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謝田:習近平左右搖擺 里外難做人 還有選擇么?

有報道指,目前國際社會已經達成共識,譴責中共的浪潮已形成了合圍之勢,中國已經成了「孤島」,中共政權岌岌可危。那麼,作為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還有選擇嗎?本台記者就此採訪了美國南卡來羅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博士。

有報道指,目前國際社會已經達成共識,譴責中共的浪潮已形成了合圍之勢,中國已經成了「孤島」,中共政權岌岌可危。那麼,作為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還有選擇嗎?本台記者就此採訪了美國南卡來羅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博士。

記者:謝田博士,您好。您認為這次從中共病毒疫情全球爆發的過程中讓世界人看到什麼?

謝田:這個事情如果從30年前看,1989年六四的時候,那次中共在天安門屠殺的時候,就讓全世界震驚,就是說人們都不敢相信這個中共居然敢這樣出動坦克、軍隊來對付手無寸鐵的學生,在光天化日之下,在首都的心臟地帶公開殺人。它殺的人數當時西方社會也有一些情報在了解,我知道有人說是美國帶出來的情報說在北京木樨地至少死亡3千人。針對天安門屠殺,西方社會馬上第一反應是對的,馬上對中共進行制裁,各種各樣的制裁,美國撤銷了軍事合作,開始制裁。但是很遺憾的很快一兩年以後,從韓國開始,還有當時美國總統,然後其他國家就慢慢的放鬆了制裁。

過去這30年人們不僅各國政府,把中共的這些本質性的惡劣的這種殘暴的行為,都漸漸了忘了。像《聖經》里講的:大淫婦用他它的血,它的酒把地上的人都給灌醉了,地上萬國的官員,商人全都灌醉了,都迷惑在裡邊。我們看到就是中共30年來,在西方開放了以後,用國際化,利用美國市場賺很多,用幾十萬億錢來收買腐化全世界。讓全世界各國都慢慢忘去了中共的殘暴,也故意淡忘了中共嗜血的現實。

香港的形勢讓人們突然一下又開始又回憶起來了,大家覺得共產黨這麼多年,看起來像紳士一樣,但實際上本質還是流氓,流氓穿上紳士的燕尾服,但是它行徑上本質上還是流氓。我覺得就像神的安排一樣,就是再次讓世界,讓西方清醒,這個共產黨政權就是個嗜血的政權,為了它自己的權力,可以對年輕人大開殺戒。

這個似乎還不夠,至少在西方好像看來,不管是天安門也好,現在即使是香港,香港現在也是中國的一部分,在國內大開殺戒,它自己用新聞在封鎖掩蓋,外界仍然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我覺得還是沒讓全世界完全清醒,也沒有對中共在香港的殘暴有所反應。美國雖然通過了香港人權民主法案,實際上我看現在美國政府還沒有真正開始實施,也沒有真正去追究林鄭和香港警方的那些行為。香港警方現在看來根本就是完全是中國大陸的公安國安的那種和加上城管這種流氓的做法,把大陸那一套完全拿到那邊去。但是不管怎麼說還是一個你說是中國國內的事務也好,還是沒有讓全世界清醒過來。

這次疫情我覺得你再不清醒的話,你裝睡都沒辦法裝睡了,又是因為中共邪惡的隱瞞,視人命為草芥,一切從它自己的權力和地位,維護它的權力和地位,維護它自己的那些財富着手,不惜可能是高達幾十萬人無辜的死去。這次我覺得也是天意的安排,讓瘟疫從武漢開始,然後擴散到全世界各地,讓人們清楚的認識看到這個瘟疫一路走過來的痕迹,中共的隱瞞和欺騙和殘暴,它在從六四到鎮壓法輪功,到鎮壓香港,這一系列它從來沒有改變它的邪惡的本質,從來也沒有因為跟國際社會高度的融合,開放進入國際市場,變成國際供應鏈的一部分,或者也似乎學到了那些文明社會的一些表面的形勢做法,但實際上本質上還是一個強盜流氓。

