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鍾南山出大事 曝大丑聞 李蘭娟兒媳婦拉下了幾個幹部?

 

中共正廳級高官鍾南山大力推薦的蓮花清瘟,根本沒有三期雙盲對照臨床資料。昨天爆出新聞,瑞典藥品管理局發現成分僅為薄荷醇,稱對治療當前特殊病情沒有作用。媒體調查發現,鍾南山和他力挺的至少2個藥品有利益關係。無獨有偶,中共高官李蘭娟團隊近期宣布,阿比朵爾、達蘆那韋能有效抑制病情,被指涉嫌替她兒子的製藥公司做廣告,利用當前情況發橫財。阿波羅網採訪日本專家,在藥物批量生產前,要經過三期臨床。網友紛紛表示,李蘭娟兒媳的醜聞更是令人不齒。阿波羅網評論員李栗分析,李蘭娟一家彙集中共官場的各種典型。

蓮花清瘟瑞典海關禁入,指成分僅薄荷醇

綜合媒體昨天報道,瑞典海關限制蓮花清瘟入境:成分僅薄荷醇,無療效。

瑞典藥品管理局和海關署將蓮花清瘟膠囊描述為:「未經許可的,不得從申根區以外的國家運輸的藥物」,因此將其扣押在邊境。

報道說,瑞典分子細胞生物學教授丹·拉罕馬爾(Dan Larhammar)表示,「蓮花清瘟膠囊」聲稱包含約13種草藥,但事實上只是薄荷醇。瑞典藥品管理局也提出警吿:我們沒有任何研究表明該葯有效,絕對不是我們推薦的東西。

薄荷醇為薄荷精油中的主要成分。可用作牙膏、香水、飲料和糖果等的賦香劑。在醫藥上用作刺激葯,作用於皮膚或粘膜,有清涼止癢作用;內服可用於頭痛及鼻、咽、喉炎症等。

此前自由亞洲電台報道,蓮花清瘟膠囊沒有三期雙盲對照臨床資料,中共都能讓其上市。匿名的一線醫生倪先生還指出,儘管蓮花清瘟膠囊的問題如此嚴重,但官方還在以援助的名義,向歐洲多個國家強推。此外,還向大量毫無藥理常識的海外留學生送贈,絲毫不考慮這可能導致,這些留學生服藥後可能的危險。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說,中共表面說是發送,實際上應該還是和蓮花清瘟的中共院士製造商買來的,或者就是免費拿來幫蓮花清瘟給打廣告。目的就是賺錢,不管人命。

生財無道!鍾南山和蓮花清瘟及血必凈背後利益

5月4日,中共外交部和國家衛健委邀請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通過央視與海外留學生視頻連線,解釋當前當前情況。

鍾南山通過央視還特別推薦了蓮花清瘟用以治療當前情況,他稱「現在直接抗的葯都還沒有找到,包括瑞德西韋等藥物。蓮花清瘟適合於80%以上的普通患者,進行實驗後,我有底氣、有證據來說,蓮花清瘟真的有效。」

上述5月份的事情是鍾南山第二次公開推薦蓮花清瘟。4月14日晚,鍾南山通過陸媒在線解答當前情況相關問題時,也稱讚蓮花清瘟以及血必凈的療效。

次日,生產血必凈注射液的紅日葯業開盤漲停。而生產蓮花清瘟的以嶺葯業股價也迅速漲停,並創下上市以來新高,市值達到415億,年內以來股價已漲177%。以嶺葯業創始人吳以嶺也由此受到廣泛關注。

《中國企業家雜誌》5月5日報導,吳以嶺當初借款10萬元成立的以他名字命名的以嶺葯業,也已發展為市值400多億的上市公司。2009年,吳以嶺成為中國工程院院士。

其實,鍾南山不僅多次為以嶺葯業的蓮花清瘟站台,他與以嶺葯業的關聯,從鍾南山與吳以嶺在廣州成立的「南山-以嶺肺絡聯合研究中心」就可見一斑。

圖:2019年,鍾南山院士、吳以嶺院士等專家共同啟動南山-以嶺肺絡聯合研究中心

圖:2019年鍾南山吳以嶺等共同啟動南山-以嶺肺絡聯合研究中心。吳以嶺院士致辭

至於鍾南山推薦的紅日葯業生產的血必凈,其關聯企業——天津紅日健達康醫藥科技有限公司(紅日葯業持股12.5%),也跟鍾南山有關。

天眼查數據顯示,鍾南山是天津紅日健達康醫藥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據陸媒報導,查詢「天眼查」數據,可發現鍾南山有3家公司,其中一家是廣州呼研所醫藥科技有限公司,鍾南山是董事長。

中共高官院士們,除了鍾南山吳以嶺,備受中共推崇的李蘭娟一家也為利益,不擇手段。

李蘭娟為兒子公司斂財?專家:藥物需3期臨床

據陸媒報導,「阿比朵爾」和「達蘆那韋」這2個藥物,都是杭州華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等機構的研究成果。而該公司董事長正是李蘭娟的兒子鄭傑,李蘭娟任該公司董事。

天眼查企業信息查詢顯示,杭州華卓公司董事長為鄭傑,李蘭娟為董事。(網絡圖片)

