到何種地步才會認為解散警察局是美國的當務之急。那種無法無天的想法確實很令某些人振奮。但當你女兒被闖入家裡的幾個大漢強姦輪姦的時候,當你老公把你打得鼻青臉腫皮開肉綻的時候,當你被一群暴徒當街毆打奄奄一息的時候,當你在公路上被一個醉鬼開的車撞的人仰馬翻腿斷腰折的時候,你去找誰?誰會管你?警察都被遣散,回家抱孩子了!"砸爛公檢法"了!你去找革命委員會申冤訴苦吧。

我更不知道一個人會有多麼卑鄙下流才會認為歷史必須被打倒推翻重寫。當李將軍的雕像被推到的那一刻,他們說那個人是南方軍的首領,因為他反對解放黑*,所以要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當哥倫布的頭像被砍掉的時候,他們說哥倫布是個種族主義者。當美國《獨立宣言》的撰稿人托馬斯傑弗遜的雕像被推倒的時候,他們說他是個奴隸主。當羅斯福的雕像也被推倒的時候,我不敢問他們說了什麼了。當美國國父華盛頓的雕像也被推倒被侮辱的時候,我都不敢想像這個世界上還能找出任何理由了。這麼下去美國還剩下什麼?五十幾年前在山東省一個叫曲阜的地方,孔廟、孔府、孔林墓碑等大批古迹被紅衛兵小將砸的稀巴爛。那就是震驚世界的"破四舊。"我估計當年的紅衛兵如果能夠親眼目睹今天發生在美國的事情,一定會驚掉下巴,自愧不如。

我知道很多在美國的華人跟美國的普羅大眾、工薪階層一樣對那些可怕的事情已經從驚恐到厭倦,從厭倦到疲倦了。但誠實地告訴您,這場革命實際上才幹剛開始,以後的路更長,工作更艱巨更偉大。

歷史上每一場革命都是以"砸爛舊世界"開始的。法國大革命的最偉大的發明就是斷頭台。1793年1月,法王路易十六被送上斷頭台處死,同年10月王后瑪麗·安東尼特也被斷頭台處決。大革命期間,被斷頭台斬首的反革命份子超過六萬人。

實際上我們今天看到的不過是美國文革的開場白,也就是"破四舊"的階段。現在砸的雕像實際上還是不多的,例如我們德州這個地方還保留着許許多多的"封資修"、"地富反壞右"的雕像,紅衛兵小將們暫時還沒有來得及光顧那些歷史遺迹。一定要等到破的差不多了,砸的稀巴爛了,搗毀的片甲不留了,才會進入下面一步,也就是"立四新"的階段,這就是建立革命新秩序。

所以目前還是相當於1966年8月9月那個時候。打砸搶方興未艾,大批鬥、大批判實際上才剛剛開始。熬吧。

俺朦朦朧朧地記得俺爹自從有一次被革命群眾揪斗後,幾個月沒回家。有一天我跟一群小孩子去那個食堂後面玩水,發現一個滿臉鬍子茬拉的傢伙在砸開水池子上的冰塊洗菜什麼的,胳膊上帶個白袖章。俺發現那傢伙有點面熟,仔細一瞧原來是俺爹。當然俺是不敢跑過去喊爹的,革命群眾說他是壞蛋。後來俺爹被放出來也不是因為平反昭雪,而是因為革命群眾互相打起來了。這就是"武鬥"。據說上個周六在西雅圖的革命聖地也發生了一場武鬥,其中一人被革命群眾打死,一人受重傷。警察前去制止武鬥,被革命群眾拒之門外。事後有好事者要求警方調查此案。警方以"革命群眾不讓警察進入革命聖地調查"為由拒絕出警。

後來過了好幾年,"立四新"開始了。

如果您知道加州的"ACA5"法案,您可能會奇怪:馬丁路德金博士不是一再強調"不要以膚色,而是以品格的優劣作為評判標準"嗎?那為什麼大學錄取要開始看膚色?那位ACA5法案的提案人居然振振有詞地說,馬博士那些話不過是個夢而已。言外之意就是永遠做夢吧,別當真。我真的暗自捏了一把冷汗:他們會不會有一天把馬丁路德金博士的雕像也給推倒?

"ACA5"是會成功的,因為它是革命需要。事實上即便沒有ACA5,革命也已經基本上大功告成了。美國的大學不都要取消高考成績了嗎?張鐵生同志此刻會不會很興奮?

不管您願意不願意、高興不高興,這場革命將會勢如破竹地進行下去,猶如一台失控的電梯,一架引擎全都冒煙的飛機,一顆引信在吱吱冒火花的炸彈,擋不住、剎不住、捂不住。

當年的"十年動亂"是在所有的人都被搞地精疲力盡了,老百姓都窮的叮噹作響了,國家被弄的亂七八糟的時候,終於有了粉碎四人幫,終於來了撥亂反正,終於有了平反昭雪,終於恢復了生產建設。

美國的動亂也會在適當的時候畫上休止符的。但不可能是今年或明年。

這場動亂中的美國華人,從多個意義上來講,是革命的對象或目標。不是因為我們懶惰,而是因為我們勤奮;不是因為我們剝削壓榨窮人,而是因為我們靠實力和苦幹脫貧成為小康;不是因為我們投機鑽營,而是因為我們靠真本事吃飯。我不相信當年楊振寧、李政道、吳劍雄的成功是靠任何人的施捨、恩惠或革命成果。我也不相信當年王安電腦的成功是某個社會革命運動的勝利。但這些,今天都是革命者嗤之以鼻的。

