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楊威:中歐會議談崩 中共施壓反促成抗共聯盟

作者:
歐盟的聲明說:「我們必須認識到,我們對多邊主義的價值觀、政治制度或方法並不相同。我們將以明朗和自信的方式參與進來,堅決捍衛歐盟利益,並堅定我們的價值觀。」歐洲理事會主席查爾斯‧米歇爾(Charles Michel)發表講話說,「我們專註於四個重要領域。第一個是COVID-19(中共病毒)和經濟後果。第二個是中歐關係。第三個是香港,這是我們人權的重要問題。第四個主題與國際問題有關。」

周一(6月22日),歐盟官員和中共領導人舉行視頻峰會,這是雙方在疫情導致雙邊關係緊張後的首次峰會

6月22日的中歐視頻會議,是中共高層目前急需的一針強心劑,結果不止被打了一針,而是多針,並且針針見血。中歐視頻會議沒能成為中共的強心針,反倒談崩,中共無疑更脆弱了。

蓬佩奧預見中共強迫歐洲表態

6月17日,楊潔篪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會談無果後,中共無奈再度轉向歐洲,急切地確定了6月22日的視頻峰會。中共還提前高調宣傳,對此極度期待,寄望以此打破西方同盟。

6月19日,蓬佩奧通過視頻參加歐洲哥本哈根民主峰會,他當時就說,「我知道,歐洲有人害怕美國想要你們在我們(美國)與中國(中共)之間做出選擇」,「並非如此,是Chinese Communist Party(中共)在強迫這樣的選擇。不是與美國之間做選擇,而是自由與暴政之間的選擇」。蓬佩奧當然知道,中共一直企圖分化美歐,美中全面對抗,中共一定着急逼着歐洲表態。

蓬佩奧當時也說,「我不相信有一個獨特的『歐式』或『美式』方法來面對這一選擇。也沒有任何辦法可以左右逢源,又不放棄我們的本質。依賴威權主義者的民主,配不上民主之名。」

與美國談崩後,中共驚慌失措,看不清大勢,非要強迫歐洲表態,歐洲自然就表態了。

歐洲的態度令中共窘迫

李克強習近平與歐洲理事會主席查爾斯‧米歇爾(Charles Michel)和歐洲委員會主席烏爾蘇拉‧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視頻會話後,雙方在主要問題上沒能取得共識,也沒有發表聯合聲明,歐盟領導層單獨召開了記者會。

會後,歐盟的聲明說:「我們必須認識到,我們對多邊主義的價值觀、政治制度或方法並不相同。我們將以明朗和自信的方式參與進來,堅決捍衛歐盟利益,並堅定我們的價值觀。」

歐洲理事會主席查爾斯‧米歇爾(Charles Michel)發表講話說,「我們專註於四個重要領域。第一個是COVID-19中共病毒)和經濟後果。第二個是中歐關係。第三個是香港,這是我們人權的重要問題。第四個主題與國際問題有關。」

米歇爾關於這四個主題的發言,每一個都給了中共重重一擊。中共強迫歐洲表態,結果全非所願。

第一個主題:疫情追責

關於中共病毒,米歇爾說,「我們有機會強調,國際上對此問題的反應和完全透明地得出結論的重要性。」

中共隱瞞疫情,導致全球瘟疫大流行,歐盟此前已經明確表態。歐洲和美國一樣,都沒有放鬆繼續對中共追責,聯合追責的態勢正在形成。中共的國際孤立,也正是因為隱瞞疫情、散布謠言和抵賴罪責而起。

北京疫情再起,中共起初又企圖甩鍋歐洲。中共一再讚揚自己抗疫成功,其實最怕被各國聯合追責。

第二個主題:中歐關係

關於中歐關係,米歇爾說,「我們明確指出,我們需要解決一些具體問題,例如市場准入、補貼、監管問題、公共採購、強制性技術轉讓、公平競爭環境和WTO改革」,「我們也有機會討論了數字議程以及在這種情況下確保信任的重要性。確保信任意味着我們必須對抗網絡安全的威脅,我們也必須對抗用來破壞信任的所有虛假信息技術」。

米歇爾談到的這些問題,恰恰都是美中貿易戰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當然也包括了禁止華為。這也正如蓬佩奧幾天前所說,「歐洲面臨中國(中共)挑戰,就像美國一樣,也像我們在南美、非洲、中東和亞洲的朋友一樣。」

