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FBI一句話讓他頓時傻眼!原來他早已經被盯上了...

—胸懷大志來美留學,為何被FBI盯上?

李建中:「對啊,一般人都不會跟這種秘密警察打交道嘛,當時我記得在一個餐館吃飯的時候他第一句話就說:怎麼這一年多沒見到你了?我就很奇怪他怎麼會知道我這一年多好像消失了,我沒有想到他們其實已經盯上我,就是我的很多活動他們都知道,而且不僅盯上我,見面之後他問我一些情況,我才發現我們當時的學生會主席,還有一些個僑領,都已經被他們盯住了。」

李建中。

讓我們跟隨主持人宇欣一起細細的品味法輪功修煉人親口講述的真實故事……

中共不惜下大力氣,耗費巨資,人力物力,通過中領館,並試圖發展線人,在美國建立特務網絡,包括滲透和收買政客,華人社團,學生組織等。對於所需要的情報,或者偷竊,或者套取,或者打入內部,或者利用線人獲得……

他同其他的海外學子一樣出國留學,開始也抱着苦讀書,畢業後能找到好工作的願望,可是後來他卻選擇了另外一條路。

主持人宇欣:「觀眾朋友大家好!我們今天節目為你請到的嘉賓是李建中。」

「李建中他是美國加州理工學院華人聯誼會的前任主席,而且曾經任中華團體工商聯合會的常務理事,還有很多的頭銜等。他和許多的海外留學生一樣,抱着一個遠大的理想和抱負,隻身來到美國這塊自由的土地上來發展,可是在他擔任這些頭銜的同時,據建中他自己講,他曾經受到了美國聯邦調查局的關注,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接下來就請建中給我們講他的故事,建中你好。」

李建中:「你好,主持人你好。」

主持人宇欣:「建中,你是什麼時候來美國讀書的呢?」

李建中:「我是1988年。」

主持人宇欣:「1988年就來美國了,是屬於公派呢還是自費留學呢?」

李建中:「我是自費又是公派。」

主持人宇欣:「這怎麼解釋呢?」

李建中:「我是通過考試獲得了美國學校的這個資助,而不是拿的國家的錢,但是我所有的出國手續又是由我當時工作的單位和工業部給我發的公派護照。」

主持人宇欣:「你在加州理工學院讀書的時候,擔任學生會的主席,另外還有一個頭銜就是中華團體工商聯合會的常務理事,你自己介紹一下。」

李建中:「對,那個時候我不僅擔任了我們學校的聯誼會主席,同時也擔任了我們加州理工學院的企業家協會主席,還有在社會上當時洛杉磯的這個僑界,幾乎附屬在一個組織叫作「華人團體工商聯合會」。那麼下屬有200來個僑團,其中這個學界的代表就是由我來擔任,當時在南加州有很多大學,每個大學都有自己的中國學生會,當時就是由我來統一代表這個南加州各個學校的學生、華人這些個學者。」

李建中時任加州理工學院企業家協會主席。(新唐人電視台)

主持人宇欣:「滿重要的這樣一個人物了,就是負責整個學生,還不是一個學校的。」

李建中:「不是一個學校。我那時候目的非常明確,就是想通過自己的努力在社會上得到一種認可,那時候我還同時擔任天津海外聯誼會的副主席。」

「學校的這些都是民選上的,華人團體工商聯合會的常務理事,是由當時的主席熊德龍,當時他在洛杉磯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他在洛杉磯當時是第一僑領,幾乎每年新年晚會上大家都會看到他。那時他擔任主席,他就選擇了一個他認為能夠代表學界的,就是在各個學生會中威信最高的,所以就選擇了我來作為華人團體工商聯合會常務理事。還有一個原因,之前,其實洛杉磯的中領館已經是讓我擔任,很多像這些大型的學生活動都是由我來統一協調,當時還有另外一個大學同學我們兩人在那負責、統調。跟社會上的僑界這方面主要就是由我來負責。」

