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文革在美國上演!民主黨與左翼颳起「下跪風」 川普:瘋了

—紐約郵報評論:中共毛澤東時代的文化大革命在美國上演了

近日美國掀起「下跪風」,為死在警察執法過程中、有犯罪前科的非裔男子弗洛伊德下跪。川普說,民主黨和左翼「要求為警署撤資的計劃已啟動,拜登和他在國會的盟友們是推動者。拜登又一次向左翼勢力屈膝,無論這麼做有多危險和極端!」……「他們想完全毀掉我們偉大的警察部門。沒門(No way)!!!」 《紐約郵報》評論說,這分明是中共毛澤東時代的文化大革命在美國上演了。

6月13日,澳大利亞示威者向美國弗洛伊德事件的抗議者表示支持,並採用單膝下跪的姿勢。

近日美國掀起「下跪風」,為死在警察執法過程中、有犯罪前科的非裔男子弗洛伊德下跪。上至美國國會議長佩洛西、總統參選人拜登、下至明尼阿波利斯市長弗雷和眾多情緒激烈的示威者,齊刷刷為弗洛伊德事件下跪。

那些拒絕以此方式表達哀悼的人,遭到謾罵、詆毀,甚至人身攻擊,但包括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在內的眾多保守派人士,為國家和國旗尊嚴,拒絕下跪。

6月8日,佩洛西率國會民主黨十多位議員在國會大廳為弗洛伊德單膝下跪8分多鐘。其間80歲的佩洛西身體晃動,差點摔倒。福克斯新聞評論說,為了向非裔拜票,佩洛西不惜「拼上性命」。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在近期的活動中,也被眾人簇擁着跪下。

對此,川普說:「瘋了!」

「我們的(國家)榮耀應該得到珍視、歡呼和高高地飛揚……(面對國旗)我們應該筆直地站立,最好能敬禮,或將手置於胸口上。你可以對其它事情抗議,但不能對我們偉大的美國國旗。不下跪!」

川普說,民主黨和左翼「要求為警署撤資的計劃已啟動,拜登和他在國會的盟友們是推動者。拜登又一次向左派勢力屈膝,無論這麼做有多危險和極端!」……「他們想完全毀掉我們偉大的警察部門。沒門(No way)!!!」

華裔女市長拒絕下跪

5日在加州弗利蒙特(Fremont)市,三百多遊行示威者徒步至市警察局,許多人單膝下跪,要求改革警局和為弗洛伊德致哀。市長Lily Mei也在人群中,她被要求跪下,Mei拒絕。她說,「人們可以表達對他人的同情和團結,這很重要。但作為基督徒,我只在祈禱時才跪下。」

由於拒絕下跪,Mei受到抗議者的嚴厲挑戰,甚至要求罷免她。之後,Mei市長在祈禱過程中才跪下。

一些華裔美國人對此評論說,Mei市長有骨氣,「中國人講,『上跪天、下跪地、中間跪父母』,為什麼要給一個前科累累的罪犯下跪?」

「跪下」演變成一種反種族主義的專屬動作和政治「通行證」。從最初佛州一個城市的警方與示威者一起下跪禱告開始,到各大荷里活明星、商家大佬支持,再到紐約市長「下跪」,甚至加拿大總理也「下跪」。

隨着事件逐漸平息,更多人開始反思,「他們到底在給誰下跪?」

明州市長被指「軟弱」

弗洛伊德事件的發生地、明州明尼阿波利斯市長弗雷(Jacob Frey)6日在抗議者集會中,多次被羞辱。這位38歲的民主黨左翼市長被台上的非裔組織者大聲呵斥道:「你能否保證對明市警察局撤資?……我們不想再增加警員。是或不是?!」

神情緊張的弗雷幾乎僵在那裏,無言以對。對方便咆哮和爆粗口:「f-k滾出去!回家去吧,弗雷!」

在周遭抗議者的嘲笑聲中,弗雷屈辱地離開現場。

《紐約郵報》評論說,這分明是中共毛澤東時代的文化大革命在美國上演了。唯一缺少的道具是,弗雷的脖子上沒有掛着一個大牌子和寫上他被定的「罪名」。

在該市教堂為弗洛伊德舉行的葬禮上,弗雷在死者棺槨旁跪下,抽泣得渾身顫抖,周圍的人向他投來詫異的目光。

《紐約郵報》說,這位缺乏陽剛之氣的「大男孩市長」,好像沒長大,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面對明市的暴力和混亂,一位市長應該做的是果斷行動,扭轉和控制局勢,而非不知所措地站在被情緒控制的示威者中,步步退縮。

