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何清漣:美國疫情成為民主黨的大選利器

作者:
武肺疫禍讓民主黨看到了希望,鼓吹拜登是領導美國人抗疫的不二人選,希望疫情延續到大選之後,極力反對經濟重開;將疫情追責的重點放在川普抗疫不力而非中國;極力感謝中國的援助,紐約州長與新州市長在疫情來源上信口開河,讓CCTV如獲至寶。

疫情在美國發作時,民主黨當家的著名藍州紐約、加州、新澤西等全成了重疫區。(湯森路透)

如今,澳大利亞、英國、法國都宣布了逐步解封計劃,分階段恢復經濟活動。只有時逢大選年的美國不同,民主黨認為,疫情越嚴重,政治翻盤機會越大。因此美國兩黨現在分別在打兩場戰爭:美國政府與國會的共和黨議員在忙於防疫並向中國追責;美國民主黨及左媒則是白宮主張什麼就反對什麼,在主張疫情的罪魁禍首是川普的同時,不忘稱讚感謝中國。

民主黨競選主打:拜登能領導美國成功抗疫

疫情在美國發作時,民主黨當家的著名藍州紐約、加州、新澤西等全成了重疫區。其中原因,我在《內因篇:美國為何必然被武肺攻陷》一文中已說得很清楚。自4月下旬開始,民主黨四大重量級人物——美國前國務卿希拉蕊·克林頓、眾議院議長南茜·佩洛西、前總統奧巴馬先後表示,他們支持拜登競選美國總統,理由相同:只有拜登才是領導美國人民抗疫的不二人選——這話實際上是公開宣示:美國的疫情必須持續到2020年11月大選之後,讓拜登出場領導美國人民抗疫。

民主黨人認為,拜登才是領導美國人民抗疫的不二人選。(湯森路透)

民主黨各州對這一大選方針心領神會,不少堅持本州疫情嚴重,不能重開,紐約州乾脆將疫情期間所有死亡者算為武肺染疫者,以誇大本州受損程度。逢川必反的那些媒體大肆渲染川普重開經濟是完全不顧國民安危。更有趣的是,以反川為己任的《紐約時報》,在美國宣布封鎖疫區與社會疏離時,連篇累牘地發表評論、採訪,談這些措施對人權與個人自由的傷害,將導致低收入者生活困難。4月份美國失業率達14.7%,一方面批評這種失業率超過大蕭條時期,一方面又對主張重開經濟的人持強烈批評態度。

川普總統當然明白背後原因,在與民主黨州長們較量了一番之後,終於在4月16日在與各州州長召開的電話會議上公布了關於重新開放經濟的指導意見。川普表示,一些州可以在5月1日之前重啟商業活動,開放學校。據美媒報導,這份長達18頁的「重新開放美國」計劃確定了美國一些地區允許僱員重返工作崗位的必要條件。建議各州在新冠肺炎病例出現「下降的軌跡」之後再放鬆「居家令」,分三個階段重新開放。雖然川普在此之前曾宣稱自己有「絕對權力」要求各州復工,但他在當天的發布會上稱,這個計劃只是指導性意見,由於各州情況不同,州長將自行做出相關決定。

民主黨為何要反對重開美國經濟?

重開經濟成為一個話題,背後實為民主黨在考量自身利益。

美國勞工統計局5月8日公布的資料顯示,美國4月份的失業率飆升至14.7%,這是自大蕭條以來的最高水準。一個由多家保守派團體組成的「拯救我們的國家」(Save Our Country)於4月27日正式宣布成立。這個聯盟通過遊說白宮、國會、州長和地方官員以及為反對居家令的抗議活動提供支持,發表研究報告和資助廣告宣傳等方式,推動各州儘快重啟經濟、復工復業。

該聯盟領導人之一斯蒂芬·摩爾(Stephen Moore)是美國著名的保守派經濟評論員,他不僅是特朗普總統在2016年的競選顧問,也是白宮應對新冠疫情經濟顧問團隊的成員。摩爾認為,如果繼續停止經濟活動1到2個月,美國將進入大蕭條,這不僅會摧毀眾多民眾的生計,還會造成成千上萬的人因吸毒、心臟病、抑鬱症等跟經濟受挫有關的問題而死亡,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讓經濟恢復運轉,但這個過程應該分區域、逐步進行。摩爾說:「我們敦促州長們採取最好的醫療行為,把拯救生命放在首位,但也要以明智、有效和注重健康的方式推動經濟恢復運轉。」

美國兩黨之間的競爭陷入惡性攻訐,對於民主黨來說,凡是川普贊成的,就必然要加以反對。(湯森路透

不幸的是,美國兩黨之間的競爭陷入惡性攻訐,對於民主黨來說,凡是川普贊成的,就必然要加以反對。民主黨與川普之間的競爭,主要輸在經濟上。川普2020大選的王牌就是他上任以來美國經濟持續向好,GDP三年來保持連續增長、2019年失業率曾降低至近50年最低的3.5%,在這種情況下,民主黨想在大選中獲勝幾乎沒有可能。終於,中國為民主黨送來了一次戰勝川普的機會,摩爾們憂慮擔心的不良後果,正是民主黨希望出現的「美國現實」。

