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新疆女商人手機裝外國通訊軟件被判入獄

迪娜說,她被送入監獄時和三十多個維吾爾族女子站在一起,被要求脫光衣服接受女管教檢查,男警察則在圍觀:「都是維吾爾族,我們哈薩克人只有五、六個人,他們都是山裡的老人。我又問那些維吾爾族,他們說你還不知道嗎,我們已經來好幾次了。那一天晚上,把我們三十多人分成每組12個人關在一起。警官中有大的領導,是男的警察都看着呢,搜我們身的是女的。他們說什麼我們要做什麼,我們如果不做就要挨打。

迪娜.努得拜因一部手機裝外國通訊軟禁被關押。

新疆伊犁尼勒克縣哈薩克族女商人迪娜.努得拜,因其手機裝有外國通訊軟件,先是被關入監獄,後轉移到「職業技能培訓中心」。迪娜對本台說,她和十多名維吾爾族婦女囚禁在同一監舍,滿屋臭氣熏天。她獲釋後,經營的服裝公司被指拖欠銀行利息,成為負資產。

今年28歲的哈薩克族穆斯林迪娜,多才多藝,善於服裝設計。她在新疆尼勒克縣有一間服裝公司,並註冊了商標。她還開設了兩家服裝專賣店。2017年10月14日,尼勒克縣喀拉蘇鄉派出所警察把迪娜從家中帶到公安局,隨後被戴上手銬盤問。迪娜對自由亞洲電台說,她曾大聲詢問為何抓她,公安說她曾經出國及使用了國外的軟件:「他跟我說你出過國,你使用過他們的軟件,Whats』App、Signal你都用過。第一次是把我關入監獄(尼勒克監獄)12天。」

女囚犯被逼裸露於一眾男警面前

迪娜在新疆參加商品展覽會。

迪娜說,她被送入監獄時和三十多個維吾爾族女子站在一起,被要求脫光衣服接受女管教檢查,男警察則在圍觀:「都是維吾爾族,我們哈薩克人只有五、六個人,他們都是山裡的老人。我又問那些維吾爾族,他們說你還不知道嗎,我們已經來好幾次了。那一天晚上,把我們三十多人分成每組12個人關在一起。警官中有大的領導,是男的警察都看着呢,搜我們身的是女的。他們說什麼我們要做什麼,我們如果不做就要挨打。」

迪娜在家鄉有一服裝企業。

迪娜說,她和12個維吾爾族人同囚一室,吃飯及大小便都在一個小房間內。一日三餐是饅頭和白菜。警察說他們都是有出國經歷的「危險分子」。十多天後,迪娜被轉移到所謂的職業技能培訓中心羈押將近一年。迪娜說,在教培中心,女警察經常用電棒打她的後腦,地上劃有紅、黃線,每個人被劃入40厘米乘以40厘米的環線內,不能越線。每天要學唱歌頌共產黨的歌曲,重複觀看所謂反恐新聞,又被外來醫生注射不知名的藥物。她說:「那個時候跟我說,你們是不放心人員,所以把你們關在這裡最少一年,你們要好好學國語、法律、技能,你們一年學完了,你們的思想有轉變了,你們就可以釋放。3000個漢字你們必須要學會。如果學不會3000個字,你們就回不了家。」

新疆伊寧縣居民巴依波拉提.那如孜別克,被判刑10年。

出獄後私人公司財產不翼而飛

新疆政治再教育營羈押了數以百萬計的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及柯爾克孜族等少數民族穆斯林。在國際人權組織和各個政府的壓力下,2018年九月份開始,當局釋放部分穆斯林。9月23日,迪娜獲釋回家。回家後,迪娜才得知她的服裝公司被當局查封,資產不知去向,銀行賬戶現金被人轉走,損失約6萬美元。2019年4月,迪娜接到縣政法委書記的電話,告知批准其前往薩克斯坦探望父母,但不準將這一消息告知迪娜在國內的親屬,一個月後,迪娜順利抵達哈國。

迪娜說,目前,她在中國的兩個伯父,受到當地政府人員威脅要送教育營,還扣發他們的工資,迪娜80多歲的奶奶也被扣留在當地,無法離開中國。

迪娜在家鄉的工廠工作情景。

曾在哈國留學青年被判囚10年

另一位移民哈薩克斯坦的新疆穆斯林巴依波拉提對自由亞洲電台說,他的弟弟巴依木拉提.那如孜別克(1990年8月11日出生),居住在中國新疆伊寧縣喀拉亞尕奇鄉奧依曼布拉克村,持有哈國綠卡,但因此被判刑10年。他說:「巴依木拉提.那如孜別克,2018年3月20日左右,當地警方無故抓捕我的弟弟,將他送到政治教育中心,他在集中營里囚禁了一年零八個月後,被判了10年監禁。現在我的弟弟在哪裡,他是死是活,我不知道。」

巴依波拉提說他的弟弟曾在上海高中畢業,2012年初前往哈薩克斯坦阿拉木圖就讀大學,同年年底前往中國居住,2018年被捕。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