它的掩蓋和欺騙和邪惡的本質,現直接的讓西方各國,從美國到意大利,到英國,直接讓你感染上百萬人。並且在60-70天內,讓經濟一下子掉到十幾個百分點。讓失業率美國從3.5%的失業率增長15%,甚至20%。美國有三千萬人口,三千萬人失業,相當於美國整體整個人口的十分之一,相當於就業人口的五分之一,每五個人就有一個人失業,從來沒有過。從1929年以來,沒有見過這麼大的災難。比起1929年災難,我們現在看來至少是你可以找到它的原因,慢慢累積到這個程度,然後你又知道從哪個地方發起的,最後是什麼人需要承擔責任,什麼原因都很清楚。

這次(疫情)毫無徵兆,好好的一個人類社會,一下子就全部就關閉,連大自然的鳥,動物都知道,人類突然一下不動了,它們都出來佔領人類的街道,人類的生活空間。空氣污染也減少了。

不管怎麼說,我想這場瘟疫,從中共傳出來的中共疫情,讓全世界,從道義上,再一次知道了中共邪惡的本質,它永遠也是靠欺騙謊言,也永遠用暴力來維持。還有讓西方從經濟上,狠狠的挨了一刀,你不清醒都不行,因為你已經失血了,已經大出血了,因為流血會死去,你再不清醒,再不開始正視你邪惡的敵人的話,那你就要完蛋了。我覺得這個就是這一次疫情讓世人看清的事情,你可以看到這個神的安排,一步一步的升級,一步一步的明確,一直到最後,你做為任何一個人,現在全世界的人都不得不面對中共的時候,你做出一個明確的選擇,你到底站在哪一邊?

記者:現在世界各國要求調查疫情真相,要求中共索賠,有人說是在圍剿中共。您怎麼看?

謝田:是圍剿中共。首先人們從道義上已經在圍剿中共。美國有一個研究機構,他們一直在跟蹤調查,幾十年來美國人對中國的看法,正面負面的看法,現在已經66%的人對中共有非常強烈負面的看法,這是歷史的新高。即使中共經營了那麼多年,即使中國很多產品賣到美國來,中共那些媒體,中共的代理人在美國散布和收買很多人,但是美國的民眾三分之二的民眾對中共極為反感。從道義上,全世界都知道,中共做了什麼,中共對疫情的傳播要負責任。

政治上我們可以看到,美國政府對中共的看法已經形成了巨大的改變,從貿易戰開始到現在,他們現在都在追責,從川普總統到國務卿,到各部部長,都要求追責。

經濟上,索賠從英國印度到美國,到各國,現在的索賠越來越形成浪潮,我上星期寫了篇文章,估算了一下,現在所有的各國的那種經濟上的索賠加起來已經達到了60萬億美元,最後全部這些都塵埃落定了,最後死的人數全部都統計出來,經濟上損失全部都統計出來,我覺得可能會達到上百萬億美元。

在全世界圍剿中共的話,不光是從政治上,道德上,道義上,還有經濟上,還有同時在軍事上。美國一邊在繼續調查疫情,也積極的在南海東海台灣海峽,我們看到這些中美的海軍軍艦那些對峙,都非常明顯,也非常直接,很多警告的氣氛,從美國的各種長程的轟炸機,隱形的轟炸機,高速轟炸機、偵察機到航空母艦,那就是軍事上的準備也在一步步進行。

中共內部現在也是彼此的內鬥也越來越嚴重,他·們感到壓力,也感到了軍事上的,經濟上和政治上全方面的壓力。這個我想中共應該是難逃這一關,難逃此劫了。

記者:我看網上也看到有傳聞說圍繞疫情,中共高層內鬥也加劇,更加激烈。

謝田:我覺得這個習近平先生或者習近平博士,我們稱他博士,他的很多做法就是讓人不解。我們顯然看到在中共內部有兩派了,一派就是很頑固的左派,就是要回歸毛時代、文革時代這些人。這些人可能以薄熙來這些人為代表,他們可能對習近平顯然嫌他不夠左,也不相信他。另外一派我覺得你可以說是親美派也好,務實派也好,可能像這些劉鶴、汪洋和李克強這些人,至少是比較清醒的認識到中國的國力其實非常虛弱,不是像左派那些筆杆子那些王滬寧之流的,他們渲染的那樣什麼大國,強國,崛起呀什麼這些。他們認識到中國的現實,認識到中國和美國的差距,是這些頭腦比較清醒的人。

