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抽血看你是否有病 然後就給你送到陸軍總醫院或者蘇家屯」

—一位險遭強摘器官的前中國商人的自述

「馬三家勞教所的醫生為我抽血。在那個時候就明確的說,抽血看你是否有病,然後就給你送到陸軍總醫院或者蘇家屯。」

法輪功學員於溟。(Samira Bouaou/大紀元)

(警察說,)你不是想絕食餓死嗎,如果你的血樣匹配了,就給你找個地方幫你達成心愿,你身上的零件(指器官)還能給好人做點『貢獻』。」

第一次被抽血化驗是2002年在北京團河勞教所……抽血時,先把針頭插入我手臂,再把一個這樣的管插到針管里,抽滿血後,把這個活塞式容器拔出,不用拔出針頭,再把另一個塞進去,再抽出滿滿一管血。針頭非常粗,不是平時皮下注射的那種針頭。」

馬三家勞教所的醫生為我抽血。在那個時候就明確的說,抽血看你是否有病,然後就給你送到陸軍總醫院或者蘇家屯。」

以上是大陸前成功商人、法輪功學員於溟,於2020年3月10日在美國國會山,由「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VOA)」舉辦的最新中共強摘人體器官報告的新聞會上的發言。

於溟作證說,他在被中共關押期間,警方對他發出明白無誤的死亡威脅,告訴他要用他的零件(指器官)做貢獻;他也被多次被抽血。

於溟,來自中國大陸遼寧瀋陽,在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以前,是一家擁有上百名員工的服裝工廠的創辦人和經營者,家庭幸福,兒女雙全。

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他由於不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被非法勞動教養3次,共8年,因為拒絕轉化、認錯,先後被轉移6個勞教所,其中包括臭名昭著的遼寧馬三家勞教所、北京團河勞教所。

1999年,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以法輪功信仰者人數超過共產黨員以及法輪功「真、善、忍」等原則與中共格格不入等為理由,下令迫害法輪功。這場迫害,持續20多年至今。

以下是於溟在這次新聞會上的作證發言(略有刪節):

以親身經歷作證「中共強制摘取人體器官」

我叫於溟,是來自中國大陸遼寧瀋陽,我曾是一名成功商人,有一個服裝公司,一百多名員工,也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善良賢惠的妻子,和一對聰明可愛的兒女。我因為信仰和所謂擾亂社會秩序罪以及所謂的顛覆國家政權等罪名,在中共國的監獄和勞教所前後4次被勞教和判刑,並被關押了將近12年。

在這期間遭受酷刑折磨虐待包括:包括無數次電擊;長時間不讓睡覺;長時間抻刑;被綁在鐵椅子上坐了三個月;吊在大鐵門上一個月的時間,還有近半年時間單獨關押在鐵皮籠子里。我在這個過程中也被警察多次強制抽血化驗,為摘取我的器官做準備。

第一次被抽血化驗是2002年在北京團河勞教所,由於我拒絕放棄信仰,以絕食的方式抗議對我的非法關押。北京團河勞教所認為我給他們帶來很大的麻煩。在4月上旬的一天,由北京團河勞教所警察二大隊大隊長劉國璽,警號1153176,姜海泉、田雨、劉心誠四個警察帶領於某、潘某等四個被關押的勞教人員一起強制用繩子把我捆綁起來,之後,用兩隻針管式的容器(有一端不是封閉的),印象中非常粗,直徑至少2cm,長度能有7-8cm,聽獄醫聊天說是美國進口的。抽血時,先把針頭插入我手臂,再把一個這樣的管插到針管里,抽滿血後,把這個活塞式容器拔出,不用拔出針頭,再把另一個塞進去,再抽出滿滿一管血。針頭非常粗,不是平時皮下注射的那種針頭。

當時他們就說,你不是想絕食餓死嗎,如果你的血樣匹配了,就給你找個地方幫你達成心愿(就是指殺死我、活摘器官),你身上的零件(指器官)還能給好人做點貢獻。但抽血過後幾天並沒有對我怎麼樣,只是聽每天強制來鼻飼灌食的醫生和警察聊天說我血型不好還是配型不好我沒聽清。

第二次被抽血化驗是2006年11月,那是我第三次被綁架,當時關押在北京朝陽區看守所。由朝陽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的4個警察帶着去公安局指定的醫院。當時被關押進入看守所之前就要強制檢查身體。我被抽血、驗血。不知道抽血的醫生叫什麼。除了驗血,還做了X光胸透掃描。

第三次被抽血當時我被關押在遼寧省馬三家勞教所。期間北京正在舉辦2008年奧運會。我們在勞教所的很多人不按照中共要求放棄信仰和認罪,所以就被中共當局警察暴力毆打、體罰虐待。

2008年9月,我當時被單獨關押在一間專門用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小屋子裡,當時多次受到死亡威脅。六名警察對我發出死亡威脅。他們是:馬三家勞教所男一所所長高洪昌、馬三家勞教所男一所大三大隊副大隊長於江、馬三家勞教所男一所三大隊內勤幹事李猛、蘇巨峰、王瀚宇、劉俊等人。

期間還對我毆打虐待,包括數次30萬伏電棍電擊;被雙腳腳尖着地,雙手弔拷在門上一個多月時間;電針插入頭上穴道電擊;灌食不明藥物;在死人床上用抻刑把雙手雙腳抻開綁着近一個月;固定在鐵椅子上三個月;錐子和牙籤扎手指縫等等,我頭上至今還有一道長十多公分的大疤痕。

在那裡我多次被強制抽血化驗採樣。在警察於江、李猛、王瀚宇的監視之下,由馬三家勞教所的醫生為我抽血。在那個時候就明確地說,抽血看你是否有病,然後就給你送到陸軍總醫院或者蘇家屯。這話聽着好像是有病了送去治療,其實根本就不是,真正原因是沒病才送到那裡。那裡是「摘取器官」的地方而不是治病的地方。由於2008年「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的事情已經在網上被揭露了,所以我很清楚他們所說那兩個地方陸軍總醫院和蘇家屯就是活摘器官的地方。後來說我有輕度脂肪肝和身體其它不良反應不符合標準才沒有對我採取進一步措施。在這之後有一年之久不讓我家屬會見,一直到我被釋放。

雖然我最後能夠活着出來,但是我知道,中共政府當局在迫害法輪功學員這些年的過程中,很多人死於被「活摘器官」。但是苦於真相一直被中共掩蓋,我們沒辦法拿到證據。所以我這些年沒到美國之前,一直在中國各地醫院秘密走訪調查。

2019年6月,由尼斯爵士和其他幾名法官組成的英國獨立調查「中共活摘器官」法庭,採用我提供的部分我在中國醫院做的調查視頻資料,那裡清楚地說明中國大陸目前還在做這些器官移植手術。而且肯定還有「活體器官移植庫」存在。這種器官移植手術最快一周之內就可以找到配型。今天我要把更多的第一手證據播放。這也是這些年來第一次在國際社會曝光這麼完整的中共當局隱瞞罪惡的視頻。

各位嘉賓,我們現在面臨的問題已經超越了一切政治見解。我們必須了解:中共政權帶給人類的威脅是全球性的,他們給人類帶來的是毀滅性災難。較之在死難者的墳墓前獻花,更應該在生命被中共政權摧毀前,盡全力拯救他們。

非常感謝大家能夠幫助苦難中的中國人解體中共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辰美國華盛頓DC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