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科教 > 正文

武漢病毒所改口:我們沒有RaTG13病毒

圖為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遠景。

中共肺炎(COVID-19)疫情在武漢大爆發之初,外界就高度懷疑中共病毒(SARS-CoV-2)是武漢病毒研究所製造或泄漏的病毒。武漢病毒研究所為了讓外界相信中共病毒是自然產生的,曾對外宣稱該所多年前曾發現了與中共病毒相似度高達96%的新病毒RaTG13的序列。日前,武漢病毒所所長王延軼接受中共官媒的採訪時改變了說法,矢口否認該所曾擁有RaTG13病毒的毒株,但有業內人士批駁了武漢病毒研究說的這種說辭。

武漢病毒所所長否認擁有RaTG13病毒毒株

5月24日中國大陸幾乎所有門戶網站都集中發表了有關武漢病毒所所長王延軼接受中共官媒海外分支機構環球電視網(CGTN)的專訪報導,宣稱這是對有關中共病毒起源於武漢病毒研究所的所謂「陰謀論」的回應。

據陸媒的報導,王延軼一開始就對外界懷疑中共病毒是從武漢病毒所泄漏的說法矢口否認,堅稱武漢病毒研究所是在去年12月30日「才第一次接觸到」。

接着,王某針對其研究所的研究人員石正麗等人在《自然》雜誌上發表的一篇研究論文中拋出的一種名為RaTG-13的病毒,又進行了一番解釋說明。

王延軼稱:RaTG-13是一種蝙蝠冠狀病毒,其基因序列與這次引發疫情的「新冠病毒」(即中共病毒)的基因組相似性達到96.2%。可能在普通人看來,96.2%的相似性已經非常高了,但其實要從RaTG-13演變為引發疫情的這種病毒並非易事。

她舉例分析說:「它(中共病毒)全基因組有3萬個鹼基左右,3.8%的區別的話,其實對應的就是1100多個位點的這種差異。在自然界裏面,病毒它要通過自然進化累積到這樣一個數量突變的話,其實需要一個很漫長的過程。」

王延軼表示,1100多個位點的不同數量本身已經很大,而如果要RaTG-13病毒的這些位點剛好都對應到中共病毒的相應位點上,而且又剛好是這些1100個位點突變成中共病毒的樣子,這樣的概率「微乎其微」。

然後她又聲稱,雖然武漢病毒所報導了RaTG-13和新冠病毒基因組的相似性,但其實該研究所只是在對蝙蝠樣本進行測序的過程中知道了RaTG-13病毒的序列信息,「但我們並沒有去分離和獲得過RaTG-13活病毒,所以也就不存在泄漏RaTG13的這樣一個可能。」

換句話來說,王延軼徹底否認了該研究所曾經獲得過RaTG13病毒,僅僅承認他們曾發現了這種病毒的序列。目的很明顯,就是要從根本上否認中共病毒與武漢病毒研究所之間存在任何聯繫。

專業人士:武漢病毒研究所關於發現 RaTG13病毒序列的說辭不靠譜

據公開的資訊,RaTG13病毒進入公眾視野,最早是通過武漢究竟所高級研究員石正麗在1月23日向《自然》(Nature)雜誌投送的一篇研究論文向外界披露的。論文稱,他們在7年前曾經從某種蝙蝠的病毒樣本中發現了這樣一種新的冠狀病毒,而且完成了對該病毒的序列。這篇論文投送的時間點,恰恰是在中共官方首次公開對外界承認武漢爆發了一種未知的「新型冠狀病毒」後的第3天,這顯然不能簡單視為一種巧合。

這篇論文最終於今年2月在《自然》雜誌上被發表出來,而當時外界懷疑中共病毒是人工製造的實驗室病毒的聲浪已經達到頂峰。在這個節骨眼上,石正麗拋出的這個與中共病毒的相似性高達96%的RaTG13冠狀病毒,就成為了科研人員論證中共病毒也很可能是大自然進化而成的一個有力的證據。持這個觀點的人士認為,既然在大自然中已經產生了RaTG13這種病毒,那麼中共病毒當然也完全可能出於大自然,而且這兩種病毒之間必然在不久之前有一個共同的祖先。然而,這種觀點也受到了其他生物、病毒科研人員的強力反駁。

一位名為NerdHas Power的研究者今年5月初就曾經在海外媒體上發表了一篇題為《石正麗和中共的敗筆— RaTG13》的文章指出,石正麗等人聲稱他們發現了RaTG13的基因,卻否認他們擁有這種病毒的毒株,這種說法很不可靠,尤其他們發現這種足以讓他們高度重視並引以為豪的病毒後,竟然對外界隱瞞了整整7年,這種做法就更加可疑。

根據石正麗在《自然》上發表的那篇論文所描述的內容,RaTG13的基因是她帶領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科研人員,於2013年在雲南的蝙蝠的糞便中分析基因片段時發現的。他們成功測出這種病毒的基因序列,但石正麗又聲稱他們並沒有獲得 RaTG13的毒株。

NerdHas Power撰寫的文章指出,石正麗的這種說法,意味着在事實上她並不能拿出實物證據來證明 RaTG13是否真的存在,而她所提供的這個病毒的基因序列,也就是一個由 ATCG四個字母以各種方式組合出來的長鏈。從技術上來說,要偽造這樣一個基因序列並非難事。而且向網絡基因數據庫上傳一個所謂新發現的基因序列,也沒有什麼嚴格的審核,這方面完全依賴科學家們的職業操守。但石正麗一旦成功向基因庫上傳了他們所「發現」的 RaTG13病毒序列,就可以被科研人員公開引用,並拿來分析數據或發表文章了。

NerdHas Power認為,武漢病毒研究所拿這樣一個沒有毒株樣本的RaTG13的序列當作證據,來證明自然界存在這種病毒,並進而證明與該病毒高度相似的中共病毒也來自自然,顯然是一件「很不靠譜」的事。而且,如果RaTG13病毒真實存在的話,絕不會被石正麗等人忽視7年之久。

石正麗發現RaTG13病毒後對外隱瞞了7年背後有何秘密?

