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王赫:海外科學家與中共合作有三種命運

作者:
科學家首先是人,「科學家」僅是第二身份。海外科學家(中共間諜除外),享受着新聞自由、學術自由和信仰自由,是有條件認清中共的;而且,一旦來到中國大陸,google不能用了,推特、臉書、YouTube等等也上不了,在如影隨形的高科技監控中幾無個人隱私可言,知識產權還得與中共共享,這些切身經歷也應有助其認清中共了;美國等國對中共「千人計劃」的強硬反擊,大瘟疫蔓延世界等等,更應使其反省中共了。

美籍華裔科學家、斯坦福大學教授張首晟,於2018年12月1日在美自殺身亡

中共2008年組織實施的「千人計劃」,是歷史上難得一見的國家層面的大規模高科技竊取行動。原計劃用5到10年時間,「引進2000名左右人才並有重點地支持一批能夠突破關鍵技術、發展高新產業、帶動新興學科的戰略科學家和領軍人才回國(來華)創新創業」。實際引進約8000人,絕大多數是華人,但也有純粹的外國科學家,如哈佛大學前化學系主任Charles Lieber教授(已於今年1月28日被美國聯邦調查局逮捕)。

為什麼大批第一流海外科學家「回國(來華)創新創業」?中共的誘騙術不可謂不高明。但是,一些與中共合作的海外科學家的命運,就實在不止是令人嘆息了。本文不多評論,就講三個故事。

張首晟:諾貝爾獎候選人,死亡成謎

2018年12月1日,G20川習會中美就「暫停貿易戰」達成共識。就在這一天,還發生了兩件事:一為應因美國政府引渡請求,華為 CFO孟晚舟在溫哥華被捕;一為著名科學家張首晟在舊金山墜樓身亡。三者之間有否關聯?奇怪的一點,後兩件事情又同在12月6日這天被媒體披露。

那麼,張首晟何許人也?簡單的說,天才少年,諾貝爾獎候選人。1977年9月,14歲的張首晟,初中還沒畢業,僅花了一個暑假的時間來學習,抱着「試一試」的心態,在文革之後恢復的全國首屆高考中(錄取率4.7%),居然考上了復旦大學。16歲時,中共開始公派留學生出國,他被選中派去德國柏林大學;接着,他來到美國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投到楊振寧的門下攻讀物理學博士學位。1995年,32歲的他被聘為斯坦福大學正教授,並成為該校最年輕的終身教授之一。張首晟於2006年和2017年,又分別獲得重大研究成果,因此攬括了物理學界所有重量級獎項,被認為是「遲早獲諾貝爾獎的人」。

張首晟與中共緊密合作。這並不僅因為張是中國科學院外籍院士,獲得過中共國家級科技獎勵,而主要在於如下兩點。第一,據著名法學家、前中共統戰官員程干遠披露,張首晟當時就讀的復旦大學物理二系是由中共公安部情報系統主管,有嚴格政審。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長子江綿恆就是這個「物理二系」畢業的。自1980年代「公派留學」起,張首晟就成了中共盜取西方技術情報戰略的一枚棋子。張首晟被清華大學特聘為教授,2009年開始,他就在美中兩邊同時發展。

第二,張首晟與華為關係密切。2013年,張首晟創立丹華資本,投資逾百家美國具有影響力的科技成果和商業創新公司,關注的投資領域涵蓋人工智能、虛擬/增強現實、大數據、區塊鏈、企業級應用等具有顛覆性的新興技術,而這些領域也是「中國製造2025」所關注的。他本人曾對大陸媒體表示,成立這個公司,就是為了配合中共的「雙創」計劃,「要把前沿的研究方向帶回中國」。而繞過多道彎子,丹華資本背後的金主就是華為。並且,丹華資本還與華為存在企業投資關聯。

美國政府對這一切並非沒有察覺。2018年11月20日,美國發布的更新版301調查報告中指,中共利用其支持的風險投資公司對美國新創進行少數股權的小額投資,就可以簡單獲得與美國最新技術相關資訊。報告點名了張首晟創辦的丹華資本。

網上有消息指,在張首晟自殺那一天,有美國FBI到其實驗室約談。而此前一天,他曾和孟晚舟一同參加了一個晚宴。因此,儘管張首晟家人稱其因抑鬱症意外去世,但評論指孟晚舟被拘與張首晟自殺並非巧合。

邱香果:武漢肺炎大瘟疫的助力者之一?

