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袁斌:敢言學者吁 兩會代表棄偽憲法制真憲法

作者:
「一個國家不可能通過一部偽憲法,來實現政治體制和社會治理的現代化。」在張學忠看來,這樣一部憲法無法保障國民的各項公民權利,也無法約束政府權力,民生當然不可能得到政府的重視。

2019年4月4日,於6年前被華東政法大學解聘的法律學院副教授張雪忠(中)被上海楊浦區司法局告知,因他幾年來未轉到新律所,因此決定註銷他的律師執業證

中共兩會即將召開前夕,以敢言著稱的原華東政法大學副教授張雪忠公開致信中共「兩會」代表,呼籲他們「儘早啟動國民制憲程序,努力實現政治和平轉型」。

張雪忠在公開信中直言,中共兩會代表不是中國人民自由選舉產生的,因而都是偽代表;中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不是由全體國民自由選舉產生的,因而並不是一個可以貫徹全體國民政治意志的正當的代表機構;而中共「憲法」不是中國人民用來創設和規範政府權力的根本法,只是執政黨用來組建和運行自身政權的操作手冊,因而是一部偽憲法。

「一個國家不可能通過一部偽憲法,來實現政治體制和社會治理的現代化。」在張學忠看來,這樣一部憲法無法保障國民的各項公民權利,也無法約束政府權力,民生當然不可能得到政府的重視。他以這次疫情為例說:「這次新冠疫情的爆發,給各國民眾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衝擊,也帶來了很大的困難,人們大都沒有事先做好心理和財務上的準備。在這種情況下,從各級財政中勻出一些錢發給民眾,幫助大家渡過難關,是很多國家民選政府的普遍做法。但在我們國家,整天高喊『執政為民』的政府,卻恰恰不願這樣做。為什麼會這樣?因為讓各級政府、各種衙門將到手的肥肉拿出來,實在是太難了。相對而言,忽視民眾的需要和訴求更為容易,因為各級政府官員都不是民眾選舉出來的,都不需要謀求民眾的授權。民權沒有落實,民生卻可以得到政府的重視,這樣的情況古今中外都是從未見過的。」

張學忠認為,由於缺乏一部真正的憲法建立現代政治體制,中國的社會治理仍處於極為落後的狀態。他說:「政府官員的普遍貪腐、司法公正的普遍缺失、自然環境的普遍惡化、食品、藥品及疫苗安全事故的反覆出現、物價相對於居民收入的過快上漲,社會保障領域的虧空與失信、企業經營日趨艱難,以及包括高校畢業生在內的城鄉居民就業日益困難等諸多問題,無一不在嚴重削弱國民的幸福感與安全感,並使大家對未來普遍感到迷茫與焦慮。在我看來,造成這些危機的根本原因,就是權力被少數人壟斷的政治體制。在這種前現代的體制下,公務人員的權力缺乏最起碼的限制與約束,這就使得他們一方面為了自身私利而大肆濫用權力,一方面又疏於履行事關公眾切身利益乃至生命安全的職責,官員的普遍貪腐和社會治理的潰敗,因此也就成為不可避免的結果。」

他再次以疫情為例說:「此次疫情的爆發與蔓延,就很能說明問題。在應對公共健康危機時,充分而及時的信息公開,可以幫助公眾作出安全、合理的行為選擇和生活安排,因而對防止危機的升級是極其關鍵的。但是,合理應對危機的信息公開邏輯,和前現代政體的社會管控邏輯,又是截然對立和互不相容的。從已有的公開報道來看,武漢地方政府不但在很長時間裏對公眾隱瞞疫情,而且還嚴厲壓制披露疫情信息的公民。外事機構自2020年1月3日起便開始向美國政府頻繁通報疫情,但疾控部門卻沒有同時向本國民眾進行通報:對本國民眾生命安全如此不負責任的態度,可謂是舉世罕見!