主持人宇欣:「你怎麼當時那麼有名氣,那是來美國幾年了?」

李建中:「我當時來了已經8年了。」

主持人宇欣:「你前面也在講,為了自己能夠有所作為有所造就,然後就一直在努力想出人頭地,然後得到了中國領事館對你非常的器重,這是怎麼樣的一個過程?」

李建中:「他器重倒不是因為我成績如何,關鍵是他發現我在這個同學當中威信比較高,比較有社會能力、社會組織能力,所以他就希望找一個學生能夠代表着各個學校。」

主持人宇欣:「一個學生的領導人、一個學生的領袖。他是一個在學校當中這樣的一個團體,為什麼會得到中國領事館的這樣的關注呢?他會注意到你呢?」

李建中:「一個是從中領館的角度它總希望在學生當中發展他自己的親信,來統一管理這些學生。那麼從我個人來講我有我的目的,我也希望藉助總領館這種關心吧,能夠跟其他的洛杉磯的這些僑界,尤其是大家都知道在中國大陸有很多中資企業都是在洛杉磯設的總部,那麼我很希望跟這些中資企業一起做些大的生意,所以對我來講,能夠跟總領館保持一個很好的關係,是我這個生意上的優勢吧。」

主持人宇欣:「會嗎?是怎麼樣一個渠道?為什麼要跟中領館保持關係就會在僑界得到別人的推舉和重視呢?」

李建中:「因為中領館會經常有些活動,那麼去參加活動的都是各個企業的負責人,一般都是比較有財力或者有一定實力的,他才邀請你去,那作為一個窮學生來講,他沒有那麼大的實力,但是他作為一個學生代表,他也能夠跟他們坐在一起。所以我那時候通過總領館,我結識了幾乎大部分洛杉磯僑界的領袖和企業領袖。」

主持人宇欣:「那怎麼樣?實沒實現你這個美好的理想呢?」

李建中:「剛一開始確實你會感覺到做起生意來啊,到哪去一跟人講,你是誰是誰,大家很容易就會給你介紹一些個夥伴啊或者是什麼的。但是,其實說白了也沒有太大的作用,因為後來我發現,很多事實跟我想像的是不一樣的,真正做大生意的人不往中領館跑,因為他怕中領館總找他要錢。而整天往總領館跑的人都是跟我抱有同樣的目標,想借這個中領館的名聲來創一番事業,其實他自己還沒有創立成,所以後來我就發現在某種角度讓你的名氣可能大了一些,但是在生意上真正的實惠沒有。」

「中領館辦活動都是讓僑界來捐款嘛,那麼僑界也是通過自己捐款的多少來決定誰來擔任主席,誰來擔任什麼位置。」

「什麼海鮮多吃了一些,作為一個窮學生來講很難的,那時候因為大家都很窮,確實是國內經常來一些代表團,他們經常會請一些學界的代表一起來吃飯啊,確實對我來講,能夠和國內很多想要在國外發展的一些個企業也建立了一些個聯繫。」

在中領館的選拔與引薦下,李建中在僑界的名氣逐漸大了起來,甚至有一段時間他說他都不想上學了,然而這究竟是福還是禍呢?

胸懷大志來美留學,他同其他的海外學子一樣出國留學,開始時也抱着苦讀書,希望畢業後能找個好工作,可是後來他卻選擇了另外一條路。

主持人宇欣:「雖然擔任了那麼多的頭銜,也曾經輝煌過。可是在那個期間你卻得了到美國FBI對你的關注,也曾經找你談過話,這是怎麼的一段經歷呢?」

李建中:「首先第一點,其實所謂的輝煌,就是一種內心的一種愧疚吧,待會我再說。那麼再說這個FBI這事情,1997年香港回歸,作為一個海外華人來講,那真是感覺到好像是雪了100年的國恥,一種好像中國人終於揚眉吐氣的感覺。所以那個時候,我們在洛杉磯曾經有一個上萬人的慶祝活動,整個安全保衛的工作,我是擔任副總指揮。主要的安全都是由學生來負責,因為在中領館的眼裡,他跟我們講,他最相信學生,僑界的人,他不知道誰是雙面間諜,所以他們早就跟我講,這裡邊有很多是雙面間諜,所以他們誰都不相信。」

