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江峰:急推「香港國安法」中共錯打「小九九」

香港多個政團星期日(24日)到中聯辦抗議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打壓港人民主人權自由。

疫情之後的中共「兩會」迫不及待推出「香港國安法」,由全國人大直接就香港的所謂「國家安全問題」實施立法,它比2019年的「送中條例」對香港自由和人權的傷害大得多、直接得多。

為什麼在香港經歷了整半年的大型「反送中」運動後,社會氣氛剛有些軟化的情況下,中共急於設立「香港國安法」?國際社會和香港會有怎樣的反彈?香港會不會成為引發中共與世界對立新的衝突焦點?香港前途如何?

著名自媒體人士、時政分析評論家、視頻媒體平台《希望之城》城主江峰先生分析了中共強推人大版「香港國安法」的最大原因和中共幾大方面的考量,以及美國和香港社會的強烈反應。

中共強推人大版「香港國安法」立法的最大原因

江峰分析指出,中共專制獨裁的全球擴張野心和社會治理模式,對全球民主體制和自由市場經濟模式的衝擊,在2017年保守主義的川普總統上台之後,矛盾爆發到極點。隨着美國將中共定義為「戰略對手」,中美之間全面冷戰的模式已經開啟。

中共曾經判斷並押寶今年川普總統連任失敗,指望民主黨左派上台可以對華政策輕鬆,務虛不務實的對抗,可以讓中共獲得多一個十年的發展。有國際問題專家分析,如果中共能再來一個十年,在國家實力和軍事力量上是可以跟美國實現有效抗衡的。但是這個賭注,被全球疫情的爆發打斷。美國的經濟損失超過大蕭條時期,死亡人數超過越戰、朝鮮戰爭,直逼第二次世界大戰。不論美國大選誰上台,對中共進行追責索賠都成為必然,而這種索賠,金額已經超過了戰爭索賠。

既然如此,中共就要把應對策略放在戰爭模式下研判。香港是東方的柏林,是中西方對陣的前沿,下重手儘快管控,是中共人大「香港國安法」立法的大方向判斷;其次,無論是否進入什麼規模的戰爭或者是非戰爭,哪怕是妥協對西方大賠款,香港也是一個不能退讓的橋頭堡。對於香港的「一國兩制」,在目前形勢下高度自治對中共來說就等於是反叛,就等於幫助西方國家自動佔據了對中共衝突的前沿陣地。而香港的公民社會意識、民主精神,對大陸從高官權貴到沿海發達地區居民的影響力,是中共極權無法完全控制的,不全面控制香港,就非常容易突破「港獨」的聲音,突破深圳河,影響大陸。這就是當下中共推「香港國安法」立法最大的歷史背景。

看中共設立「香港國安法」「小九九」是怎麼打的

江峰分析了中共在當下背景和判斷前題下,中共敢於設立香港國安法它的考量因素:

第一,疫情之下,國際社會對香港的關注度下降,香港社會對群聚的恐懼,以及對街頭運動的熱度下降;

第二,由於疫情讓整個世界經濟跳水,中共的對外經濟遭受重大打擊,外貿投資總量迅速縮水,香港作為金融窗口的功能下降;

第三,這次「兩會」李克強的報告,已經明確要過緊日子了,這與一個月前鑼鼓喧天地鼓吹「全面小康」的政治宣傳背道而馳,說明中共的確是撐不下去了,在國際壓力和內部壓力極度加強的情況下,閉關鎖國,至少封堵國內外直接聯繫、控制香港,讓香港國際化都市的金融貿易功能讓位於維穩閉關鎖國的政治需求,對中共更為重要。

第四,香港的金融地位、國際化大都市的地位,因中共的折騰已經嚴重下降,中共對於香港投資集散地的需求大大減少。目前,來自國際上對香港問題有實質性制約力的,只有美國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而裏面對於香港的約束,在於對香港特殊關稅優惠地位的確定。既然現在的經濟和政治現狀下,對香港自由港地位的依賴不再重要,美國的這一項制約條件的殺傷力就不那麼大了。與中共對政治穩定的考量比較,顧慮香港成為搞亂大陸的源頭,中共則不惜毀滅香港的繁榮了。一百年前給你一個漁村,一百年後收回一個漁村,一點兒不影響皇上端坐皇城。

第五,美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對於香港官員的制約是有約束力的,很多建制派因此不敢動,無論是立法階段還是執行階段,都會遇到重大阻力。那麼把香港國安法這事拿到北京,人大會堂一關門,今年外國記者幾乎沒有,幾千人黑壓壓的誰舉手,誰沒舉手,美國懲罰誰去?中共搞暗渡陳倉。因此北京人大立法可以繞開美國《香港人權法》的有效打擊。這就是中共敢於下重手,不怕美國的手中王牌《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原因。