為了安全,不願意透露名字的旅居日本的醫學博士,告訴阿波羅網記者,在日本,一種藥物從開發到最後上市生產可能需要十幾年的時間。前期開發,需要2到3年,細胞試驗,動物試驗的過程還需要3到5年,即便臨床實驗也要經過三到七年。而且批量投入市場的初期,還需要一段時間的跟蹤觀察。

她說:在藥物批量生產前,就要經過三期臨床。

第一期,除了抗癌藥物可以直接用於病病患以外,其他藥物需要選20個健康的人,觀察藥物對正常的人會產生哪些副作用。

第二期開始才可以選擇病人,也只能選20位左右,進一步確定藥物的安全性,並通過對患者的療效來確定劑量。

第三期選擇50到100人,來確定藥物對大多數患者是否有效。

之後才可以批量生產,投入市場。

她表示,在海外,開發研究新型藥物都是非常謹慎的,他不理解為什麼國內如此草率,會公布還沒有經過臨床試驗的藥物。

阿波羅網評論員李栗分析,從這位醫學博士的講述中可以知道,一種藥物要投入使用,是需要經過大量試驗。美國這次提供的藥物瑞德西韋,已經進入了第三期臨床。而李蘭娟推薦的藥物甚至還沒有走到臨床試驗階段。

另外如果一個藥物從開發到臨床,在醫學發達的日本都需要至少5到6年,那麼就更讓人懷疑,中共是否早就知道並開始研究製藥了。而且從常理來說,母親是這方面醫生,兒子研究製藥,也很可能是有什麼內部消息。

中共御用衛生官僚李蘭娟的一則科研公布宣稱,阿比朵爾、達蘆那韋兩種藥物可有效抑制當前病情建議將以上兩種藥物列入國家衛健委《診療方案(試行第六版)》。同時,團隊成員、浙大一院副院長陳作兵提醒,這兩種葯為處方葯,患者一定要在醫生的指導下服用。

然而2月5號就有網友在網上指出,李蘭娟推薦的兩種新葯,是他兒子鄭傑名下的公司,杭州華卓信息科技出品的,而這兩種葯到目前為止,都還沒有走入臨床試驗階段。

對此外界紛紛質疑,李蘭娟的行為是在為自己兒子的公司斂財。

另一面,中共將李蘭娟作為典型宣傳,將所有溢美醫生的詞都用在她的身上,卻引來一片反駁聲。

網友老張說:如果SARS她真的封了城,也是功德無量,不過我就置疑一個省衛生廳長可以下令封了城。一碼歸一碼,看過網上她的簡歷,真看不出他在哪個時段刻苦學習成才。一路順風直上靠的黨政仕途。走黨政沒問題,別裝什麼科學家院士。

李蘭娟兒媳醜聞令人不齒

而根據網友提供的線索,阿波羅網記者調查發現,早在2009年網上就已經爆出,李蘭娟的兒媳婦張琰,是浙江省正廳級高官戴備軍的情婦。而且張琰的丈夫鄭傑和李蘭娟都知道此事,甚至從中獲利。

張琰,1975年出生,1997年從杭州大學經管學院畢業,曾在西湖邊的望湖賓館當過大堂經理。後來進入發展速度快的IT行業。2000年,她集資50萬元,創辦浙江眾新科技公司。之後進入復旦大學EMBA總裁班就讀。

戴備軍於1949年10月31日出生,2009年10月30日,因涉嫌受賄400餘萬元,戴備軍被杭州市檢察院提起公訴。2010年3月18日,浙江省高級法院作出終審裁定,以受賄罪、濫用職權罪兩罪並罰,判處戴備軍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戴備軍涉嫌在環保局長任內下發文件關照情婦張琰,為張琰控制的浙江弘申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浙江環茂自控科技有限公司等公司能夠壟斷浙江環保招標。

據數位知情人士稱,戴備軍張琰兩人的交集就出現在2004年前後。在結識戴備軍之後,張琰經常跟隨戴備軍去各地市視察。

從戴備軍到任到離任的4年間,在浙江省採購中心網站上,張琰控制的公司中標信息共22項,中標段資金從16.9萬到1986萬(含三家)不等。知情人士透露,張琰控制的企業能得到戴備軍「關照」,除其本人與戴備軍的特殊關係外,亦離不開張琰家族的特殊背景,即其婆婆公公的身份。

李蘭娟一家彙集中共官場的各種典型

對此阿波羅網評論員李栗分析,李蘭娟一家,可以說彙集了中共官場的各種典型。

首先是李蘭娟,有相關專業背景,但專業能力不強,是中共政工高官,中共就藉機利用她,假裝出權威的樣子,欺騙普通民眾。

第二類是他丈夫鄭樹森一類,中共最資深的肝移植專家,2016年10月因涉嫌使用來路不明的器官作為移植供體,2017年被《國際肝移植》雜誌永久拒絕投稿,引發國際輿論聚焦。中共衛生部前副部長黃潔夫試圖滅火,宣稱〝已批評他不該為了發表論文而造假〞。不過黃潔夫的講話隨即也被官方刪除。這也是中共需要的那種人,摒棄良知,就是中共手裡的一把刀。

第三類是類似於他兒子這樣的官二代,在父母的蔭護下,做生意撈錢,然後用自己貌美的妻子去賄賂比自己級別高的官員,來獲得更多。

第四種就是她兒媳婦那種,靠出賣自己的肉體,來換得利益。

阿波羅網李栗、孫瑞後報道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李栗、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