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生態 > 正文

王維洛:三峽庫區居民更危險 現在趕緊逃

目前大陸全面進入汛期,三峽水庫持續上漲,超出防洪限制水位近2米,形勢危急。

目前大陸全面進入汛期,三峽大壩安全問題再成為各界關注的話題。近日,三峽庫區水位接近147米,超出防洪限制水位近2米,中共水利官員暗示三峽大壩面臨的風險,包括防不住洪水、失事等。

著名國土規劃專家、《三峽工程三十六計》作者王維洛表示希望通過媒體,讓三峽庫區民眾知道,一旦三峽大壩潰壩,三峽庫區的居民比三峽大壩下游的民眾處境更危險,現在逃,還有地方逃。

三峽水庫已超防洪水位近2

6月8日,中共多家媒體還引述三峽集團的消息稱,在長江主汛期來臨前夕,三峽大壩提前騰出了221.5億立方米,並宣稱三峽工程將在汛期發揮巨大防洪作用。不料半月不到,三峽大壩告急。

據《央視財經》6月21日報導,受到近日強降雨影響,三峽水庫持續上漲。6月20日,三峽大壩入庫流量增加至每秒26,500立方米,相比19日的每秒20,500立方米,增加了每秒6000立方米。目前庫區水位接近147米,超出防洪限制水位近2米。

此前6月11日,中共水利部副部長葉建春宣稱,大陸這兩年汛期有「三大風險」,一是超標洪水,就是現有的水利工程防不住的洪水;二是水庫失事;三是山洪災害。這些風險不僅防起來特別難,更重要的是有可能造成重大的傷亡。

他還稱,超標洪水對現有的防洪工程,「可能是一個『黑天鵝』事件」。

時事評論員李沐陽認為,三峽大壩的承壓情況是非常嚴重的,當局已經提前甩鍋了。

中共當局對三峽大壩的防汛功能的說法一再改變。

在2003年黨媒曾稱「三峽固若金湯,可以抵擋萬年一遇洪水」。

在2007年黨媒改口稱「三峽大壩今年可防千年一遇洪水」。

到了2010年7月是,黨媒已經改口稱「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三峽大壩上」。

到今年,三峽大壩可能不能防洪變成了「黑天鵝事件」。

圖為三峽資料圖。(Getty Images)

王維洛:庫區居民更危險現在逃還有地方逃

近日網傳大陸建築結構專家、博導黃小坤在微信上發出一條警告:「宜昌以下跑,最後說一次。」

王維洛向大紀元表示,不僅三峽大壩下游的人危險,其實庫區的人更危險,「三峽的這些移民新城都是建在滑坡體上的。」

他提醒說:「三峽上游的這些老百姓自己去了解一下,你居住的那個地方是不是在滑坡體上?是不是在將來被山洪衝擊的這個範圍裏面,自己去了解、自己去看一看。」

王維洛提到了巫山縣、建始縣、巴東縣、奉節縣、開州縣等庫區。他說,「它(三峽大壩)在壩址處就蓄到一百七十五米。你住的地方就是在這個河流的這個洪水下面的,你住的地方很危險。」

「現在是靠着這個防洪工程給你擋住了水,如果水上來了,照葉迎春副部長說的,黑天鵝事件發生了,你找誰去?」他說。

王維洛表示:「所以你們這些地方老百姓現在逃,還有個地方逃,趕緊去到地勢高的地方,不是滑坡的地方、不受山洪影響的地方去租一個房子或者買一個房子。」

圖為宜昌三峽大壩。

王維洛: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不保證老百姓住房安全

王維洛還提醒道,「現實的是找一個能夠防地震的,因為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裏面它只論證了當遇到六級地震的時候,三峽大壩不倒。」

他說:「庫區的所有建築,除了三峽大壩以外,可能那些縣委書記、市委書記的家的房子是有防震措施的。一般的老百姓住房都是沒有防震措施的。」

他表示,讀這個可行性論證報告,得把每一個字都給它讀清楚了,它說的是三峽大壩不倒、是安全的,不是說你家的房子是安全的、你家的房子是能防震,「所以大家要關心自己的這個生活環境、自己的這個安全。這不是靠政府來替你想的,老百姓要學會自己替自己想。」

王維洛分析說,三峽形成的地質條件決定了三峽庫區的地質災害很嚴重,「為什麼在這個叢山峻岭中會有這麼漂亮的一座峽長的三峽?就因為河流這個水在山體最薄弱的地方,就是在結構最差的地方衝出來的一條水道,這就是三峽,這是它形成的地質條件。」

他說:「因為它那裡是最薄弱的,它首先被水沖開了,如果我有機會的話我會把一些地質圖給掛網上,我希望通過你向老百姓講講,自己去看。」

王維洛:水庫潰霸是灰犀牛事件大量存在的

王維洛還提醒說,「水庫是一個很脆弱的系統。水庫不安全的時候都是無預警的泄洪,就說股票要下跌的時候,你能發出預警?」

他說,水來的比你通知還快,現在面臨著立即放水,那個閘門已經提起來了,打電話告訴下游也沒用的。

他表示,中國有九萬八千座水庫,起碼有百分之四十以上的水庫是不安全的,因此中國水庫的潰霸它不是一個黑天鵝事件,它是個灰犀牛事件,它是大量存在的。這個政府不是由老百姓選出來的,它考慮的不是老百姓。

炸三峽大壩就是廢掉它的功能

大陸著名水利專家黃萬里生前反對興建三峽大壩,曾預言三峽高壩若修建,終將被迫炸掉。

王維洛對此表示,「炸掉的意思就是首先把它的功能給廢了。就像黃河山門峽一樣,不用你來控制水流,把所有的閘門全部打開,河流原來是怎麼流的,就讓它怎麼流,這也是炸的意思,就是廢了它的功能。」

他表示,「你先廢了它的功能,然後再來考慮怎麼把它拆了。拆和炸是一樣的,無非是手段不一樣,只是用什麼東西。你是水泥的,可能最後要用炸藥炸掉。其實最後它也可能是水自己把它毀了,就像小孩在沙灘上玩城堡一樣的,玩沙堡一樣,那個水一來把你沖平了。」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生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