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專家解析:中印邊界為何爆發嚴重對抗事件?局勢接下來會怎樣?

印度抗議者在阿穆達巴焚燒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的畫像。(2020年6月16日)

中印兩個核大國的軍人6月15日動用棍棒和石塊等原始卻致命的武器在喜馬拉雅山區的加勒萬谷爆發了40多年來最嚴重的邊境衝突。這起衝突究竟是怎麼發生的?兩個亞洲巨鄰接下來會採取什麼行動?美國在解決中印邊界糾紛中能夠發揮什麼作用?華盛頓智庫傳統基金會的研究員、《冷和平:中印在21世紀的較量》(Cold Peace: China–India Rivalry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一書作者傑夫·史密斯(Jeff Smith)6月17日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做出了他的解讀。

以下是採訪內容,因篇幅原因略有刪節。

問:中印在邊界有爭議地區發生衝突的事情時有發生,偶爾還會出現緊張的對峙。這次的暴力衝突與以往的衝突有什麼不同?

答:邊境巡邏人員在實際控制線進行面對面相會,展開橫幅並舉行一個儀式,然後各自走開,這是很常見的。這種情況每年經常發生。印度每年記錄了數百次(中方)跨越實控線的事件。自2013年以來,我們還看到雙方之間進行更長時間的對峙,中方在跨越了印方所認為的實控線的地段安營紮寨,從而引發類似的對峙。2013年發生的一次對峙持續了數周。2014年的一次對峙也持續了數周的時間。當然,2017年在洞朗高原發生了前所未有的危機,那次的對峙持續了七十三天。所不同的是,這些對峙都沒有造成人員的死亡,甚至沒有鬥毆和敵意。這是這次危機的不同之處。

資料照片:中國軍隊打出橫幅,聲稱印度軍隊過界。(2013年5月5日)

實際上,這場危機始於5月初,當時有報道稱,中共和印度的邊防巡邏兵在盤公湖以及錫金髮生了鬥毆和投擲石塊的情況。因此,這場危機與以往不同的是其敵意和暴力的程度,而且實控線一帶的不同地段都成了熱點並發生了對峙。這也偏離了過去的常規。因此,邊界的局勢變得更加不穩。

問:兩國邊防部隊的軍事指揮官最近似乎就緩和邊境地區局勢達成了共識,但是為什麼時隔不久後就發生了這起40多年來最血腥的衝突呢?

答:我們的理解是,雙方達成了一項緩和局勢的協議,而且雙方似乎就在實控線周圍建立緩衝區達成了一致,即中印雙方都把各自的部隊從前沿陣地撤走,形成一個一到兩公里的緩衝區,雙方都不會在這裡進行巡邏。至少印度媒體的說法是,印度巡邏兵前往這個緩衝區去調查這裡在發生什麼事情的時候發現這裡有中國建造的一些東西,他們試圖摧毀這些建築物,然後遭到中共巡邏兵的攻擊。也許雙方的指揮官都試圖緩和局勢,但是一旦動起了拳頭,而且傷亡開始增加的時候,局勢就失控了。很難說,深更半夜在喜馬拉雅山很荒涼的地方究竟發生了什麼,但這是我們此刻對事情的最佳理解。

問:中共西部戰區新聞發言人說,「加勒萬河谷地區主權歷來屬於中共,印度邊防部隊出爾反爾,嚴重違反兩國有關邊境問題協定協議」。您如何看待中方的這個說法?

答:這取決於你所說的哪一部分的邊界。你知道,雙方在盤公湖地區的對峙還在持續,在這裡,中方實質上是進駐了兩國對實際控制線的位置沒有達成一致的一處地段。因此,這裡有一個模糊的灰色地帶,中共和印度軍隊都在這裡巡邏,而中共實際上是試圖進入那一灰色地帶。

加勒萬河谷的情況更為複雜一些,因為人們一般認為那裡的實控線多多少少已經確定了下來。以前,人們不認為中國聲索的領土要超出當地實控線的界定。因此,這更像是中共提出了新的聲索,破壞了先前有關哪些地段已經確定哪些還沒有確定的理解。

問:印度總理莫迪對全國發表講話說,印度戰士不會白白犧牲,而且印度有能力做出應有的回應。在您看來,印度方面接下來會做出什麼反應?

