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小粉紅告誡留學生:回國後幾近家破人亡

—小粉紅告誡留學生:回國是一個多麼糟糕的決定

作者:

在美國留學期間為小粉紅的王然,回國後遭司法迫害,已在家破人亡的邊緣(圖片來源:王然自媒體)

在中國內蒙古,一名捨棄美國綠卡回國的海歸女碩士為父母伸冤,控訴遭司法迫害幾致家破人亡,曾自認是「小粉紅」的她,告誡留學生們千萬不要聽中共宣傳回國,但其文章僅貼出4個多小時即遭維穩查刪。

在內蒙古包頭市,30歲的海歸女碩士王然周五(22日)撰文稱,她放棄美國綠卡回國,換來的卻是被這片土地狠狠的踐踏,幾乎家破人亡。

王然的父親王永明,曾涉及包頭警方辦理的一宗涉黑案。她是美國肯塔基大學金融系的本科生,伊利諾理工大學金融系的碩士研究生,曾就職於北美信託,在美國學習和生活8年之後,2016年因重病父親的要求,放棄獲綠卡的機會回國。

去年4月,王永明被包頭警方以涉黑的罪名立案,此後,其母親也被抓,王然被迫開始以一人之力為自己的父母四處奔走。

王然把自己的經歷寫成文章放在社交平台,但這篇文章僅貼出4個多小時就被刪除。她承認自己曾經是海外「小粉紅」,曾經很愛國,並天真的相信祖國有法制,直到其父親王永明案發,父母被抓,求助無門,她才明白選擇回國是一個多麼糟糕的決定!

王然說:又被刪了,總共存在了4小時22分鐘。其實我心裏很失望,因為在我回國以前,我其實是一個「小粉紅」,就是很熱愛這個國家。我以前對這個世界的看法有多幼稚,就是現在這個世界傷我有多重。我真的是想不到我會跟公檢法三家對抗去救我爸媽。如果再有同學問我回來以後感受怎麼樣,我可能會告訴他們,千千萬萬不要回來,跟你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樣。

她表示,自己在美國留學生活8年,弟弟也是在英國留學4年獲碩士學歷,但在海外期間,他們看過一些關於中國沒有法制和人權的新聞,但是她不相信,甚至認為台灣和香港學生批評中國是因為被蒙蔽了,直到自己親身經歷司法迫害,才明白原來被蒙蔽的是自己。

王然說:我曾經從YouTube上看到一些(關於中國的負面新聞),但是我不相信,不願意去接收這種負面的東西。並且我曾經有些同學是台灣以及香港移民過去的,其實他們有很多認知跟我是完全不一樣的。當時的我看來,就是他們的思想是被蒙蔽了的,就是我們中國現在已經發展得很好了,不會有這種問題,他們不了解現在的中國。現在我突然有意識,對方沒有被騙,是我自己被騙。

王然回國後遭司法迫害,她的父親王永明生命垂危,但依然被羈押在包頭一家醫院的骨科病房裡(圖片來源:王然自媒體

王然認為,她父親因為拒絕當地公安王剛的敲詐勒索,所以導致其報復陷害。他們舉報王剛已經半年了,但都沒有任何結果。她理解舉報自己父親的人,她認為法律原本可以甄別真假。她也不認同父親私生活的不檢點,但這都不應作為公檢法構陷自己父親的理由。現在被羈押在醫院的父親生命垂危,連腎移植後的抗排異的葯都無法得到。

王永明的代理律師徐昕指出,王永明的民間借貸行為,被包頭警方以黑社會案件辦,並偽造證據構陷王永明放高利貸致人死亡。徐昕認為,無論王永明是否犯罪,以及犯下何種罪行,都應該由法院獨立認定,並且生命垂危的他獲得救治,也是司法人道的最基本要求。

徐昕說:他是普通貸款,最高法院保護的36%的年利率啊。這個案子呢,連指控的犯罪,基本上都是不構成的。他的生命垂危,已經拖延了一個多月了,如果再不治療,可能就是死在醫院。無論這個人犯多大罪,也應該讓人治病,這是司法人道和司法文明的基本要求。

代理律師馮延強也指出,當地公安將一個抑鬱症自殺的人,強行認定是被王永明的高利貸逼死,並讓人以死者的名義偽造遺書嫁禍王永明,辦案機關這樣做,本身就屬於嚴重的犯罪行為。

但迄今為止,包頭市東河區公安分局都沒有回應本台的採訪請求。

近年來,中國動用龐大的外宣和統戰力量在海外留學生中進行愛國宣傳,很多留學生也傾向於聽信官方宣傳,而對自由世界的資訊進行自我審查。但越來越多的案例顯示,回國後的他們,很快成為官方踐踏人權的受害者。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