多名曾在美歐各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擔任主席的人士站出來,指證中共操控海外學生會,將其淪為特務機構。(大紀元

主持人宇欣:「相信學生,一個是學生比較單純;另外一個是學生他沒有背後經濟力量的支持。

李建中:「一個就是說他到美國時間比較短;還有他們家人都在中國。」

主持人宇欣:「就是很多地方都要依靠中領館。」

李建中:「對,那個時候我記得我在跟FBI負責安全的那些人在打交道的時候,他們也都知道了我,但那個時候我只是還覺得:哦!這些是FBI,沒有想到他們會跟我有什麼打交道。直到後來大概是1998年的時候,有一天FBI突然給我打電話說想見我,我當時就覺得很奇怪,我說他見我幹嘛,有什麼事情,當時就有點犯嘀咕,到底是福?是禍?」

主持人宇欣:「到底是怎麼回事?」

李建中:「對啊,一般人都不會跟這種秘密警察打交道嘛,當時我記得在一個餐館吃飯的時候他第一句話就說:怎麼這一年多沒見到你了?我就很奇怪他怎麼會知道我這一年多好像消失了,我沒有想到他們其實已經盯上我,就是我的很多活動他們都知道,而且不僅盯上我,見面之後他問我一些情況,我才發現我們當時的學生會主席,還有一些個僑領,都已經被他們盯住了。」

主持人宇欣:「為什麼要盯住您呢?」

李建中:「就是因為我那時候太活躍了吧,我在這個僑界當中非常非常活躍。」

我想你如果在美國這樣一個反共國家當中為共產黨做事,我想FBI不會不去關注你的,我當時因為做的很多事情都是為中領館做事,可能就是這個原因吧。」

比如說像他們這種安全保衛的這些​​事情,本來是中領館的活動,我們學生卻去作安全保衛,那他就覺得你這個人是受中領館信任的人,那你這個人可能就是最起碼你跟他們有某種關係,就包括我後面的學生會主席,他們名字什麼的,他們都知道,唉喲!我當時真傻眼了。」

當時我想了想說,如果我沒有退,就是自己從這個僑界消失了一年,他們可能都不會找我,他們可能還是只是把我放在他們的名單上繼續關注,他們之所以找到我是因為發現我突然消失了一年。」

主持人宇欣:「按照這個常理說,當選為華人聯誼會學生領袖,這都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為大家謀福利,去幫助海外的學生,有什麼困難,幫助這些海外的華人,真正的做一些事情,那實際你們有沒有做?」

李建中:「首先這些學生會主席也有想要為學生做事情的那個願望,但是也有自己的個人的利益,想要通過做這些事情來提高自己的威望,為自己將來作某種打算吧!」

據我所知,有很多學生會成員為了能夠成為下一屆學生會主席,他們就操縱這個選舉,有很多學生會是這樣操縱選舉。」

主持人宇欣:「實際有一大部分的學生沒有真正的參與到這個選舉當中來。」

李建中:「沒有。當時我知道都是總領館控制的。」

主持人宇欣:「那你當時是選舉出來的,還是任命下來的呢?」

李建中:「我們學校是比較特殊,我們學校這個學生會他不是CSSA,就是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當時就是因為加州理工學院的同學對中領館這樣所作所為感到非常憤慨,所以我們就跟加州理工學院的香港學生會、台灣學生會,我們共同形成了叫『華人聯誼會』。」

當時我們曾經由香港同學來擔任學生會主席,也由台灣同學作為學生會主席,所以大家不管你是來自哪個地方,還有新加坡的,大家到了這裡,大家認同的是一個中華傳統文化,而不是說你是大陸來的,我是台灣來的,是在那麼一個共同的文化基礎上成立了那麼一個會。」

主持人宇欣:「那這樣子的話,中領館他不是很生氣嗎?」

李建中:「中領館非常非常生氣,所以他多少年來一直想打入到我們加州理工學院這個學生會裡面。」

主持人宇欣:「那後來您是被中領館看中的了?」

李建中:「後來看中的。」

主持人宇欣:「你前面說為學生做事情,為海外的華人做事情,實際主要是達到自己能夠提升自己的名利這樣一個目的,那有沒有為學生做一些事情?」

李建中:「有,比如說吧,會安排一些旅行,大家一起出去打球,搞一些比賽,還有比如新的同學來了之後安排去迎接新生,到飛機場去接他們,還有中秋晚會,中國新年晚會,我覺得都是些比較好的活動。」