弗雷的表現正顯示民主黨已經如此極端和左翼,他們正在毀掉自己。

安置大量索馬里難民明市治安一向糟糕

當人們因不同族裔、性別或社會階層,來對比誰被害得更慘時,這已經嚴重傷害美國的團結、文化、自由和民主。從弗洛伊德事件中的暴力示威、詆毀警察,到許多非裔自稱是「底層受害者」,這種身份政治(Identity politics)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而是製造問題的因素。

回顧明市幾周來的事態,這裏幾乎不再像是一個美國城市。

明市由民主黨人掌控了五十多年,約有45萬居民。這裏是索馬里裔居民最多的美國城市,他們大多曾為逃離戰亂,以難民身份來到美國,其中一半以上人口生活貧困,並不斷遭受當地幫派犯罪的侵害。

目前部分市議員提出撤銷當地警察局,代之以社會工作團隊。這無疑將讓當地進入無政府狀態,因為這裏的幫派和槍械犯罪在美國排行第一。

明市應該做的不是撤銷警局,也不是讓所謂背景多元化的社會工作者來取代警察,這麼做只會讓罪犯開心、讓當地人士氣低落,造成悲劇性後果。

明市需要的是更好的警員隊伍和一個更成熟、有力的市長。

保守派拒絕「下跪」川普贏得「沉默的大多數」

美國一些保守派人士發表評論說,保守主義保的是美國立國之本,包括建國以來對信仰和自由的保守、對博愛和包容價值觀的保守、對自由市場經濟的保守等等。而激進左翼不斷重複的是嘴裏要求「平等和自由」,行動上以損害他人的安全、自由為代價。

正是基於美國傳統價值對人權和民權的尊重和保護,才使占人口13.8%的非裔中,有人做過總統,還有更多人做了州長、議員、市長和警長……非裔可以享受免費食物、住房;憑藉「平權法案」以更低的分數走進常春藤名校;在政府部門中,近40%的職位被非裔獲得……

然而這種對民權的尊重和平等待遇,決不能被任何族裔,包括非裔,濫用和踐踏,從而讓國家遭受暴力衝突、搶劫和縱火等罪惡。

儘管許多公眾人物和多數民主黨從政者,一邊倒地「跟風下跪」,川普和多數共和黨人及保守人士從不這樣做,他們繼續得到大多數「沉默」選民的支持。

美國民調機構Morning Consult六月初公佈數據顯示,支持川普調動軍隊、維護警員執法和民眾安全的受訪者佔58%,反對者佔30%。在民主黨選民中,也有48%的人支持川普的做法。

警察工會:停止把我們「妖魔化」

6月10日,紐約警察工會主席舉行記者會,抗議輿論將美國警察「妖魔化」,要求馬上停止這種卑劣行為。

「我們不是(肇事警察)肖文(Derek Chauvin),他殺了人,我們沒有!我們是遵守紀律和職業操守的人……我們譴責肖文的罪行。

「每年美國警察與公眾接觸多達3.75億次。我們獲得的反饋,絕大多數都是積極的,絕大多數都是積極的!……

「但最近我們看到報導說,有非裔社區裏的媽媽擔心孩子在放學回家路上,會被警察傷害!我們生存的世界到底怎麼啦?這種事沒發生過!沒有發生過!

「在這次事件的對話中,我們(警察)被略掉了……不許再像牲畜一樣對待我們!這樣做太噁心,噁心!

「立法員在羞辱和拋棄我們,媒體在羞辱和誣衊我們,每個人都想羞辱我們,似乎成為警察是件尷尬的事。然而,我要告訴你們,我和身後的這些警員都為警察的職業感到自豪。我們將繼續工作下去。」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徐晗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614/1464396.html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