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武漢保安瘟疫捨命執勤 每天補助1000元 被貪官吃人血饅頭侵吞750

—「武漢肺炎」疫情中民眾權利被侵害揭示極權下民生改善的虛幻

安保人員的防疫補助費開始發放,發放的金額令人大跌眼鏡:每人每天才250元錢。按照中央疫情防控指揮部的通知,一線安保人員每人每天補助費是1000元錢、醫院及隔離點的一線保潔人員是每天1200元錢。安保人員認為,其餘750餘元的補助費被上級領導侵吞了。

就在武漢新冠狀病毒肺炎肆虐人間之際,中國各地為配合政府防治肺炎工作而沖在一線的醫護人員、隔離點與臨時醫院建設者們,在付出艱辛努力甚至生命代價後,居然無法得到政府承諾的補貼報酬,甚至一些民工生活因此陷入困境,三餐無着,被迫流落街頭。由此可見,中共極權統治下民眾權利肆意遭受侵害,民生改善完全沒有保障的狀況。

據民生觀察報道,3月20日上午,湖北武漢十餘名保安人員來到湖北大學防疫隔離點,集體抗議防疫補助費遭領導侵吞。

現場保安人員控訴說,2月15日,武漢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揮部床位保障組發佈了關於下達16所省屬高校集中隔離點儲備任務的緊急通知:為加大隔離點儲備建設力度,經湖北省指揮部與湖北省教育廳協調決定,將徵用湖北大學一期、二期、忠誠學生公寓,建設新冠肺炎治癒出院患者出院後的集中隔離點。

湖北大學等高校被徵用後,數十名保安人員被派駐到這些隔離點工作,他們主要負責發熱病人和密切接觸者的隔離、防護工作,安保人員直接與這些發熱病人接觸,被傳染的風險非常高。這些被隔離的病人由於心情不好,時常會吵吵鬧鬧要求回家,還有些人會找保安的麻煩拉拉扯扯,保安們冒着巨大的風險,耐心細緻的做好勸導安撫工作。在一個多月的時間裏,數十名保安員兢兢業業完成了常人難以想像的艱辛工作。

近日,安保人員的防疫補助費開始發放,發放的金額令人大跌眼鏡:每人每天才250元錢。按照中央疫情防控指揮部的通知,一線安保人員每人每天補助費是1000元錢、醫院及隔離點的一線保潔人員是每天1200元錢。安保人員認為,其餘750餘元的補助費被上級領導侵吞了。

3月21日上午,十餘名保安人員來到湖北大學防疫隔離點,集體抗議防疫補助費遭領導侵吞,而接待的領導卻聲稱:雖然中央疫情防控指揮部是按照一線安保人員每人每天補助費是1000元錢發放的,但是安保公司需要從中提取管理費等費用,因此發放到一線安保人員手中的防疫補助費就只剩每人每天250元錢了。對此,現場安保人員一致反對,他們抗議說,既然中央疫情防控指揮部要求對一線安保人員按每人每天1000元錢的標準補助,那麼奮鬥在一線的安保人員拿到手的補助費就應該是每人每天1000元,而不是被扣除什麼管理費之後的餘額250元一天。至於公司提取管理費的問題,理應在員工每月的工資里常規提取,而不是在防疫專項補助費裏面剋扣。面對抗議人員的反對,接待領導不予理會,只說是會向上級領導反映情況。

據悉,在此次「武漢肺炎」的防控中,已有多地領導剋扣一線防疫人員薪資的情況曝出。3月3日,陝西省安康中心醫院在補助發放方案中,一線醫護補助最低400元,醫院領導能拿8000-12600元左右,有的醫院領導拿的補助比援鄂一線醫護人員的還多得多。一些醫生反映,部分領導偶爾背着手轉轉,在發熱門診的專家們值班一兩次,就能拿全勤,一線人員卻被剋扣上班天數,導致最終院內領導所得補助比服務確診患者的工作人員都高。

3月10日,一份題為《昆明市晉寧區寶峰中心衛生院新冠肺炎疫情防治臨時性工作補助統計名冊》發佈出來。知情人稱,這份名單上獲補助最多的是該院院長汪某,而排名第二、第三的則是出納與會計,每人達到近萬元補助,而預檢台的正式醫生卻並不在補助名單內。

另據一度躍上中國大陸熱搜頭條報道,稱記者在湖北武漢火神山醫院外的臨時建設工地採訪時,有十餘位做病房防水工程的農民工,自2月14日務工時獲得承諾白班600/天,晚班1200/天,日結。但開工四天均未拿到日結的工資,且相關的防護用口罩、飲水都無法保證,致使他們生活極為艱困。

再有寧波新聞網3月22日報道:除了一線的廣大醫護人員,不少其他行業的人也參加了支援一線疫情的工作,比如說一些疫情防控人員,医院裏的志願服務者,以及眾多參與火神山醫院的建設者,以及一線隔離區和防控區的保安人員等,都在不同的崗位上,為抗擊疫情做出了自己的貢獻,雖然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些都是本職工作,但是冒着很大的風險堅持走一線,也是值得尊敬的。

然而,這段時間也出現了一些不太協調的聲音,比如一些醫院後方的院長副院長每月拿疫情補貼1萬多,而奮戰在一線的醫護人員有的只有3000多元。

同樣是前一段時間,有媒體也報道了參與火神山建設的建築工人工資被剋扣的消息:原定3000塊的工資,結果拿到手只剩800塊錢了。

據了解,隔離區的保安也好,參與火神山建設的建築工人也好,都是被剋扣了工資和補貼,而且被剋扣的是大頭,自己只拿到一少部分。

如上這些披露在防疫中沖在一線的工作人員結果卻遭到剋扣工錢及補助的事實,只是眾多權利被侵害情況的冰山一角。應該說,在中國這片土地,如上這種現象是普遍的,是日常化的,正常的。而如果不是上面這種剋扣,那才是不正常。而今天之所以被媒體披露出來,不是因為它反常,而是因為這次瘟疫大災的非常情況,從而引起了人們的關注與不滿。

如此普遍剋扣一線民眾工錢補貼的行徑,是嚴重侵犯公民的正當勞動所得的權利,是明目張胆的侵權。然而,在平常這種現象就成為了通行的規則。

為什麼在中國大陸會出現這種普遍的侵犯勞工權利的「吃人血饅頭」情況?就是因為極權政體下的等級設置與官僚本位意識,在這個體制下,官位具有分配資源的權力,官位也具有貪占他人勞動、功績與榮譽的權力,社會勞動分配就不是公平勞動付出的報酬,而是依照地位高低的分派。在這種制度設置與意識形態下,貪占成為權力的本色,成為能力的象徵,以權力來侵害普通民眾的權利成為了本來狀態。所以,中國社會充斥着種種勞動分配的不公。這也是中國傳統「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的封建專制意識的現代制度體現。

在這種依靠權力來分配所得的極權制度設置下,所謂改善民生就是權力滿足自身需要下對民眾的賜予,民眾正當勞動所得永遠被定格在權力恩賜上,民眾不能獲得正當的勞動報酬,也無法主宰自己的命運,更無法捍衛自己的正當權利。如此,一切所謂改善民生的政策與口號,註定都是權力的欺世謊言。因此,在中國要想真正能夠獲得公平公正的勞動報酬,使民生真正得到切實有效的改善與保障,就必須建立起現代民主、法治與人權的憲政制度。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民生觀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