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電影《阿詩瑪》主創人員的悲慘命運

作者:

(網絡圖片)

《阿詩瑪》是流傳在雲南彝族撒尼族人口頭上的敘事長詩,故事的主人翁是美麗、善良、堅貞的阿詩瑪和聰明、勇敢的阿黑。很多人對於這個故事的了解是通過中國首部音樂歌舞片《阿詩瑪》。然而,這部拍攝於1964年的電影卻直到1978年後首次公映,參與拍攝的主創人員的命運同這部電影一樣,也十分悲慘。

早在1953年5月,雲南省人民文工團深入到彝族撒尼族人聚集的路南縣圭山區進行了歷時三個月的發掘工作,搜集到《阿詩瑪》的異文傳說二十種。作家公劉、黃鐵、劉知勇、劉綺等對異文進行了整理、潤色。1957年,公劉等人被打成了右派。

為了向國慶十周年獻禮,時任雲南大學校長的李廣田接受了繼續整理《阿詩瑪》的工作,於是他在公劉等人的基礎上,最後整理完成了彝族撒尼族的民間長篇敘事詩《阿詩瑪》。長詩於1960年由雲南人民出版社出版。

長詩出版後,長影導演凌子風決定將其拍成電影,並開始做準備,甚至還找到了劇情所需要的真老虎。1961年,參加過劇本改編的作曲家葛炎根據長詩開始創作電影音樂,並且很快寫就。然而,拍攝計劃卻因李保田也被打成右派而夭折。

其後,不願放棄這一題材的上海海燕電影製片廠導演劉瓊再次將其列入拍攝計劃,並因為電影局局長陳荒煤的重視,而成為上影重點影片。據說最後還請了香港明星夏夢的化妝師給阿詩瑪化妝,一條眉毛就要畫幾個小時,由此想見其他地方下的功夫。

《阿詩瑪》中當然阿詩瑪最重要。攝製組成員跑遍全國也沒有找到合適的扮演者。之後,「進一步比較了以前在各地區所物色過的女演員,終於經導演劉瓊復去昆明,在中共雲南省委的同意和支持下,確定了雲南省歌舞團的楊麗坤同志扮演『阿詩瑪』女主角,歌曲則由同團歌唱家杜麗華通知配唱。」(《彙報扮演阿詩瑪的女演員事》)其中楊麗坤因演過《五朵金花》而聞名。

1963年,楊麗坤等三十多人前往上海參加拍攝。楊麗坤的表演令大家非常滿意。

當時對於影片中阿詩瑪與阿黑到底是兄妹關係還是戀人關係,導演劉瓊還專門給中共雲南省委寫了一封信,請求按照戀人關係拍攝,最終得到了批准。

1964年,耗資84萬的「寬銀幕立體聲七彩歌舞音樂神話巨片」《阿詩瑪》關機。然而,影片還沒有公映,就遭到了批判。當時電影界中出了兩顆大毒草:《早春二月》和《北國江南》。《早春二月》被認為是抹殺了階級鬥爭,表現資產階級的小情調,而把愛情放在第一位的《阿詩瑪》因此被認為更「毒」,因此不能放映。

同年12月25日,海燕電影製片廠印發了《全廠職工對<阿詩瑪>所提的意見和建議》,其中批評影片資產階級情調的不少。有這樣一條是針對楊麗坤的:「為了要找一個漂亮的演員來演阿詩瑪,不知跑了多少地方,現在找到的楊麗坤,歌不會唱,舞也跳得並不好,就是面孔上銀幕,就來叫她演,這是資產階級思想在作怪。」

隨着文革的到來,《阿詩瑪》的主創人員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楊麗坤被關在舞台下,那裡陰暗潮濕,終日不見一絲陽光,裏面僅放兩張長凳,晚上當床睡。惡劣的環境加上日夜不停的審訊,楊麗坤最終精神失常。

此外,配唱的杜麗華被下放;葛炎積累的少數民族音樂素材盡數被毀,並被批判;作曲之一羅宗賢於1968年在強烈的批判聲中去世,終年45歲。導演劉瓊則被下放到「五七」幹校。

更慘的是改編者李廣田。文革開始後,《阿詩瑪》成了李廣田反黨、反社會主義的罪證。他不僅被監禁起來,還遭受了嚴刑拷問:《阿詩瑪》中阿黑和阿支應屬於兩個不同的階級,既然如此,鬥爭就是殘酷無情的,你死我活的,但為什麼要安排他們賽歌呢?這不是宣傳「階級鬥爭熄滅論」嗎?本來阿詩瑪和阿黑在傳說中是兄妹關係,可為什麼要把他們修改為男女的情愛關係呢,這不是在宣揚腐朽的資產階級價值觀嗎?……縱使李廣田有七八張嘴,也不能將心裏的話向這些造反派說清楚。在成千上萬人的注目下他被罰跪,被拳打腳踢……一個知識份子的顏面被徹底掃蕩。

1968年11月2日,李廣田突然死於昆明市郊外的蓮花池內,據有關資料顯示:頭部被擊傷,滿臉是血,脖子上有繩索的痕迹,腹中無水……到第二天被人發現時,他居然在水中站立着,死而不倒!後來,有許多人對於李廣田的死提出異議,究竟是自殺還是他殺?由於文革開始後中國的公檢法全面癱瘓,沒有誰去給李廣田驗屍,沒有誰去調查他的死因並把它寫成報告,他的屍體很快就被紅衛兵的頭頭自作主張地火化了。

一部電影讓這麼多人的命運發生了改變,也許這樣的事只有在一個荒唐的國度中才會出現吧。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