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Maskism

作者:

武肺在英國歐洲爆發,有一個好笑的看點,就是圍繞着戴口罩的紛爭。

許多香港人或華人不敢在西方國家公開戴口罩,因為會受到歧視或嘲笑。

但是西方國家都有非常成熟的反歧視意識和組織。不是說大愛包容嗎?阿拉伯女人黑布蒙頭,都有西方的左膠婦女組織出頭辯護,聲稱這是她們中東的衣着習俗,文化多元,理應受到尊重。

倫敦巴黎馬德里,都可以看見伊斯蘭族裔的移民蒙面而招搖過市,她們不怕受歧視,也無人嘲笑。為何所謂的亞裔人,一戴口罩就變成過街老鼠,而且孤立無援、無人權組織聲援?

本來香港人或中國人,針對瘟疫期間這個口罩問題,若不敢先為戴口罩的權利挺身爭取,反抗偏見,就沒有辦法保障生命,反制病毒。那些平時口口聲聲「只要手持一本中國護照,到哪裡遇到危險,不怕,背後都有一個強大的中國」之戰狼一族,似乎護照後面有中國,但口罩後面卻沒有了中國。

有些香港小朋友說,在倫敦街頭不敢戴口罩。我問:請問你戴一個口罩,妨礙了其他人什麼?若並無妨礙,為何其他人要投下異樣的眼光?

若西方國家的右翼和左膠,都對戴口罩的中國人,形成一個共同歧視的聯盟,反而對蒙面上街的阿拉伯婦女,並無如此欺凌待遇,就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香港人膽子小,因為香港曾經是英國殖民地。但是英國有大量中國留學生,民族性格牛B,譬如在課堂上,發現英國教授展示亞洲中國地圖,不見了台灣,也會集體起鬨,斥責西方分裂祖國,動不動就膽敢聲討洋人傷害中國人民感情。

武肺期間,中國留學生並無組織起來,響應帝國主義者反擊,維護中國人民戴口罩的文化權利,反而人人搶着上飛機逃跑回國,是很離奇的行為。

本來全英國和歐洲的中國人、台灣人、香港人、新加坡人,應該首先團結起來,發動一場五十萬人的口罩大遊行,就像西方女權分子的「無胸圍大遊行」一樣。既然個個爭着逃跑,也就難怪受到種族歧視了。因為洋人覺得中國人沉迷「罩淫」(Maskurbation),武肺期間,形成對華人之「口罩歧視」(Maskrimination),或「口罩仇恨」(Mask-hate)。

「口罩主義」(Maskism)是一個全新的社會學課題。只是這一次,全球的黃面孔,在不戴口罩的帝國主義面前,都做了逃兵。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