但是我發現這種活動漸漸通過中領館的控制,就加入了很多政治色彩,比如中領館就要求我們在反對民運方面做出一些努力。」

當時我們說實在也受了很多共產黨的洗腦,後來出來的時間越長,我們發現,唉呀!這些事果然就是事實,所以我就感覺到時間越長,你越會珍惜美國給我們提供的這種自由的環境,你對事實了解的也越多,你也就越能做出自己獨立的判斷。」

主持人宇欣:「你前面提到,非常後悔當時在學生會的時候做了一些不應該做的事情,這主要指的是哪方面的?

李建中:「就像我剛才說的這些,就是領館讓我們做的一些事情,從我個人來講,當時就是出於個人的目的吧,也算是跟着領館一起走。」

我發現,現在很多中國學生好像就在走我們當初的路,現在我都明白了,現在很多事情事實說明,中共在歷次政治運動都是這樣。它從來都是在利用一批人來打擊另一批人,我覺得整個中國人民都是被他們利用着,來做着這種很無意義的所謂『政治鬥爭』,在種族當中來建立這種仇恨。」

主持人宇欣:「觀眾朋友,聽了李建中先生給我們講述他個人的一些經歷,今天先告一個段落,因為今天節目時間到了。對於金錢和利益的誘惑,這種誘餌對於出國創業的海外學子,還有海外的華人,那也許可以說是一個誘惑。那麼你是希望自己生活在有一個影子跟隨着你,還是說你想獲得真正的身心的自由這個選擇,全靠你自己了。在下一集節目,李建中先生他會告訴我們更多他的親身經歷,非常感謝您收看今天的節目,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待續)

經過一番努力做到了學生會的領袖、僑界的頭領等多個頭銜。然而卻感到背後多了許多雙眼睛,其中有一雙眼睛更令人心驚膽戰。

主持人宇欣:「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我們的節目繼續請到的還是前加州理工學院華人聯誼會的主席,當時還擔當了很多華人社區的重要角色。在職期間,他跟我們講他完全是在中國領事館控制之下,他做了一些使他很後悔的事情。今天繼續由李建中先生給我們講述他的故事。建中先生您好!

李建中:「主持人您好!」

主持人宇欣:「您覺得中領館這樣控制海外的華人、海外的學生,控制海外的華人團體,主要的是為了什麼樣的目的呢?」

李建中:「我到現在為止,一直感到挺內疚的,就是有點對不起我那些同學的那種感覺。他們對我的幫助是很感激,但是他們卻不知道我在利用他們的一面。比如我記得很清楚,有時候領館會要求我們學生會發表一個某某聲明,其實是我個人就簽了字了。」

反正很多方面的政治活動它都要求我們學生會來參加,比如當時我記得對台灣的一些反對意見。我們學生會其實有好幾部分,有大陸來的、有台灣來的、有香港來的,所以當時如果有台灣的活動,就是反對台灣政治的一些聲明,或者參加其他社團的共同聲明。我應該先徵求同學的意見,我相信我那些台灣同學並不同意的,但是我卻利用學生主席的名義代表學生會就簽了字了。」

其實你要看到我們真正的章程,我是沒有被授權做這些事情的,只是沒有人去追究,現在我看到很多學生會一直還在做着這樣的事情。他們不管是到媒體發表聲明也好,是跟着某些僑團一起簽字,其實他們並沒有得到學生會同學的授權,只不過他們利用學生會的同學。」

主持人宇欣:「在學生會當中這是一個普遍現象嗎?

李建中:「是一個普遍現象。」

主持人宇欣:「那麼為什麼不徵求學生的意見,就自己獨自這樣做呢?

