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港台娛樂 > 正文

追過鄧麗君 一晚輸700萬 被封殺15年 他還是台灣歌壇傳奇

上世紀80年代,新加坡,剛剛演出完的鄧麗君從電梯門裡走了出來。

一個五短身材,鼻大臉方的年輕人,嗖地一下出現在她面前,他手捧鮮花,笑吟吟地朝鄧麗君走去。

工作人員們已不是第一次看見他,這個人三番四次出現在有鄧麗君的秀場,變着花樣哄鄧麗君開心,有時候一送就是一百束花,花上還寫着「問彩云何處飛,願我心永相隨」。

他的兇猛攻勢,持續了整整2年,在那個年代,敢追鄧麗君的,就只有他和成龍

他的名字,叫做高凌風。

「你就像那冬天裏的一把火,火光,照亮了我……」

1987年春晚,跨越海峽而來的費翔用一首《冬天裏的一把火》點燃了整個大陸,這首歌成了當年紅極一時的歌曲。

很多人不知道,這首歌的原唱是一代天驕「青蛙王子」——高凌風

就在費翔把他的代表作唱紅大陸的時候,高凌風陷入了人生中一個最大的低谷,自此開始了近15年的掙扎。

有時候,人太早成功,可能是一場災難。

 

高凌風本名葛元誠,1950年2月28日,出生於台灣高雄縣岡山鎮的空軍眷村,父親是一名軍人,母親是越南人。

小時候,他與父母姐姐四人住在公家配給的逼仄宿舍里,生活相當拮据。

老爸希望葛元誠好好念書,將來有學問,找個好工作,但葛元誠卻不這麼想,他沉迷音樂,只想成為貓王和湯姆•瓊斯,成績墊底,差一點被學校勸退。

19歲那年,就讀於中國文化學院的他組了個樂隊。

有一回,有個大人物要聽合唱團表演,樂隊被借了過去。

演出現場,由於咖位小,高凌風只能眼睜睜地看着自己的樂隊和別人一起表演,自己身為主唱卻只能搓搓手站在一旁。

這時,那位看錶演的大人物注意到了他,很善意地邀請葛元誠也上台唱一曲。

葛元誠心中驚喜,有時候一個不經意得來的機會,改變的是一個人一生的命運,顫巍巍地上了台,架起話筒,唱了起來。

等他一曲唱罷,那位大人物沒有開口,卻彷彿若有所思。

片刻後,那人把葛元誠拉到一旁,像交代什麼秘密似的說道:「你們這個團,只有你會紅!」

葛元誠聽到後震驚不已,這位大人物,不僅給了他信心,後來更成為了他的伯樂。

她的名字,叫瓊瑤

聽完歌的瓊瑤對葛元誠的才華心醉魂迷,她不僅給葛元誠的樂隊賜名「火鳥」,更推薦葛元誠到劉家昌(《往事只能回味》作者)的「美琪飯店」駐唱,自此葛元誠開始嶄露頭角。

20歲出頭,就得到瓊瑤的加持,葛元誠扣開演藝圈的大門顯得毫不費力。

但他還不知道,更大的驚喜還在後頭。

1974年,瓊瑤正式邀請葛元誠為她的電影《女朋友》演唱同名主題曲,此歌搭配熱映的電影,葛元誠一炮而紅。

也就是在那時,他將自己的藝名改成了《女朋友》男主角的名字——高凌風。

一年後,他直接主演了瓊瑤的電影《剪剪風》,在那個年代,擔任瓊瑤電影的男主,是極少數人才有的榮幸。

又過了一年,高凌風繼續出擊,推出了曲風怪誕的《泡菜》一歌,震動台灣及東南亞,藉此鞏固了他在演藝圈的地位。

等到瓊瑤劇霸屏的80年代,高凌風又受邀演唱了《煙雨蒙蒙》的主題曲《濛濛煙雨》,以及《在水一方》的同名主題曲。

還翻唱了許多歐美金曲,當中就包括著名的《冬天裏的一把火》和《惱人的秋風》。

他獨特的無顫音鼻腔唱法,不高的身材,不小的鼻子,總是伸展不開的四肢,永遠貓縮起來的脖子,再加上每次都是紅紅綠綠眼花繚亂的演出服,讓他有了「青蛙王子」的美稱,也有了一大批忠實的擁躉。

每一次,只要有高凌風的地方,就人氣爆棚。

那時的他,在一眾藝人里獨樹一幟,辨識度極高,要作品有作品,要名氣有名氣。

志得意滿,顧盼自雄。

高凌風的演藝之路,從一啟程就光芒四射。

有人說,順風順水的日子,是最危險的。

過於順遂會讓一個人產生「我無所不能」的錯覺,然後在不自知中漸漸引火燒身。

80年代,台灣秀場文化盛行。

在台灣秀場界,張菲、豬哥亮、邢峰、高凌風和倪敏然有「南豬、北張、中邢峰,高凌風草上飛,倪敏然總管」的合稱。

這些人全是秀場的紅人。

不過他們當中最吸金,最能掙錢的,還是高凌風。

當時的高凌風是實打實的秀場寵兒,一個晚上能掙十幾萬台幣,兩三個晚上,高凌風就能在台北買一棟百來平米的公寓。

那時的他穿金戴銀,買4輛豪車,找4個司機,出入有8個保鏢前呼後擁,投資了台灣最大的夜總會,還去追求一代歌后鄧麗君。

對那時的他來說,掙錢,太容易了。

於是,失去了動力的他開始懈怠自己的演藝事業。

1983年,如日中天的高凌風被台北西門町寶馬歌廳用一天24萬的高價挖角,結果他收錢唱了4天就「失蹤了」。

這間寶馬歌廳的經營人來頭可不小,是台灣黑道竹聯幫中山堂堂主董桂森。

被高凌風放鴿子之後,董桂森氣不打一處來,宣布在北部封殺高凌風。

無奈,高凌風只好跑到台灣南部的高雄,尋求另一位黑道大哥楊雙伍的庇護。

來到楊雙伍的場子,他又故技重施,拿了錢不幹活,跑去唱別人家的場子,這下子又惹惱了楊雙伍。

一個表演日,高凌風演出完畢從高雄歌廳出來時,忽現兩名黑衣人尾隨其後。

高凌風見苗頭不對,趕緊跑進暗巷裡,任身手再敏捷,也躲不過飛快的子彈。

啪!

一聲槍響後,一顆子彈打進了高凌風的右大腿。

等被送到醫院時,他已經嚴重失血,最終緊急開刀才保住性命。

那一次,高凌風一共縫了9針,大半年時間沒有辦法好好走路。

後來高凌風因為這件事情產生心理陰影,私自攜帶槍支防身,以致被台灣警方拘留了3個月。

受傷的同時,高凌風還沉迷聲色,掉進了賭博的魔窟里,曾經一個晚上就輸掉700萬台幣。

曾經的青蛙王子,沾上了泥土和腥臊的煙火氣,活像一隻醜態畢露的蛤蟆。

高凌風不在意這些,他仍然是高高在上的秀場寵兒,有的是才華,有的是資本,只要上了台,只要拿起話筒,他知道錢總是會來的,觀眾也一定會忘記他所有荒唐。

事實也確實如此。

令他沒想到的是,很快,他連台也上不了了。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砍柴文苑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