答:我不想對印度可能採取的回應措施做出過多的猜測。你知道,它有一些選項,這些選項不一定與在實際控制線所採取的行動有關。印度曾多次表示,至少印度官員已向媒體表示,他們不會停止在實控線印度一方所進行的基礎設施活動。但是,它還有其他地緣政治方面的信號機制,與四方機制有關,與印度即將就其5G網絡和華為做出的決定有關,與它跟澳大利亞、美國和日本進行的軍事演習有關,也與它在南中國海的活動有關。

傳統基金會的研究員傑夫·史密斯(Jeff Smith)通過Skype接受美國之音採訪。(2020年6月17日)

如果我不得不猜測的話,我想印度不會讓實際控制線的軍事局勢升級,儘管如果再次發生敵對行動的話,印度會做好自衛準備。我不認為印度會試圖發動軍事入侵來採取攻勢。我認為他們更有可能嘗試以不同的方式做出非對稱的橫向回應。

問:中共有什麼選項呢?

答:從中共是先採取行動的國家這個意義上來說,它的處境也很棘手。只要它按兵不動,至少在盤公湖這樣的地方,中共實際上就是在改變現狀。所以在這個意義上,它有先發的優勢。但如果它希望最終緩和與印度的緊張關係,我認為,雙方必須有某種相互撤軍協議,而且可能要重新嘗試就如何管控邊界進行談判並達成協議,就像他們在1993年和2005年期間所做的那樣,達成一套相當有成效的邊境管理協議。

問題在於,在過去10年里,這個框架似乎在失效,實控線上的緊張局勢變得越來越敵對。所以我認為,將這場危機轉化為一件好事的為數不多的選項之一是,把它作為一個催化劑,促使兩國認識到讓實際控制線某些地段處於未定狀態以及雙方派遣邊境巡邏人員並進行近距離接觸的內在危險,特別是在敵對情緒不斷上升的今天。

問:您認為中共方面為什麼不披露這次衝突中的己方傷亡人數?

答:這是一個好問題。麻省理工學院研究中共軍事的傅泰林( Taylor Fravel)教授今天早些時候說,中共方面從來不在衝突或是危機中披露傷亡數字。中國方面幾乎總是在很多年後才會給出任何正式的傷亡人數。看起來,這與過去的做法是一致的。

問:中共最近加強了在中印邊境的軍力部署。在你看來,中共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這是否與它在印度洋的企圖心有關?

答:中共方面已經正式對印度方面說過,中國媒體也多次重申,中共希望印度停止在非常靠近實控線的地方修建道路和基礎設施。印度去年完成了一條與實控線相鄰的重要的南北公路,今年一直在修建通往靠近實控線的哨所的較小的支線公路。中國似乎反對這些前哨和這些基礎設施。

資料照片:乃堆拉山口過境口岸的中印士兵。(2008年7月10日)

談到中共的立場,就像我已經說過的,問題是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印度的這些活動都發生在實控線的印方一側。當印度改善自己在邊境附近的處境時,中共也許感到不安,但這並不是越過實控線發起挑釁的理由。我認為,如果人們有共識認為這些建築活動是在有爭議邊界的印方一側進行的,那麼中國會發現它的行動很難獲得國際社會的同情。

問:特朗普總統最近在推文中說,他願意調停中印之間的邊界衝突。你認為美國在這其中可以發揮什麼樣的作用?

答:坦率的說,沒有什麼作用。中共或印度對特朗普總統提出的調解提議似乎都沒有什麼大的興趣。對於該地區的觀察人士來說,我不認為這是什麼大的意外。顯然,印度和美國建立了戰略夥伴關係,但印度也向美國政府強調,它不希望美國在有關實際控制線地段發生了什麼的論戰中發聲或是卷進來。因此,美國和印度繼續在許多事情上進行私下和幕後的合作,但我認為美國不會嘗試在當前危機中發揮非常公開的作用。時任副助理國務卿的愛麗絲·威爾斯(Alice Wells)大使上個月就中印危機發表了有關的聲明,批評中國挑釁和具有侵略性,並試圖把中國在邊境的行為與它在其他地方的一些咄咄逼人的行為聯繫起來。但除此之外,對邊境的最新事態發展,特朗普政府一直相當的沉默。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