李建中:「因為你在上面簽了字了,你在裏面就有一定的政治影響,你就變成一個,最起碼領館給你的待遇很好,你在社區當中也會比較有名,但是你打的旗號,就比如說你代表我們某某學校的500~600中國學生,其實大家都知道我們根本不能代表他們。」

李建中:「最上面就是中領館在控制。」

主持人宇欣:「他們就讓你這樣去做嗎?」

李建中:「對啊!我一簽名他就說加州理工學院跟我們共同組織的,共同舉辦的某某活動。」

主持人宇欣:「當這些學生知道了,根本不是我們同意的,那怎麼辦呢?」

李建中:「中國同學跟美國人不一樣,他的選擇就是我不參加了,我自己干別的去了,一般都是比較沉默。」

主持人宇欣:「為什麼會這樣呢?在民主國家是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的。」

李建中:「像美國人他肯定不幹,他會喊起來的,最起碼到學校去告你,去追究這件事情,因為他知道很多在學生會主席簽了字後面,是中領館授權這樣做的。」

主持人宇欣:「很多學生雖然是來到海外讀書,在他翅膀還沒有硬的時候,整個是受中領館控制的。」

李建中:「不僅受到控制,而且我覺得他們很多人思想就是屬於服從,他自己覺得我到海外來,我的組織就是中領館,他不認為美國政府就是他的政府,他認為中領館就是他的政府,不僅學生,還有很多中資企業,像洛杉磯有很多中資企業像中國銀行、東航,他們的總部都在洛杉磯。像這些中資企業也是。領館讓他出點錢,他必須得去籌錢,像僑胞也是這樣的。我記得我們當時要辦什麼活動,需要用僑胞的禮堂的時候,根本不用去跟他們商量的,就說我想用,那就是我們的。」

中領館對海外華人的學生會、海外華人僑團、中資公司,大陸來海外公司的控制,早已不是什麼秘密了。那麼拿中領館的錢,做的是違背美國的有關法律和自由民主精神的事,去傷害其他團體,難怪FBI會盯上他們。

拿中領館的錢,做的是違背美國的有關法律和自由民主精神的事,去傷害其他團體,難怪FBI會盯上他們。(新唐人電視台)

主持人宇欣:「說到這兒,就聯想到之前我們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舞蹈大賽,紐約的學生會NYU就發表了這麼一篇文章,說反對舞蹈大賽,這是一件事情;另外法拉盛事情也是同樣的,這些華人突然間,他們跟法輪功平時可以說是無仇無恨。您有這樣的前車之鑒、這樣的經驗,可以跟我們講一講。」

李建中:「我看到紐約這兒的學生會,我注意到兩個學校,一個是紐約大學,還有哥倫比亞大學,他們的學生會很明顯,完全跟着中領館跑,完全被中領館控制了。做一些個完全偏離了作為一個學生會的職權範圍,做了很多事情都違反了學校的校規。」

像我們洛杉磯以前一般做這樣的事情都是中領館底下給學生會主席打一下電話:你們去支持一下!學生會主席會在底下找一些學生,學生很窮,領館會安排另外一個出錢來租大巴士的人,他們一起過來搞這種活動,來抗議一下,給的錢不多,我們以前是一個人20塊,領館還會安排大家吃頓飯,來表表功,就是這樣的情況。其實受益的可能是學生會主席,他在社區當中就更加有影響力,但是學生的利益就很少,其實就是20塊錢。」

我當時到了法拉盛,我很驚訝出現了這些事情,所以我也跟一些當事人談了談,我就說你們到底為什麼要反對法輪功?因為洛杉磯的僑界,大家都認同法輪功是被冤枉的。」

在紐約法拉盛這個地方,會有人反對法輪功,我覺得很奇怪,所以就問了一下他們幾個所謂的當事人吧!」

他們後來跟我講其實也不是反對法輪功,但是他們也不能夠排除中領館在背後起到的作用,還有一個,他們也都承認說,並沒有看到天滅中國這個牌子,他們說他們從來沒有看到過天滅中國的牌子。」