迄今,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已造成全球800多萬人感染,40多萬人死亡(不含中國);美國最為慘重,確診逾200萬人,病亡近12萬人。4月30日,川普在白宮被記者問到:「你目前有沒有看到任何東西,讓你高度相信武漢病毒研究所是這種病毒的源頭?」「是的,我有。是的,我有。」川普做出肯定回答。

這場大瘟疫武漢病毒研究所掀到了風口浪尖。有一對海外科學家夫妻——邱香果和程克定——與這個研究所有着獨特的關係。2019年7月5日,這對夫婦以及一名來自中國的學生,在其工作的加拿大溫尼伯國家微生物實驗室(NML)被警方強行帶離。隨後,曼尼托巴大學解除了其醫學微生物系客座教授一職。

邱香果,女,國際知名的病毒學家,2018年曾獲加拿大總督創新獎(GGIA)。邱香果1985年畢業於河北醫科大學,1996年到加拿大攻讀研究生。多年裡,在她運作下,許多中國學生得以進入NML。這些學生多來自與中共生物戰計劃有直接關係的科學機構,如長春市軍事醫學科學院軍事獸醫研究所、成都軍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等等。

加拿大廣播公司(CBC)所獲旅行文件還顯示,邱香果在2017—2018年連續兩年受邀前往中國科學院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武漢病毒研究所),一年兩次,每次長達兩周,其中包括培訓病毒科技人員。

邱香果所工作的NML是全球15個P4級別的生物安全實驗室之一,這也是加拿大的唯一一家。這個級別的實驗室保存有包括「埃博拉」病毒、艾滋病毒和炭疽病在內的最致命的人類和動物病毒並致力於解決破解方案。

經解密的加拿大政府文件證實,2019年3月,邱香果曾從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發給武漢病毒研究所多種致命的病毒樣品,包括埃博拉(Ebola)等。儘管加拿大政府官員表示,這次運送的病毒與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爆發無關,但專家們並不認同。

渥太華大學法學教授、流行病學家阿塔蘭(Amir Attaran)說:一名病毒研究員被加拿大騎警(RCMP)從加拿大最高安全級別的實驗室中帶走,政府卻不願透露原因。而且,大家知道,「在被帶走之前,她把地球上最致命的病毒之一,以及它的多個變種送去中國那個從事危險的功能性試驗的實驗室,使其遺傳多樣性最大化,使中國的試驗者能最大限度地利用它。而且該實驗室與中共的軍方還有關係。」

邱香果夫妻被警方強行帶離時,北約秘書長斯托騰伯格和加拿大總理特魯多正在舉行新聞發布會。斯托騰伯格在新聞發布會上說,他不便評論這一具體事件,但總的來說,有些國家總是通過不同渠道想方設法對北約盟國搞間諜活動。此事有可能涉嫌工業間諜行為,有可能影響北約軍隊和軍事情報,因此北約非常重視此事。

而今年年初,有消息指,中共首席生化武器專家陳薇少將已全面接管武漢病毒研究所,顯示該單位與中共軍方有密切關聯,也讓各界增添「中共生物戰計劃」的猜疑;以及2月4日,曾與邱香果共事多年的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首任科學總監,研究SARS、H1N1以及埃博拉病毒的權威專家普拉瑪,在非洲肯雅驟逝;這些都更讓邱香果事件顯得撲朔迷離。

邱香果的學術職業生涯,應該是戛然而止了吧。如果邱香果真與這場大瘟疫相關,她又怎能面對這一切呢?