其實在從中美貿易戰我們就看到,它的兩派斗的非常激烈。比較開明的這一派他們也看不出習近平能夠真正在做他們希望做的事情。就是說實際上習近平可能還是在中間左右搖擺或左右安撫,但是左右對他都不信任。他多次遭暗殺或暗算也好,我們有的時候看它媒體上比如人民日報或者外交部、對外經貿部、國務院,它這些各種不同渠道,或者是內部的,大外宣和外部的環球時報這些,經常會放出這種互相矛盾、互相衝突的那個訊息。並且一會兒給他戴高帽,一會兒又開始給他貶低。

他自己抓貪官,他反腐,他本來是有一個很好的機會,那時候他也得川普大力的支持。他如果那個反貪腐的事情一直做到底,把江澤民、曾慶紅,江派人士和共產黨最左面的頑固所有的勢力一網打盡的話,他現在就不會走到面臨現在這個結果。現在他再去追打那些人呢,他可能有點力有不逮,他已經恐怕自己的力量也不夠。並且那邊也看出了他的那個猶豫不決的弱點。那現在他不跟他們那邊走的話呢,向這邊他又沒那個魄力。所以就是我們看不出來中共這個領導人他現在想做什麼。

一會兒他又露出來什麼要效忠黨或回歸什麼初心,保有他的初心,作為挽救共產黨的一個旗手起手來出現,實際上是他自己在支撐這個萬惡的崩潰的共產黨。那他只要一放棄它(中共)的話,實際上這個就會順應民心,中國的這個政治局勢就會有所改變,就走出這個困境。你其實看的是他好像一面在加速共產黨的滅亡,他做的很多事情讓共產黨越來越失去人心,他得了個外號叫「總加速師」。但是從另外角度講,他又好像又是一個總保護使,似乎在挽救共產黨。

我覺得他有一些事情有時越走越遠,越走越壞,比方在迫害法輪功的事情上,他沒有一個真正的很好的態度。在這個迫害基督教、迫害維吾爾族人穆斯林上,讓西方列國看到這些教堂一個個的十字架被拆毀、教堂被焚毀、聖經被燒掉,你這些都是讓人覺得這個人是整個一個徹頭徹腦的一個反神反天,就是說邪惡的一個團體。他把共產黨這種與天斗、與神斗,並且盲目自大,不顧一切地往前沖,再加上自己什麼一尊也好或者是終生權力也好,這些都糾纏在一起,這真是一團亂麻。讓他自己也非常危險,讓整個中國的經濟很危險,中國老百姓人生、民生都非常危險。所以很多人認為他把一步好棋,一手好牌,我們要看的話兩三年前的實際上是一個很好的牌,現在越打越亂,現在他幾乎已經沒什麼牌出了。

比方中美貿易戰上,有人說還有什麼強硬派認為中國可以退出來,可以強硬一點,或者可以重新跟美國討價還價。這些人連自己的一個實力,自己在國際貿易中的地位都不知道。他如果真是敢撤出來,明目張胆的違約的話,川普的關稅一上來,45%關稅五千億美元一上來,中國經濟馬上就全面的崩潰,跟世界全面的脫鉤。那個時候的失業人口就不是現在的七千萬到一億多,一億多到兩億人,要三、四億人口全部失業。那個時候就現有巨大的災難了。

記者:還有,最近網上有視頻曝光,中共僅僅在三年「自然災害」中就餓死高達9千6百萬人……有文章發表說,再加上這次疫情,全球對於中共的殘暴和共產極權體制有了進一步的政治警覺。您怎麼看?