中共剛剛放棄了繼續在WTO爭取市場經濟地位,應該已經了解到歐洲和美國一致的立場,不敢再狡辯、硬碰。但歐洲顯然不滿足於此,搞不好也會有歐中貿易戰

第三個主題:香港與人權

關於香港與人權,米歇爾說,「我們對擬議的香港國家安全法表示嚴重關切,我們呼籲中國信守關於香港高度自治和保障自由的對香港人民和國際社會的承諾」,「我們自然支持『一國兩制』原則,我們注意到歐洲在中國的50%投資都是通過香港進行的。我們注意到有1600家歐洲公司在香港活躍,我們認為必須尊重這些公司的政治中立性,我們不接受質疑這些公司的政治中立性的壓力」。

歐洲對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的態度很明確,再次與美國以及G7國家外長的聲明同步。中共主動討打,「港版國安法」勢必騎虎難下。

米歇爾還專門提及「少數群體和人權問題:一方面是瑞典公民,另一方面是兩名加拿大公民」,「我們認為這類案件的拘留是任意的」。歐洲的關注,不止是歐洲,還包括了亞洲、美洲地區。

第四個主題:相關國際問題

米歇爾專門提到,「南中國海的問題自然是重要的問題,對於運輸的安全以及貿易的安全以及經濟的發展都是如此」。

這與6月7日北約秘書長延斯·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的說法完全吻合,他當時說,「我們需要與志同道合的國家,如澳大利亞、日本、新西蘭和韓國更加緊密地合作,捍衛我們數十年來保持安全的全球規則,捍衛在太空和網絡空間、新技術和全球軍備控制方面的準則,最終要維護一個建立在自由和民主之上而不是在欺凌和脅迫之上的世界。」

米歇爾總結說,「這類視頻會議是推廣我們認為的歐洲價值觀的機會:民主、法治、尊重人權,保護和捍衛少數群體」,「在我們看來,這是突出歐洲聯盟戰略自主性問題的機會,這是歐洲聯盟極為重要的問題。」

蓬佩奧幾天前也說,「The party(中共)想要你們拋棄進步,這是我們在自由世界獲得的進步,我們通過北約和其它正式、非正式機制所取得的進步。中共想要你們採用一套新規範和方式,遷就北京那些人」。

歐盟自然不會放棄自由民主的根本價值觀,當然也不會隨意遷就中共。

歐盟不給中共留情面

最後,米歇爾說,「我們認為這種關係必須建立在透明度和互惠基礎上」。蓬佩奧與楊潔篪會面時也強調,美中需要對等交往。歐洲和美國對中共採用了同樣的外交原則。

米歇爾還特意說,「定於9月舉行的萊比錫峰會是不可能的」。

6月4日,中共曾自曝,歐盟取消了9月份的中歐峰會。之後,習近平向德國總理默克爾和法國總統馬克龍電話求助,沒有獲得任何進展。

現在,歐洲理事會主席查爾斯‧米歇爾特意確認取消9月份的峰會,中共丟醜丟大了。

中共剛與美國談崩,但事後,蓬佩奧並未多說什麼,只強調對等交往。中共被迫再次轉向歐洲,以為歐盟總能給點面子,結果歐盟更直接,把一大堆分歧直接都捅了出來。中共的期望又徹底落空了,歐盟一點面子不給。

中共黨媒自己找台階

視頻會議後,中共黨媒新華社的報導,除了重複李克強、習近平一廂情願的講話,再無新意。新華社的報導,還給歐盟領導人添加了不少根本沒有說過的話,但除了中共一貫的套話,也沒有報導出任何的「成果」,也確實沒有任何成果。

歐盟公開了一大堆嚴重分歧,中共碰了一鼻子灰,最後只好一句話代替,「雙方還就共同關心的國際和地區問題深入交換了意見」,算是給自己下了台階。

6月17日,中共求和美國失敗;6月22日,中共又與歐洲談崩。中共逼迫歐洲表態、選擇,歐洲高調錶態了。中共也正在不遺餘力地威脅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國。西方對抗中共的聯盟,就這樣由中共親手促成了。看起來,中共不只是內外交困,更是不知所措了。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