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方方日記出海 引發左派討伐

中國武漢作家方方(微博圖片)

就在本周三武漢解封當天,記錄了當地封城故事的方方日記英文版和德文版在網上開始預售。早在武漢作家方方1月底開始動筆時,就有不少人批評她在傳播負能量,而日記近日出海的消息更是引發國內左派的討伐。那麼,方方究竟招誰惹誰了呢?

出版社官網顯示,方方日記英文版譯名為《武漢日記》(Wuhan Diary),將由全球最大的出版商之一哈珀·柯林斯集團(Harper Collins)於8月18日發售。其電子版則將於6月30日發布,目前正在亞馬遜官網上接受預購。而方方日記德文版的中文譯名稍有不同,名為《武漢封城日記》,將由德國著名出版社霍夫曼坎普(Hoffmann und Campe)出版。

《方方日記》英文版的出版預告(微博截圖)

武漢作家方方從1月25日,也就是武漢封城後的第三天,開始寫「封城記」,隨後兩個月里幾乎從未間斷。3月24日,她以《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為題,寫下了武漢封城62天後的第60篇日記,宣告收筆。

方方屢遭左派攻擊

在一篇篇日記中,方方談到了親友的近況、口罩的緊俏、患者的逝去和人間的大愛。方方在最後一篇日記中調侃,她特別感謝天天圍攻她的極左分子,並寫道:「沒有他們的激勵,像我這樣懶散的人,或許早就不寫了。」

中國極左翼網站「紅色文化網」周四刊登的一篇文章把方方日記在全球發行,形容為「歐美的一把屠刀」。筆名「十念生」的作者寫道,這本書極有可能成為各國攻擊中國的有力武器,而海外華人很有可能成為發泄對象,而他「彷彿看見這把屠刀已經舉起。」

互聯網上攻擊方方的一段視頻(視頻截圖)

談到方方日記,官媒《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周三在微博上寫道:「它不會是一般的紀實文學交流,它一定會被國際政治捕捉到。很有可能的是,在未來的風浪中,中國人民,包括那些曾經支持了方方的人,將用我們多那麼一分的利益損失來為方方在西方的成名埋單。」

北京獨立媒體人高瑜說,方方日記出海再次遭到國內左翼人士的狂轟濫炸,恰恰體現了她文筆的真實性。

「正因為方方日記非常真實,寫出了武漢防疫過程中的一些陰暗面,所以就遭到了左派的攻擊,而這些人慣於用謊言為現實塗脂抹粉。」

高瑜周四晚間在推特上轉發了她的幾位朋友傳給她的一張圖片,顯示疑似方方本人介紹了她在海外出書的原因。這張圖片上寫道:「中國作家在海外出書的人很多呀,這是件很正常的事......這些都是在國內各大媒體發表過的文字,國內不出,我為什麼不能在國外出呢?」圖片中的文字還透露,這本書還在翻譯當中,應該會在更多國家出版。

本台記者無法獨立證實此言的確出自方方,但高瑜表示,她相信這段話的真實性。

本周三,也就是方方日記出海消息傳出的同一天,方方本人在微博上也提到了她遭受的人身攻擊。她寫道:「我現在說什麼都被叫罵,真是領教了網絡暴力。極左勢力實在厲害,而且強大!」方方說,目前網上對她的討伐像極了文革,並把攻擊她的人比作輪番傳染他人的「病毒」。

有意思的是,網上近日流傳了一篇也曾遭受過網絡暴力的前央視名嘴崔永元幾天前寫給方方的一封信。崔永元在信中以過來人的身份勸告方方不要疲於應付在網上攻擊她的「梯隊」,並指出方方目前「只是身處戰爭早期,千萬不要盲目開槍,要節省彈藥。」本台記者並未找到原文出處,因此無法獨立證實其真實性。

中國作家:方方日記難被體制所容

廣東方日報絡作家、獨立中文筆會會員野渡周四對本台記者表示,方方畢竟是中國的體制內人士。儘管她在日記里表達了一些立場,但也不過是反映了一些「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表面問題。

野渡說,就連這種「改良派聲音」都會被殘酷打壓,充分體現了國內言論自由的匱乏。

「中國經歷了幾個月的疫情之後,當局亟需把疫情的大陸起源地和官方責任從歷史和輿論當中抹殺掉,因此像方方的這種只說出了表面問題的文章仍然很難獲得輿論場的立足之地。」

54歲的方方本名汪芳,畢業於武漢大學中文系,曾於2007年到2018年任湖北省作家協會主席。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家傲華盛頓報道責編:申鏵網編:洪偉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