施正榮:回國創業,從首富到歸零

1963年,江蘇一個農村的陳家生了一對雙胞胎,太窮了,雙胞胎中的弟弟被送給了河對岸的一家姓施的人家,後者給他取名為施正榮。6歲的施正榮就開始幫養父母幹活賺錢,並在10歲時從鄰居口裡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從此,沉默、脾氣好、幹活勤快成為了他作為養子應該有的樣子。但沒有人想一輩子待在農村,小時候的施正榮令人印象深刻的一次鬧脾氣也與此有關,干煩了插秧的他曾跟生母抱怨,「狗日的才插秧。」

施正榮16歲進入長春理工大學,23歲從中國科學院上海光學精密機械研究所碩士畢業,兩年後公費留學澳大利亞,師從國際太陽能電池權威、2002年「The Right Livelihood」獎得主馬丁‧格林教授。在澳大利亞求學期間,施正榮和幾名研究生同學共同使用一輛二手車,但他們總能分辨施正榮何時開過這輛車,「因為播放機里總會留着一盒《成功人士的七個習慣》之類的磁帶」。施正榮的學術生涯一路順風,後入選澳大利亞國家技術科學和工程院院士。

施正榮學術這條路被一位突然到訪的無錫官員中斷了。2001年,在無錫市政府的主持下,當地的8家國企出資600萬美元,施正榮現金加技術估價200萬美元,雙方以800萬美元合資成立了無錫尚德太陽能電力有限公司,施正榮任總經理。

施正榮一句廣為人知的話,「給我800萬美元,還你個世界第一大企業」,沒幾年就兌現了。2005年,無錫尚德成為中國第一家在美主板上市的民營企業。施以23億美金的身價成為2006年中國首富。從那以後,金錢再也不是施正榮在乎的東西:花20萬美元包一架公務機去參加達沃斯論壇;請了6個保鏢貼身保護自己;購入近十輛頂級豪車,見不同的人開不同的車,等等。更嚴重的是,有報導他通過關聯交易,把尚德的大量財產轉移到自己控制的公司名下,比如他幕後控制的亞洲硅業,獲得了尚德長達16年期限、15億美元的無條件支付合約。

施正榮的人生就如過山車。國際市場巨變,無錫尚德轟然倒塌,2013年3月20日宣告破產重整,施正榮醜聞不斷,被掃地出門。施正榮和尚德電力所有的一切,短短12年內從零到巔峰又從巔峰迴歸到零。固然,施正榮2014年創辦上海上邁新能源,又上《2019胡潤百富榜》,這也不過是餘波盪漾。而無錫尚德重整6年後仍無法起死回生,成為「老賴」,2019年6月已被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人。

施正榮曾在央視《對話》欄目上,強調自己成就了中國光伏行業。但是,實際上,這是一個「原料、技術、市場三頭在外」的行業。這樣的行業仍然獲得了國內眾多創業者的青睞,原因無外乎兩個:一是投資門檻低、國家鼓勵;二是不怕污染,怕的是沒有好的商業題材。

2018年7月陸媒一篇文章如是評論:「披着高科技的外衣,享受着國家投入的巨額補貼,帶來的結果是鋪天蓋地的污染。這就是光伏行業在中國的商業原罪。一個幾乎無法創造任何使用價值的行業,卻被各地政府作為招商引資的絕佳素材,中國商業之怪現狀可見一斑。」

並非結語

科學家首先是人,「科學家」僅是第二身份。海外科學家(中共間諜除外),享受着新聞自由、學術自由和信仰自由,是有條件認清中共的;而且,一旦來到中國大陸,google不能用了,推特、臉書、YouTube等等也上不了,在如影隨形的高科技監控中幾無個人隱私可言,知識產權還得與中共共享,這些切身經歷也應有助其認清中共了;美國等國對中共「千人計劃」的強硬反擊,大瘟疫蔓延世界等等,更應使其反省中共了。

已經在和中共合作,或者正被中共誘惑的海外科學家,應該以史為鑒,深思明辨。要知道,人並非一定要與魔鬼共舞。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