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普京是不是新冠病毒假新聞的幕後推手?

歐盟觀察員懷疑,這場輿論戰的目的是在歐洲民眾中播撒"不團結和不信任"的信息。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首席發言人斯塔諾(Peter Stano)解釋說:"我們已經看到,源自歐盟以外地區的錯誤信息的數量不斷增多,部分來自俄羅斯媒體或者和親克里姆林宮關係密切的消息源。"斯塔諾說,俄羅斯並不是外國誤導信息的唯一來源。無論這些錯誤信息來自何處,"它都會威脅人們的生活。"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Sputnik)聲稱,拉脫維亞"非常聰明的生物學家和藥劑師"發明了新冠病毒。和克里姆林宮關係密切的消息人士又說,該病毒的製造者是英國軍方實驗基地波頓當實驗室(Porton Down)。

迄今為止,歐盟委員會的俄羅斯觀察員已經分析了多達80篇這類報道,其中包含俄羅斯官方媒體或者與克里姆林宮關係密切的媒體平台和作者發布的有關新冠病毒的虛假或誤導性信息。但是,這種活動是不是俄羅斯蓄意為之?是不是俄羅斯與西方之間的宣傳戰的一部分?

混亂的疫情分析

這些報道可以在網站EU vs.Disinfo上查閱,文章標題為"新冠病毒:克里姆林宮和虛假信息"。

文章摘錄的內容令人震驚。作者指出,有些說法相互矛盾。例如,與克里姆林宮關係密切的電子雜誌《東方評論》寫道:"當恐慌過去之後,人們會發現新冠病毒致死人數少於普通流感。"這篇評論認為,目前人們對這種新型病毒的擔憂是由種族問題引發的。

俄羅斯民族主義者杜金(Alexander Dugin)是東正教支持者,他在另一個俄羅斯電子雜誌《地緣政治》中發表了相反的意見。杜金說,當新冠病毒走完"在地球上的勝利遊行"時,它將破壞現有的世界秩序。在對西方生活方式進行道德上和宗教上的譴責中,他經常借用古代復仇神靈或聖經中的瘟疫之類的符號。

但是,這些矛盾的觀點背後存在着某種預謀嗎?歐盟觀察員懷疑,這場輿論戰的目的是在歐洲民眾中播撒"不團結和不信任"的信息。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首席發言人斯塔諾(Peter Stano)解釋說:"我們已經看到,源自歐盟以外地區的錯誤信息的數量不斷增多,部分來自俄羅斯媒體或者和親克里姆林宮關係密切的消息源。"斯塔諾說,俄羅斯並不是外國誤導信息的唯一來源。無論這些錯誤信息來自何處,"它都會威脅人們的生活。"

 

克里姆林宮的否認和解釋

上周三,克里姆林宮發言人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堅決否認《金融時報》關於俄羅斯新冠病毒虛假宣傳的報道:"我們談論的這些,都是未經證實的說法。在這種情況下,它們很可能是出自西方反俄意識。"佩斯科夫稱這些說法是荒謬的,沒有任何具體的證據。

佩斯科夫的否認立即贏得了俄羅斯對外通訊社《今日俄羅斯》的支持。該通訊社網站很快發表了據稱是塞爾維亞裔美國記者麥里克(Nebojsa Malic)的文章,文章寫道:"如果其他所有措施都失敗了,那就指責俄羅斯吧。看起來,這就是歐盟應對新冠病毒的歪招。"

克里姆林宮真的是這一切的幕後推手嗎?它是在利用新冠病毒疫情攻擊歐洲民主國家嗎?長期觀察俄羅斯媒體的英國假新聞專家尼莫(Ben Nimmo)認為,這並不是"普京的親自號令"。尼莫說,這場輿論戰沒有那麼重要。"整個事情似乎更像是典型的反西方姿態,而不是克里姆林宮精心設計的戰役。"

尼莫說,這跟馬來西亞航空公司MH17航班墜毀或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之後的情況有所不同。在前面兩種情況下,媒體宣傳都使用相同的腳本,明顯來自克里姆林宮的組織。新冠病毒疫情輿論並非如此。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和《今日俄羅斯》等媒體都知道,無論如何,他們總是要宣傳西方的弱點。

俄羅斯專家和綠黨歐盟議員拉戈丁斯基(Sergey Lagodinsky)觀察俄羅斯媒體對新冠病毒疫情報道之後說,"這反映了我們關係的本質。"他說,到目前為止,俄羅斯新冠病毒病例較少,而歐盟應接不暇,因此俄羅斯媒體會趁機製造恐慌。

俄羅斯外交政策的長期目標

布魯塞爾智囊機構卡內基歐洲基金會(Carnegie Europe)的專家勒格卡(Agnieszka Legucka)認為,俄羅斯的對外宣傳擁有豐富的資源和廣大的覆蓋範圍。"自2020年初以來,他們一直在傳播有關新冠病毒的虛假信息,目的是引導歐洲人對公共機構的不信任,加劇歐盟的公共衛生危機。"她說,這些虛假消息的來源之一是互聯網研究局(IRA),這是普京的盟友普里果津(Yevgeny Prigozhin)擁有的一個大型內容農場。

勒格卡總結說,"來自俄羅斯的虛假信息通過各種方法和渠道,已然成為對抗歐洲秩序的有力工具。這些信息跟隨俄羅斯外交政策的戰略目標,不會在短期內結束。歐盟必須應對這種長期的虛假宣傳做好準備。"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德國之聲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