誰是疫情的製造者?兩黨各有答案

其他各國認定的武肺疫情製造者只有中國,但美國不同,共和黨認定是中國,民主黨認定是川普。

5月10日,美國白宮國家貿易和製造業政策辦公室主任納瓦羅在Fox的周日早間期貨的採訪中斥責中國,美國總統川普「用三年時間打造出世界上最強大、最美麗的經濟體」,但「中國用60天就把它摧毀了」,直言中國在WHO的庇護下,向全世界隱瞞了病毒,「向世界播下可能成為流行病的種子。」

5月9日,美國17州檢察長要求國會就武肺疫情問責中國。信中寫道:「國會聽證會對於我們國家瞭解新型冠狀病毒的起源以及中國政府欺騙國際社會的行為至關重要,……最近的報告表明,中國共產黨政府在囤積個人防護裝備的同時,明知故犯地隱瞞了有關病毒嚴重程度的訊息。」

目前簽署的所有17位檢察長都是共和黨人,主要發起人是南卡羅萊納州檢察長威爾遜(Alan Wilson)表示,他歡迎民主黨的州檢察長加入連署。直到我寫這文章時,未聞有民主黨州願意參加這場問責,這個黨從上到下,正在忙着打內戰:新冠病毒大流行都是川普的錯,他害了每一個人——拜登在亞利桑那州,佛羅里達州,密西根州,北卡羅來納州,賓夕法尼亞州和威斯康辛州等六個戰場州新投放的廣告,傳達的就是這一說法。民主黨全然忘記了自身在疫情初起時是如何做的。

民主黨州長甚至完全不剋制自己,經常要表達對中國的感謝之情。美國在中國疫情發生後接僑時就帶去裝滿飛機貨艙(接僑機由貨運飛機改裝)的援助物質,中國卻堅不承認,硬說沒收到美國政府一分錢援助,紐約州州長安德魯·科莫一方面將呼吸機收藏在倉庫里不用,罵川普不給他呼吸機(後被揭穿),但卻在4月4日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中國捐贈的1000台呼吸機將在當天抵達紐約甘乃迪機場,他非常感謝中國政府,中國駐紐約總領事黃屏、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和蔡崇信提供的幫助。當美國各界向中國問責索賠的聲音四起之時,庫莫卻在4月24日的例行發布會上說,調查顯示,就紐約州而言,新冠病毒是從歐洲傳入的,而不是中國。新澤西州貝爾維爾市市長邁克爾·梅爾哈姆表示,自己在2019年11月就已感染新冠病毒。中國對美國民主黨政客們這些說法如獲至寶,立刻在CCTV上大加宣傳。

紐約州州長安德魯·科莫多次感謝中國捐贈防疫物資。(湯森路透)

庫莫這一說法完全罔顧事實,根據紐約市官方機構 NYC Health報告:2月2日就出現了幾個病例,第2、3例均去過中國。紐約淪為美國第一疫州,該州州長庫莫難辭其咎,他既視封城為「美國內戰「,在社交疏離上執行也非常馬虎,各種稀奇古怪的違反社交疏離規定的事件經常發生,而且違規者動輒就稱自己遭遇種族歧視,以逃避懲罰。紐約市警察局資料顯示,在市警開出的違反社交距離的傳票中,有80%屬於非洲裔與西語裔;在3月16日至5月5日期間開出的374張傳票中,有193張屬於非洲裔,111張屬於西語裔,但作為美國第一疫區的檢察官,卻有不止一位檢察官拒絕起訴這些違規者。

紐約州的防疫如同未防,但該州卻以保護本州居民的生命安全為同,極力反對重開經濟。加州的商業已經恢復了65%以上,但在疫情期間堅持召開馬拉松大賽的洛杉磯卻堅稱還要數月才能重開經濟。民主黨的州長們行為為何如此奇怪?只有一個原因:利用疫情打擊川普,奪回白宮。

5月18日正值WHO大會召開之際,全球116個國家支持對武肺病毒疫情的起源和大流行問題進行獨立調查,只有中國反對這種調查,認為現在進行這樣的調查還為時過早。在疫禍最嚴重的美國,民主黨以各種方式感謝中國,並刻意將本國追責的重心放在本國總統「抗疫不力」這一點上,正好配合了中共為逃避責任所採取的一切行動。

※作者為中國湖南邵陽人、作家、中國經濟社會學者。現今流亡美國,曾任職於湖南財經學院、暨南大學和《深圳法制報》報社。長期從事中國當代經濟社會問題研究。著有《中國:潰而不崩》、《中國的陷阱》、《霧鎖中國:中國大陸控制媒體大揭密》等書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