NerdHas Power的文章指出,石正麗等人趕在1月23日向《自然》雜誌投遞的那篇論文里,把當時剛剛公開不久的中共病毒的序列與他們研究的其它 beta類冠狀病毒的序列進行了比較,並由此描繪了中共病毒可能的進化路徑。該論文同時首次向世界曝光了一個全新的蝙蝠的冠狀病毒,即RaTG13病毒,而且指稱這種病毒與引發疫情的中共病毒有非常高的一致性,這些說辭在很大程度上緩和了外界對中共病毒可能是人造病毒的質疑。

然而,換一個角度來看卻會發現,這個 RaTG13病毒的序列是很令人震撼的:「它顯示這個病毒完全具有感染人類的可能」。

文章指出,RBD決定了次病毒的 spike能否結合人體受體蛋白 ACE2,以及此病毒能否侵染人類。而石正麗團隊的一個常規流程是,當樣本採集完成並確定有冠狀病毒存在之後,他們會第一時間檢查這個病毒的 RBD序列。

也就是說,如果他們發現也新病毒的 RBD序列與薩斯(SARS)病毒的 RBD序列有高的相似性,這就意味着他們發現了真有可能感染人類的動物病毒。

需要注意的是,石正麗在2013年之所以成為了冠狀病毒領域的科研明星,重要原因就是她發現並公布了Rs3367和SHC014這兩種蝙蝠冠狀病毒,而且這兩種病毒的RBD序列與 SARS病毒的 RBD非常相似。這個發現被認為首次揭示了2003年肆虐的 SARS冠狀病毒其實源自蝙蝠。在那之後,石的團隊又在 beta類冠狀病毒的 spike蛋白的前半段(S1)中發現有一段關鍵序列,叫做 RBD。他們陸續發表了其他的文章,介紹了後期發現的含有類似 RBD序列的蝙蝠冠狀病毒。當時這組病毒的發現被業界公認為突破性的發現。

問題的關鍵是,按照他們論文的說法,就在2013年這一年,石正麗帶領的團隊也發現了RaTG13這種病毒。如果當時他們就公布了這一發現,那麼從序列上看,「RaTG13無疑是屬於『光鮮亮麗』那一組的,甚至是出類拔萃的」,這意味着公布發現這種病毒可以給石正麗帶來更大的榮耀。

文章指出:首先,RaTG13的序列在長度上非常完整。雖然有一個氨基酸的插入,但其插入的是對序列變化容忍度較高的位置,理論上不影響功能。更重要的一點是,RaTG13在關鍵位置上的氨基酸的「保存」上比大多數甚至是所有的其他蝙蝠冠狀病毒都做的好。

文章寫道,「在442位,RaTG13的『L』應該是最接近SARS的『Y』的(兩者都是疏水的);在472位,RaTG13是唯一一個擁有和 SARS一樣的『L』的蝙蝠病毒。雖然在另外三個位置上,RaTG13和 SARS的氨基酸並不完全一致,但氨基酸的性質也都相近,理論上不會對功能產生過於負面的影響。」

事實上,最近剛剛發表的一篇文章通過實驗印證了RaTG13病毒的RBD確實能結合人體的ACE2,而這種能力還沒有在任何其它的蝙蝠冠狀病毒中被觀測到。(註:這個工作中所用的RaTG13基因是化學合成出來的)。

鑒於以上學術分析,NerdHas Power認為,作為一個冠狀病毒領域頂級專家的石正麗「只要瞥一眼 RaTG13的 RBD序列就會立馬意識到這個病毒和 SARS很像,很可能可以結合人體 ACE2,所以它非常可能具有感染人的能力。」

文章質疑:如果石正麗實驗室真如她自我標榜的那樣,其研究的目的就是希望通過對蝙蝠的冠狀病毒的充分了解達到能夠預警人類的作用,防止類似 SARS那樣的健康災難的發生,「那麼本着這樣的心態,石正麗怎麼會在整整7年之間似乎完全忽視了一個像 RaTG13這樣的病毒呢?她怎麼能忍7年而不發表這個驚人的發現,反而去發表很多「相貌」不如 RaTG13的病毒呢?為什麼只是在武漢疫情爆發之後,當人們開始懷疑武漢病毒的來源(與武漢病毒實驗室有關)的時候,石才突然決定發表這個 RaTG13的序列呢?」

文章指出,石正麗等人當年如果真的發現了RaTG13這樣的病毒存在,發現了這種病毒的序列,她和她的研究團隊怎麼可能如此輕易放過這種病毒,而且把相關訊息隱瞞了整整7年之久,直到中共病毒疫情在武漢大規模爆發後才公開宣布曾經發現過這種病毒?

「所有這些都不符合常理。」文章寫道,「這些事實放在一塊兒只能讓人更加地懷疑石正麗。她或者直接參与了製造這個病毒,或者在幫忙掩蓋真相,或是兩者兼而有之。」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