主持人宇欣:「為什麼這個中文媒體,像在這個紐約的幾家像僑報、民報等等,都要這樣去登載說什麼法輪功打着是天滅中國這樣的旗號,舉這樣的牌子呢?」

法輪功打出的標語:天滅中共。(新唐人電視台)

李建中:所以我就覺得這是一個非常不負責任的報導,而且我覺得這種報導對新華社在全中國進行了轉載之後,造成了非常惡劣的影響。我覺得誰做的那麼一個非常惡劣的報導,應該主動出來作一個澄清,我見到的這幾個都是屬於反對法輪功的組織者,因為當時在場的人,他們都說我們沒有看到天滅中國的牌子。」

主持人宇欣:「就是說在場的人他們也都講實話。」

李建中:「現在的媒體有那麼幾部分,一部分像僑報也好,像星島日報也好,這些個等於是完全被中共收買的,還有一部分是他自己老闆在中國有很多投資的,所以他要聽中共的。」

一名負責監控中共間諜的美國FBI官員透露:美國很關注目前親共僑團,各大學留學生會的這些特別舉動,而且如果你們有迫害人權的紀錄,在美國不管你是申請永久居民,還是入籍成為美國公民,對在西方社會找工作和生活的前途非常不利。

***

主持人宇欣:「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我們的節目繼續請到的還是前加州理工學院華人聯誼會的主席,當時還擔當了很多華人社區的重要角色。在職期間,他跟我們講他完全是在中國領事館控制之下,他做了一些使他很後悔的事情。今天繼續由李建中先生給我們講述他的故事。建中先生您好!」

主持人宇欣:「那麼在這個華人社團當中,所謂現在像在紐約也有很多這樣的華人社團,他們這個團體當中都是怎麼樣的。」

李建中:「勾心鬥角,跟中國大陸很相像,就比如說,像我們洛杉磯來講,以前我們是一個叫天津同鄉會,為了爭奪這個會長的位置,大家就是打得不可開交,投井下石,都在那干,就是只要有一個人哪點沒做好,那其他幾個人恨不得就在後面踹他幾腳,給他踹下去,所以人前一面,人後一面,在僑界當中是非常非常複雜。」

主持人宇欣:「在共產黨教育體系下的這樣的一些人。」

李建中:「沒有道德,不是按照自己的良心去做事情,所以我就覺得這次紐約中領館做的這件事情,其實是在美國大眾面前把我們中國人的形像給毀了,讓人真的就覺得你們這些人竟然在美國一個自由的國土,對一個受迫害的一個團體來施行這種暴劣的行動,我真的不可理解。」

所以我就覺得這裡邊誰在背後支持,我想應該是跟江澤民、周永康這幫人,就是江澤民留下的幾個棋子搞的。」

主持人宇欣:「像紐約法拉盛這件事情,兩個議員,我想你也在報紙上看到了這件消息,你怎麼看待這件事情。」

李建中:「在美國作為一個議員來講,首先他做出任何一個決定之前,他應該是跟雙方去了解一下,絕對不會說在沒有跟另一方去說話之前,先站到一方去講話的,除非他有某種利益的趨勢。」

現在法拉盛來自中國大陸的人越來越多,而且中國大陸也給很多的這種想要在政治上,權力上有所發展的人,用某種方式來提供資助,就像當年熊德隆提供資助給克林頓一樣,還有給高爾都提供這些個資助,當然已經都被FBI通緝的這些人,現在的做法就越來越隱蔽了,但是很多議員可能是為了個人的目的,會做出一些個不符合常理的事情,我覺得這是很蠢的。」

因為他沒有看到更長遠的,我覺得一個人你按照道義去走,按照真理去走的話,哪怕你說你錢不多,哪怕你今天會受到某種邪惡勢力的打擊,但是你知道每個人的人心,不管他是好人還是壞人,他都有一個良知,所以我覺得這些議員好好的想一想,不要總談利益,要談的是真正的一個道德。」

國安部諜報官李鳳智曝光中共滲透西方政客手段時就表示,中共花鉅資在美國等西方國家經營特務網絡,對於部分華裔政客尤其盯得緊,而對於那些本身就不正,並且還主動的明顯的向中共諂媚,獻殷勤的「臭雞蛋」,中共更是不會放過,稍一露出苗頭,中共就會盯上,甚至在華裔政客身邊長期安插了國安特務,對方都不知道,對於具體華裔議員中共實施收買計劃的開始時間,長期打算,大致思路都差不多,結論也不難判斷。