「另一方面,在已知的最早病例出現後的很長時間裏,幾乎沒有獨立的專業媒體對疫情進行調查和報道,也沒有醫學專業人員向公眾提供獨立的專業意見,更看不到社會公益組織在其中發揮作用。這絕不是說,中國沒有好的記者、好的醫生或熱愛公益的公民;而只能說明,政府對社會與民眾長期的嚴密管控,幾乎已完全摧毀了中國社會的組織和自救能力。武漢方面在封城前22天,還在查處公開疫情的市民(其中就包括已不幸離世的李文亮醫生),可見政府對社會的壓制是何等的嚴密與專橫。

「疫情在武漢爆發後,當地政府在應對疫情方面的低效、無能和顢頇也是舉世矚目。在武漢『封城』後,大量的疑似患者不能得到及時的檢測和有效隔離,大量的實際感染者不能得到及時的治療。當一線醫務人員冒着巨大的風險與疫病鬥爭時,平時賣力吹噓自身政績的各級政府,竟不能給他們提供最起碼的後勤保障。疫情持續期間,各地政府以鄰為壑的割據式「自保」動作和相互截取對方物資的行徑;各地大量發生的侵犯人權事件;以及遍布疫區的無數人道主義災難,則充分表明:過去七十年,無論是在國家構建方面,還是在社會治理方面,都是一場徹頭徹尾的失敗。」

張學忠強調說:「當前的中國,亟需以包含國民主權、社會自治、政黨競爭、分權制衡、司法獨立新聞自由等政治原則的現代政體,取代當前極其落後和不公正的前現代政體,以落實民權,保障民生,並實現國家政治的和平轉型和社會治理的現代化。這就意味着,必須要以一部體現全體國民政治意志的真憲法,來取代現行的偽憲法。」

那麼,究竟如何「以一部體現全體國民政治意志的真憲法,來取代現行的偽憲法」呢?張學忠為此提出了一攬子具體建議。

他說:「各位代表,雖然我基於自身的政治信念,無法認同你們身為人民代表的正當性,但我亦認為,你們已經組成了一個事實上的國家權力機構,因而完全可以啟動國民制憲程序,為中國的政治轉型及現代化作出重大的、歷史性的貢獻。在此,我謹以中國公民之一員的身份,向你們提出如下幾點建議:

(一)雖然全國人大作為一個常規的、普通的立法機構是不正當的,但它可以將自身轉化為一個啟動國家政治轉型的特別機構,且該特別機構的主要工作,是制定選舉規則和任命中立、公正的選舉委員會,並委任該委員會組織自由、普遍和直接的選舉,以產生新的全國性的代議機構。該代議機構為過渡時期的最高權力機構(以下稱「最高過渡權力機構」)。

(二)最高過渡權力機構有權組建過渡時期的最高行政機構,並任命該機構的官員,同時有權對各級司法機構進行必要的改革。

(三)最高過渡權力機構有權頒佈必要的法令,完成各級地方代議機構的選舉,併產生各級地方行政機構。

(四)最高過渡權力機構一經產生,即應儘快創立具有廣泛代表性的憲法起草委員會,並委任該委員會起草一部合乎現代政治原則的憲法草案。憲法草案起草完畢後,應交由最高過渡機構進行表決,若表決未通過,則應發回憲法起草委員會進行修改;若表決通過,則應付諸國民投票,並於投票通過後予以實施。

(五)為給最高過渡權力機構的選舉創造條件,作為特別機構的全國人大應作出決議,立即釋放全部政治犯良心犯

(六)為給最高過渡權力機構的選舉創造條件,作為特別機構的全國人大應作出決議,立即開放黨禁、報禁,容許人民自由結社和自由創辦、經營新聞媒體。

(七)為給最高過渡權力機構的選舉創造條件,作為特別機構的全國人大應作出決議,規定任何政黨均不得再享有國家公務機構的地位,任何政黨成員均不得再享有國家公務人員的待遇。

(八)最高過渡權力機構首次集會時,作為特別機構的全國人大即告解散。依新憲法產生的全國代議機構首次集會時,最高過渡權力機構即告解散。

最後,張學忠再次語重心長的發出呼籲:「各位代表,當你們於本月22日開始開會時,你們可以像以往一樣走走過場,像以往一樣成為只知道舉手的道具。但你們也可以選擇正視我們國家的種種積弊和危機,肩負起一項重大的歷史責任,為自己的國家開創一個新的政治局面,讓自己的國家有一個更美好的未來。如果你們選擇這樣做,你們就不會像以前各屆不負責任的人大代表一樣,遲早將全然湮沒於歷史的長河之中,而是將作為中國憲政體制的偉大開創者而永載史冊:你們的名字將被後人永久銘記,你們的功績將被後人永久感戴。」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