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民生 > 正文

每一個飽受摧殘的兒童背後 都有一對不正常的父母

作者:
她的額頭被剪掉了一塊肉,上嘴唇被剪掉一塊,小小的身體上,每一寸皮膚都有傷痕,燙傷、劃傷、割傷、淤青…… 孩子生命垂危,醫生說,活下來的機會是20%,即使活下來,也會變成植物人。

黑龍江一名年僅4歲的女童,住進了醫院重症監護室。

她的額頭被剪掉了一塊肉,上嘴唇被剪掉一塊,小小的身體上,每一寸皮膚都有傷痕,燙傷、劃傷、割傷、淤青……

孩子生命垂危,醫生說,活下來的機會是20%,即使活下來,也會變成植物人。

而且這是孩子第二次住進醫院。

上次住進醫院,是因為孩子的鼻樑被打骨折。但因為身體虛弱,不能進行手術,只能出院。

出院後僅僅一天,又被打成了顱內出血,再次住院。

誰會如此惡毒?對一個毫無反抗能力的4歲女童下毒手?

孩子出生在黑龍江一個農場,在她更小的時候,父母離異,爸爸娶了一個網紅。

這名女網紅在抖音上,依靠高科技的美顏功能,依靠搔首弄姿,發嗲賣萌,居然有幾千名粉絲。

此前,我只知道女網紅中有很多人從事着失足婦女的交易,可我沒想到,女網紅中居然還有心腸如此毒辣的人。

那些給她打賞的人,有沒有想過,你們打賞的是一個人間惡魔。

比巫婆兇惡醜陋一千倍的人間惡魔。

我從小在西北農村長大,西北農村有句俗語:後娘打娃不心疼,不是鞭子就是繩。

我們村子有一對夫妻,丈夫叫王關苟,妻子叫雷彩鳳。

他們生不出孩子,遵照民間習俗,就抱養了一個女孩。

抱養女孩的第二年,他們生出了一個男孩。

此後,這名女孩的災難來臨了。她一年四季都被雷彩鳳趕到山溝里割草,有幾次差點被狼叼走了。

我在《江湖三十年》中,寫到了主人公呆狗的早年經歷,就把呆狗搬進了這個家庭,連王關苟和雷彩鳳的名字都沒有改變。

那個女孩的身上常年帶着傷,都是被雷彩鳳打的。

那個女孩長到十歲,逃跑了,不知所終,至今都沒有找到。

在《江湖三十年》中,我安排成跟着走村竄鄉的馬戲團離開了。

黑龍江的這名4歲女童,她不但有一個兇惡的網紅後娘,還有一個奇葩的親生爸爸。

孩子被摧殘成了這樣,當警方上門取證的時候,他居然說:我沒有打。

就算你沒有打,後娘把孩子打成了這樣,難道你看不見?孩子悽慘的哭聲,難道你聽不見?

孩子被摧殘成了這樣,難道你不會追問怎麼回事?難道你是睜眼瞎子?

難道你和這樣一個惡魔般的網紅女人同床共寢,你不會毛骨悚然嗎?

該有多兇惡變態的人,才會把毒手伸向孩子?才會在折磨孩子中尋求快感?

這個惡魔每次折磨完孩子,就在衛生間化妝,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盡態極妍,然後在視頻中和粉絲們微笑互動,打情罵俏。

我的天哪,任何一個小說家也構思不出這樣恐怖變態的情節。

據和這對惡魔夫妻居住在同一個小區的人說,他們除了毆打孩子,還不讓孩子吃飯。

孩子因為沒東西吃,就去衛生間吃手紙。

小區裏面的鄰居看到孩子身上有傷,有拿來碘酒給孩子塗抹傷口。

孩子一聲不吭,眼淚直流。

鄰居問:疼嗎?

孩子點點頭。

突然,惡魔網紅出現了,她吼道:「哪裏疼?哪裏疼?」

孩子趕緊搖搖頭,表示不疼。

就在那天,把孩子打得顱內出血,全身傷痛,在送往醫院的路上,鄰居們看到,這個惡魔網紅一路走一路流淚,還安慰孩子說:寶貝不哭,媽媽在這裏。

怪不得她會有幾千名粉絲,原來她渾身都是戲。

孩子的後娘兇惡,親爸奇葩,孩子的親媽照樣不是一個正常人。

當有人告訴了孩子的親娘,她的親生女兒被摧殘得不成人形,請她帶走孩子的時候,她冷冰冰地說:

我生活很困難,我還要掙錢養活我的弟弟。

你的弟弟是人,你的親生女兒就不是人?

你的弟弟和你有血緣關係,你的親生女兒難道和你沒有血緣關係?

你的親生女兒遭受這麼大的折磨,難道你冷漠的心中就沒有一點觸動嗎?

孩子有罪嗎?

孩子有罪,因為她出生在一個罪惡的家庭。

長期的異化和愚昧,已經讓很多人喪失了基本的人性,喪失了做人的天性,喪失了基本的道德。

我上學的時候,班上有一個男同學,因為他家特別窮,經常被人打,而且是好幾個人打。

他在學校挨了打,回家還要遭受父母打。

他的父母說:肯定是你自己不好,如果你好了,會有那麼多人打你?

貧窮是你們的罪惡,不是孩子的罪惡。

那一年,我做記者,和警察把一名被販賣的女孩送回家。

女孩只有十幾歲,在上學路上被人販子騙走了,以5000元賣到了秦嶺山中,給一名老光棍做了妻子。

我們把女孩送到她出生的家中後,她的父母異常冷漠。

我想像中的全家人抱頭痛哭的場面並沒有出現。

她的母親說:「你都懷上娃娃了,還跑回來幹什麼?讓全村人都恥笑我。」

她的爸爸對警察說:「你們從哪裏帶來的,再把她送回去。」

我是兩個女孩的父親,我最看不得孩子受傷,看不得孩子遭受摧殘。

家庭,在有的孩子心中是港灣,在有的孩子心中是噩夢。

有的人真不配做父母,有的人天生心如毒蠍,毫無同情心和憐憫心。

虎毒不食子,但他們還不如野獸。

儘管孩子是親生的,但是把孩子交給他們,是孩子的災難。

應該剝奪這些人的監護權,應該讓孩子離開他們,讓孩子生活在有愛心的人家中;或者生活在福利院,和別的孩子一起健康成長。

讓所有孩子免於遭受摧殘和折磨,是每一個成年人的責任,也是全社會的責任。

責任編輯: 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501/1444941.html

民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