前國安部諜報官爆中共滲透西方政客手段。(新唐人電視台)

主持人宇欣:「您覺得這個劉議員,這樣下去的話,前景會怎麼樣?」

李建中:這樣來講吧!他們只能是中共利用的棋子,他們還沒有看到這一點,中共從來不可能真正相信他們的。中共絕對不可能,完完全全的相信一個由海外民選出來的官員。他只是他們今天所利用的一個棋子,通過他們來擴大中共的影響,來選出它們自己真正所信任的。」

主持人宇欣:「從您的談話中,你是覺得中共現在還不是真正在信任他。」

李建中:「沒有,他只是它們的一個棋子。他從台灣來的,不是大陸來的。當時我在洛杉磯中領館的時候,他們絕對不敢完全相信僑界的。像劉醇逸是在美國長大的,他們這樣做是抱着某種利益。所以今天,他們雖然是在利益上跟中共會有一定的合作,但是早晚他會被中共給踢出去的。所以我覺得,如果他自己為了眼前的利益,而失去他的道義的話,今後他的路是越走越窄。」

前國安部諜報官李鳳智,曝中共滲透西方政客手段時又說,從中共直接、間接幫助誰競選,從某人身邊的人的來源等等,都可以很容易的看出究竟來。在如此信息發達的社會,很多事情是藏不住的,相信私底下的勾當、具體內幕會被不斷揭發出來。被中共利用的華裔政客,非常可悲。這些人都是不幸被中共選中的棋子,不僅沒有未來,甚至連眼前的政治前途都會喪失。

西方國家的普世價值、立國之本、為政之道、選民之心,這些才是政治前途的根本依靠。如果跟着越來越不得人心,正被全球唾棄的中共,那就是走邪路、逆潮流,路真的會越走越窄。妄想以依靠中共來加政治分,某種程度上是走上了政治的不歸路,最後只有死路一條。

主持人宇欣:「您以過來人的身份,要不要對海外的學生會的這些領袖,還有僑界的一些僑領,和一些還在海外為中共效力的這些官員,講一些話呢?

李建中:「這些年我走了很多的路,就是自己從96年擔任學生會的主席,後來到洛杉磯僑界擔任僑領這些,十多年的路,我看到了多少人起起伏伏,我也看到了中領館來了一部分人,走了一部分人,其實他們都是相互的在利用。」

我覺得人生,不是只是來為獲取利益而活着的,人生來這應有更大的目的,和更大的使命。我希望每一個人多想一想,多為整個社會,多為大家去考慮一下。我覺得如果我們在海外,都不能夠去為我們今天的自由,和那麼一個和平的環境,而去努力保護他的話,我們做的很多事情,可能會對不起我們的子孫。」

我希望我們每一個人,當他的生命走到他最後的一刻的時候,他會說:我學會了我應該做什麼事情,我改正了我的錯誤,我重新做了一個人。」

主持人宇欣:「謝謝建中。」

李建中:「謝謝。」

在美國,不管你是申請永久居民,還是入籍成為美國公民,美國的移民法首先要實行背景調查。背景調查由FBI進行,就是調查你有沒有犯罪,有沒有危害國家安全,有沒有替別國政府當代理人,或者損害其他百姓的利益等等。如果你做的是違背美國自由民主精神,和有關法律去傷害其他團體的事,以後對你都是非常的不利。

主持人宇欣:「在這裡對海外的學子,還有海外的華人說幾句。海外的留學生,您們的父母把你們送到海外,辛辛苦苦的培養你們,希望您們有出人頭地的一天。千萬不要為了眼前的利益,而毀了自己的前程,這樣會傷了父母的心。」

還有海外的華人,也不要為了這個眼前的利益,而斷送了自己的前程,出國很不容易,也不要盲目的去隨從。非常感謝觀眾朋友收看我們的節目,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全文完)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