全世界華人的最大的特點有三條:家庭觀念,重視教育,勤奮工作。這三條恰恰就是我們華人的立足之本。九年前我說過:"華人無論在自己的國度里還是在外漂泊,只要30年沒有戰禍或人禍,華人都能由貧窮變小康。只要60年沒有戰禍或人禍,華人社會都能由小康變大富。"

我們今天是不是在面臨一場"人禍",大家自己琢磨吧。

我們華人除了有三條優點,也有三條缺點:膽小怕事,不關心社區,窩裡斗。在一個民主社會中,這是致命的。

因為我們膽小怕事,我們永遠只會玩命地"推娃"而不是為了自己的合法權益而挺身而出抗爭到底。因為我們不關心社區所以我們永遠沒有足夠的參政人選去競選各級政府部門的公職,我們永遠認為搞政治是別人的事,自己只要搭順風車就行了,我們的投票率是美國所有族裔墊底的。因為我們擅長於窩裡斗所以我們永遠無法擰成一股繩去對付那些實力雄厚的對手。

我們的這些致命缺點抵消了我們所有的優點。這就是為什麼人家就是敢光明正大地欺辱我們,人家願意拿我們的合法權益當狗屎,人家就是殺了我們也不過就是一點小錯而已。這就是為什麼在美國文革中我們將再一次成為受害者!

所以,從現在起,哪怕您從來就對投票這件事深惡痛絕,您必須開始投票。即使您根本就不知道該投誰,哪怕胡亂畫圈子亂點鴛鴦譜,只要您的名字記錄在案了,只要千千萬萬個華人去投票了,今後人家再打華人的鬼主意的時候就會三思。為什麼加州的ACA5聽證會上就連華人議員也不幫華人說話?因為華人議員心知肚明大多數華人是不去投票的。與其得罪黑人和墨裔,還不如出賣華人。誰叫華人不喜歡投票?這怪誰?

所以,從現在起,我們不能再一股腦逼迫孩子去學理工了。孩子願意學啥就學啥。要讓我們的二代能夠跟人家的二代拼搏,就必須讓我們的二代發揮所有的聰明才智而不是趕鴨子上架。我們有幾位家長願意讓孩子去學法律的?我們有幾個華人後代是從軍、當警察、從政的?沒有軍功,不曾服務社區,不想"當官",誰會對我們另眼相看?

所以,從現在起,我們每一個年滿18歲的男女,都要開始學打槍!不管您以前是多麼怕槍,恨槍,厭惡槍,現在你無論如何都要學會打槍,甚至考一個持槍證。這是憲法第二修正案保障的權利。當警察越來越被革命者鄙視的時候,誰來保護我們?如果一個社會喪失了法治,剝奪了人民自由表達的權利的時候,叢林社會就會再現,而弱者永遠是叢林社會中最先被強者吞噬的。

所以,我們必須真正地溶入這個社會,學會這個社會的所有遊戲規則。我們必須跟穆斯林裔那樣,有大批的華人出來參選。我們必須學會猶太人的經驗,無論哪一個政黨執政都不敢拿我們當兒戲。我們必須跟印度裔學習團結一致。我們必須當人家大喊大叫力爭對當年的黑*進行賠償的時候理直氣壯地喊一句:請也為當年的《排華法案》賠償吧!

所以,我不畏懼這一場危機。我知道有些華人已經"萌生去意"。但是我們還能逃到哪裡去?我哪也不去,就死在這裡!

此刻我想到了一個歷史偉人的名句,在此和大家分享:

"我夢想有一天,深谷彌合,高山夷平,歧路化坦途,曲徑成通衢,上帝的光華再現,普天下生靈共謁。這是我們的希望。這是我將帶回南方去的信念。有了這個信念,我們就能從絕望之山開採出希望之石。有了這個信念,我們就能把這個國家的嘈雜刺耳的爭吵聲,變為充滿手足之情的悅耳交響曲。有了這個信念,我們就能一同工作,一同祈禱,一同鬥爭,一同入獄,一同維護自由,因為我們知道,我們終有一天會獲得自由。

到了這一天,上帝的所有孩子都能以新的含義高唱這首歌:

我的祖國,可愛的自由之邦,我為您歌唱。這是我祖先終老的地方,這是早期移民自豪的地方,讓自由之聲,響徹每一座山崗。如果美國要成為偉大的國家,這一點必須實現。因此,讓自由之聲響徹新罕布殊爾州的巍峨高峰!

讓自由之聲響徹紐約州的崇山峻岭!

讓自由之聲響徹賓夕法尼亞州的阿勒格尼高峰!

讓自由之聲響徹科羅拉多州冰雪皚皚的洛基山!

讓自由之聲響徹加利福尼亞州的婀娜群峰!

不,不僅如此;讓自由之聲響徹佐治亞州的石山!

讓自由之聲響徹田納西州的望山!

讓自由之聲響徹密西西比州的一座座山峰,一個個土丘!

讓自由之聲響徹每一個山崗!

當我們讓自由之聲轟響,當我們讓自由之聲響徹每一個大村小庄,每一個州府城鎮,我們就能加速這一天的到來。那時,上帝的所有孩子,黑人和白人,猶太教徒和非猶太教徒,耶穌教徒和天主教徒,將能攜手同唱那首古老的黑人靈歌:'終於自由了!終於自由了!感謝全能的上帝,我們終於自由了!'"

謝謝你,馬丁路德金博士,讓我看到了希望之光!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