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袁斌:貧困女生與貪腐高官 朱門酒肉臭當代版

作者:

貴州24歲的女大學生吳花燕,每天只有兩元人民幣的生活費,整整五年,她都靠吃白飯拌糟辣椒過活。因為常年營養不良,吳花燕身高只有1.35米,體重僅21.5公斤。(截圖)

都生活在貴州,把剛剛去世的貧困女生吳花燕與日前被曝光的貴州省副省長王曉光放在一塊對比,兩人的境遇整個就是「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當代版!

先說吳花燕,貴州省銅仁市松桃縣沙壩河鄉人,24歲,大三在讀。去年11月,她的故事登上了中國媒體新聞的頭條,其生活之貧困驚掉了許多國人的下巴。有網友感嘆:「沒想到今天的中國竟然還有這麼窮的人!」

吳花燕的母親在她四歲時就去世了,後來父親也在她上學的時候離世。她和弟弟之後就跟奶奶生活,後來又由伯父一家撫養,但是伯父每月只能給他們300元(人民幣,下同)的生活費。這筆錢當中的大部分都花在為弟弟治病上。

於是,吳花燕自己每天只有兩元的生活費。她從來不吃早飯,一天只能吃兩塊錢的米飯,且曾有五年多的時間,大部分時候都靠吃白飯拌糟辣椒過活。

由於長期的營養不良,吳花燕身體一直不好。2018年起,她的雙腳開始浮腫起來。去年11月,吳花燕因為呼吸困難而被送進醫院。醫生髮現,她的心臟和腎臟都有問題,這是五年來一直缺少食物造成的。

據媒體報導,吳花燕已於13日下午因病離世。

再說王曉光,原中共貴州省委常委、貴州副省長,曾任貴陽市烏當區區長、中共貴陽市烏當區委書記、貴陽市政府副市長、中共貴陽市委常委、秘書長、中共遵義市委副書記、遵義市政府副市長、代市長、市長、中共六盤水市委書記、中共遵義市委書記等職。因貪腐受賄1.626925129億元,王曉光於2019年4月23日上午被重慶市第一中級法院判刑20年。

1月12日,由中共中紀委參與攝製的反腐專題片《國家監察》開播,片中曝光了王曉光貪腐的一個細節:辦案人員在他家中發現有一間房子堆滿了茅台酒,數量達4000多瓶。而在這之前,在聽到風聲後,王曉光已經處理掉了一批價格最貴的年份酒。一開始,他把包裝撕掉,將酒倒到罈子里。後來他覺得這樣不安全,把已經倒到罈子里的年份酒又分批倒入自己家的下水道。看到他彎着腰在衛生間里倒這些酒,王曉光的妻子感嘆,扔也扔不掉,喝也喝不了,送也送不完,倒也倒不盡,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吳花燕與王曉光,一個是底層貧民,一個是貪腐高官,他們的生活簡直就是一個天一個地——吳花燕每天只有兩元的生活費,一天只能吃兩塊錢的米飯,很長一段時間都靠吃白飯拌糟辣椒過活;至於王曉光的收入和財富那就不知比吳花燕要高出多少倍了,而且他住的是豪宅,坐的是轎車,吃的是山珍海味,就像他老婆說的,家裡幾千元甚至上萬數萬一瓶的茅台酒,多的喝都喝不完。這不是當代版的「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是什麼?

王曉光的富貴不僅與吳花燕的貧困構成了鮮明的對比,而且前者就是導致後者的重要原因。而這一切又無不都是中共一黨專政釀成的必然惡果。

生前,吳花燕曾在一首題為「遠方」的詩寫道:「最後,我將回到雲貴高原,在貴州最高的屋脊,種上一片深藍色的海洋;在那裡,會有一艘豐衣足食的小船,帶我駛向遠方。」不言而喻,如今吳花燕已經註定不可能「駛向遠方」了。而且,產生其悲劇的社會環境如果不改變,吳花燕們的人生也註定不可能「駛向遠方」,「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悲劇仍會繼續上演。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