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世界秩序重組無疑 第二個世衛在望 聯合國岌岌可危

—第二個世衛

作者:
後疫情時代的國際形勢,各國歸邊,再也不像疫情爆發前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聯合國的角色和作用,將起着翻天覆地的變化,成為兩大陣營交鋒戰場。五個常任理事國運用否決權,推倒對手的決議,將會成為家常便飯。

特朗普宣佈暫停美國對世界衛生組織的資助,指摘世衛在中國傳出疫情之初未有徹查,卻宣揚中國隱瞞疫情的假資訊,錯失在源頭堵截病毒的時機,又稱要調查世衛在武漢肺炎疫情中的失責。特朗普此舉是意料中事,雖然醫療組織及衛生專家關注美國此一決定,可是特朗普決心已下,舉手不回。美國國會議員則準備召開聽證會,要世衛總幹事譚德塞到國會山莊接受質詢。此刻來說,相信世衛不會輕易答應,美國政府國會與世衛的僵持,未來還會持續一段時間。

不捍衛美國利益就會退出

另一個可能的發展,是美國有人提出訴訟,民事起訴世衛或譚德塞。最近幾天,美國國會議員和國務卿蓬佩奧的發言可圈可點:有參議員說「美國納稅人資助世衛,國會議員有責任確保納稅人的錢被明智地使用」,蓬佩奧則稱「確保這種保障美國人安全的重要衛生組織有效運作」。這兩番話,將是美國有人一旦要打官司的理據。若然特朗普政府決心把世衛這個議題推到極致,由聯邦司法部出面,刑事起訴世衛和譚德塞亦不能抹煞。對於在任或者離任後的譚德塞來說,都是潛在的巨大心理以及人身威脅。

美國暫停資助世衛,與特朗普上台以來處理國際事務的作風完全吻合:退出簽訂的協議條約或承諾,另起爐灶。這包括退出《巴黎氣候協定》、退出《伊朗核協議》、撕毀《中程彈道導彈條約》;他亦曾稱必要時退出世界貿易組織,多次向幕僚說有退出北約的想法。姑勿論是否以退為進,客觀事實表明特朗普對於不符美國利益的國際協議的態度。因此,近期他對世衛的言語與行動,是否美國將會退出世衛的先聲,成為觀察這個聯合國轄下組織未來命運的焦點。

美國對聯合國不滿由來已久,並非始於如今的特朗普,今次美國惱於世衛,只是幾十年來眾多不滿的其中之一。美國政壇持有這種看法大不乏人,特朗普宣佈暫停資助世衛,去年9月辭職的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隨即在社交媒體貼文支持。他說,美國暫停對世衛資助,是對世衛處理武漢肺炎失敗及中國影響的正確回應,「這應是對整個聯合國系統的警告,美國不會對差勁的表現就此了事」(It should be a warning flare to the entire UN system that the US will not settle for poor performance)。

博爾頓是小布殊任內的駐聯合國大使,又是老布殊政府專責國際組織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對聯合國有他的一套看法。博爾頓的美國「不會就此了事」之語,凸顯美國對包括聯合國在內的國際組織強烈不滿,除了可以解說為特朗普退出三個國際協議的背景,亦可視為美國停止撥款世衛的詮釋。若然世衛未來表現未令華府滿意,美國可能緊隨前年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做法,退出世衛。2018年6月,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和駐聯合國大使希利在宣佈退出人權理事會時說,理事會未能有效捍衛人權,而且存在政治偏見。把美國兩年前對人權理事會的批評,與今次美國政府從特朗普到蓬佩奧對世衛強硬態度相比,兩者幾乎是二而一相同:人權理事會或世衛未能捍衛美國的利益,美國就會不干。

各國歸邊,政經秩序重組

退出世衛,應該是美國目前放在總統辦公桌上的選項之一。不過,與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不同,世衛牽涉的是大量日常公共衛生事務,必須有一個組織做事。美國目前負責發出旅遊警示的是國務院,公共衛生則有衛生部,可是華府難以單靠這兩個部門全盤處理跨洋穿洲的公共衛生議題。最有可能的做法,是成立一個類似世衛的組織。由於歐洲在武漢肺炎疫情受創極深,對世衛表現甚為不滿,美國若然拉頭纜成立另一個組織,歐洲國家加入並不為奇。事實上,現的G7架構,另外六國全是美國戰略及經濟盟友,關係並非一朝一夕可及,新組織在此之上開展,比起從無到有設立另一個,必然事半功倍。這構成了美國退出現有的世衛、另組第二個具有世衛功能機構的誘因。

武漢肺炎疫情過後,世界政治及經濟秩序定必重組,日本及美國目前已經討論把生產線從中國撤回。後疫情時代的國際形勢,各國歸邊,再也不像疫情爆發前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聯合國的角色和作用,將起着翻天覆地的變化,成為兩大陣營交鋒戰場。五個常任理事國運用否決權,推倒對手的決議,將會成為家常便飯。博爾頓2000年寫過一篇文章〈雙重承認是確認現實〉,值得作為未來聯合國爆發更大衝突的參考。所謂雙重承認,是台海兩岸同時都是聯合國成員,此事70年代初由老布殊提出,最後未有實現,但就成為美國處理兩岸事務官員的壓箱之寶。

近年美台關係密切,兩地關係在今次疫情當中更見接近,華府亦不像之前般處處忌諱北京。疫情之後,台灣必成為美國手中的一張牌,中美在聯合國因台灣問題翻臉幾可肯定。如此情勢之下,聯合國都已岌岌可危,何況世衛這些轄屬組織。皮之不存,毛將焉附,第二個世衛的出現,不僅是世界公共衛生之故,而是在世界秩序大執位的背景下,一個無法避免的大趨勢。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418/1438572.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