第六,中共判斷美國方面不會迅速有效反制的原因是這樣的:還有兩個月左右就要進入總統大選衝刺階段,美國社會在這個階段會是最分裂的時候,民主黨勢必會在川普具體執行懲罰中共香港問題上制約川普;另外中共已經主動在停止報復性關稅和購買農產品上取悅川普,認為商人川普看重原有中美貿易協議的政治資本,會在香港問題上作出軟化表現;尤其是香港有80000多美國人,1300多美國企業,幾乎所有美國大型金融機構都在香港擁有辦事機構甚至主要業務基地,川普會在如此差的美國經濟環境下投鼠忌器。

「斬立決」:美國早有籌劃、強硬表態,制裁方法多樣

江峰說,事實上就在人大立法的事情剛出來,從21號到22號,美國與歐盟相繼發表嚴厲聲明。以國務卿蓬佩奧名義發布的聲明明確指出:如果北京強行推出涉及香港的國安法立法,美國必將重新評估香港的特殊地位。中共認為會顧慮重重的川普,竟然也在第一時間出面,用他特有的口氣說:「沒人清楚它那個法案內容,但若此事發生,我們會強力解決這項問題。」而與川普總是意見不一的民主黨籍的眾議院議長裴洛西第一時間表示:北京是在嘗試中止香港的「一國兩制」。

所以中共認為的美國在香港問題上的政治分歧不但沒有發生,甚至可能遲緩猶豫的川普總統也斬釘截鐵地明確發聲,他那個態度照我們的大白話來說就是:你敢幹,我就收拾你!

中共也許依然沉醉在其「21世紀是中國的」黃粱一夢當中。其實這次的疫情已經讓全世界看得很清楚,跟中共走得越近,越依賴它,收到的傷害與侮辱越大。美國總統川普計劃在第二任期內開展的全面對抗,不惜中美脫鉤,已經因為中共自己的張狂,提前進行了,你還按照三個月以前的判斷,不蠢么!

江峰指出,其實美國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之外,美國還有更多應對來制約北京人大設立「香港國安法」,蓬佩奧和美國議會也是早有預備。蓬佩奧延遲遞交香港自治狀況報告,目的就是要看中共「兩會」將如何動作,中共要耍小聰明早就看透了,就在北京公開要推動港版「國安法」幾小時後,美國就聲明將推出法案制裁任何侵蝕香港自治的實體和官員,誰執行懲罰誰;跟這些官員和他們的公司做業務的銀行也要接受懲罰。這一招就厲害了,美國控制全球銀行交易,誰若按照中共國安法到香港抓人,誰若租給北京來的國安寫字樓,銀行給不給你開戶都成問題。相信美國更廣泛、更升級的制裁條令還會不斷推出,就看中共走到哪一步了。

中共對香港社會民意「反送中」時誤判,推「國安法」它再次誤判

江峰說,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中共遭遇了香港民眾堅決和持久的抵抗,過程中中共摧毀香港經濟、撕裂香港社會,殺害香港年輕人;中共在國際上丟盡顏面,香港區議會選舉灰頭土臉。更重要的是,中共最終丟掉了花費氣力打造的台灣統戰局面,台灣幸運地選擇了徹底拋棄中共。

香港「反送中」運動自2019年6月到今年2月延續半年多,年輕一代本土派/民主派基本盤的政治取態並沒有發生任何變化。中共對疫情的處理,使他們更加堅定認為:只有堅持反共情結,並自覺跟世界「去中共化」的大勢融合在一起。

香港民陣已經開始召集一輪新的遊行,他們說:疫情期間,民陣以及好些主辦集會的朋友都愛惜港人健康,縱然滿腔憤怒,我們還是暫緩了很多社會行動,我們知道,民陣當年成立的關鍵,就是董建華基本法23條立法,而那一次,也正好是在薩斯瘟疫之後;這一次,是在更大的新冠病毒瘟疫之後,來一個更壞的「國安法」。民陣說:「無論你是黃絲還是藍絲,為了香港的人權民主、自由法治,甚至只是為了你的飯碗,你都應該要站出來!」

中共媒體在拿一些西方國家的安全法舉例,似乎想證明中共為了國家安全的名義通過這樣的法案無可厚非。可是我們知道,一首採茶民謠能被整成了十送紅軍,一個青年男女愛情的信天游也能被弄成了東方紅,又有什麼樣的事情不會被歪曲,成為愚弄、鎮壓人民的借口呢?在中共眼裡,香港人比台灣還要壞,所有香港人都逃不過三類人,英國殖民地培養的、1949年跑過去的、大逃港逃過去的。「國安法」來了,你要講高度自治你就是港獨,你要說民主自由你就是顛覆國家,不管你今天是藍絲還是黃絲,「國安法」來了你的自由尊嚴喪盡。

香港的年輕人黃之鋒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說:要和共產黨斗長命,和習近平斗長命,大家心知肚明,以它的獨裁專權,只要他一天還是中國主席,香港有民主的機會都是零。我們就看看,香港千禧後的一代長命,還是習近平做主席做得長。

江峰說,這是香港年輕一代的決心,而且很多人比我更勇敢。

江峰節目中還分析了中共「中國製造2025」、「千人計劃」和「一帶一路」,是怎樣從一個愚蠢走向另一個愚蠢,從一個失敗走向另一個失敗的。希望更多了解,請看以下視頻。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辛吉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