謝田:是啊!我們以前都認為中共導致了八千萬人死於非命,包括三年自然災害有幾千萬人,文化大革命有幾百萬人、幾千萬人,然後到各種反右,就是鎮反、三反、五反,鎮壓法輪功、六四,加起來是八千萬人。我們知道正好中共的黨員也是八千萬人,就是說你一命還一命都還不完的。現在看來事實上,如果這個數字是真的,三年自然災害就餓死9千6百萬人的話,等於說中共讓中國人死亡的人數可能要高達一億五千萬人!這個太驚人了,但是我並不感到特別奇怪。當然我們會關注會繼續去證實這個數字。

但是,這個數字被證實是真實的話,我一點也不感到驚訝!因為就這一次的武漢瘟疫我們就可以看出來,武漢瘟疫中國說的那個幾萬人。你能夠看看美國的這麼先進的設施、先進的防衛、先進的隔離政策之下,有多少人感染?多少人死亡?然後全世界的數字,我們用全世界的這些感染率和死亡率乘起來,然後回推中國的死亡人數的話。我想就這一次可能就是幾十萬人、上百萬人的死亡。所以中共在以前的這些幾千萬人、上億人,現在又加上新的血債。那這個基本上中共還都還不清,這些中共黨員想還都還不清。就是這個喪盡天良,就是說傷天害理,歷史上都沒有任何一個政權無出其右的。

記者:還有文章說,中共病毒使全世界整個人類常規生態瞬間被破壞,這是中共政權向全體人類敲響了警鐘,其實也敲響了自己的喪鐘。您認為習近平還有退路嗎?

謝田:我不知道習近平能不能聽進去別人的勸誡,他可能現在都很難聽進去。或者他周圍那種王滬寧這樣的人,它這個體制,也讓他可能聽不見外面真正的振聾發聵的聲音,或者有良知的聲音。那就是他個人的悲劇。我覺得他現在如果還能夠做出明確的決定,馬上宣布解體共產黨,宣布共產黨違法,清算共產黨的邪惡、罪惡,然後可以從武漢瘟疫這個事情作為一個例子,再追悔就像當年葉利欽和戈巴喬夫一樣。

我們看到實際上東歐各國解體共產黨以後,它也沒有發生大規模的動亂,就一陣短暫的震蕩之後,社會也非常平穩過渡過來。那中國實際上就面臨這樣的一個歷史的機會。他現在可能還有機會,但我是個人認為機會可能已經越來越少了。現在他面臨的是共產黨內部的鬥爭的壓力,現在也面臨著外部的壓力,世界各國包括川普總統

你看川普總統對習近平的那個評價。他從最早說什麼我的好朋友,老朋友,到後來他不確定是不是朋友?最後他現在不確定怎麼樣。最近川普因為中共疫情對中共非常惱火,中共掩蓋讓他惱火。他說:我根本不想跟習近平對話。他連講話都不想講。川普我看他還是一個很善良的就是一個比較能夠容忍的美國總統。就是說,如果這樣的人他都不願意跟中共再交往,不願意跟中共接觸,並且世界各國,剛才我們提到了從經濟、政治、外交、道義上的追討或圍堵,再一步步加劇的話,那沒有人會幫助習近平。他的最後機會,可能就是轉瞬的幾個星期、幾個月。他再不動作的話,那他就是跟着中共一起滅亡。

如果他能做出正確的決定,上天有眼可能還會有機會,還是有機會但是你看到就是說,機會越來越小,越來越渺茫,能夠幫助他的力量也越來越少。那他如果跟着中共一起走下去的話,對他個人是一個悲劇,那對整個全中國來說,老百姓來說可能都是一個,進入很不幸的階段。

尤其現在我們看到,中國經濟現在崩潰之中。並且那些瘟疫的影子,第二次瘟疫來臨的影子,其實也像「達摩克利斯之劍「一樣,高高的懸在中國人民頭上。我想這個已經是全世界人的共識,就是說第二場瘟疫,不管是那種政界人士、醫療界人士,各種各樣的專業人士,人們內心都在擔心,都知道都隱隱的覺得這個第二次肯定會來,來的時候肯定會更猛烈。那就是對中國人民來說,對全世界人民來說,可能最後的機會都不多了。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