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揭秘】賣春的不同對像 比王寶釧寒窯苦守還多三年 結局卻是

—如果是人民 人民就倒霉了 山之上 國有殤

律師鄧樹林:【論獄】柳宗元獄中遇見李白,問其因何進來的?李說:「造謠罪,飛流直下三千尺,人家量了,沒那麼長」。柳說:「彼此彼此,我說了句千山鳥飛絕,有人舉報樹上還有一隻」。正感嘆時,杜牧進來了,大家忙問,你是怎麼進來的?杜牧說:「唉,涉嫌嫖娼。」

ET:1956年,中共八大政治報告提出了節制生育的主張,這是共產黨無所不管的「計劃經濟」體制的直接延伸,即什麼都想納入計劃。1957年2月27日,毛澤東在最高國務會議上說:「對於工廠的生產,生產布匹,生產桌椅板凳,生產鋼鐵,他都有計劃,對於生產人類自己就是沒有計劃,就是無政府主義。人類要控制自己,做到有計劃地增長,有時候使他能夠增加一點,有時候停頓一下。」按照這種來源於唯物論的思想,既然生孩子的數量和鍊鋼織布的產量可以相提並論,都是黨眼中的「生產」,那麼就像共產黨搞計劃經濟一樣,控制各種產品的生產量,共產黨控制人口就不奇怪了。1957年大躍進「糧食衛星」飛上天后,毛和中共改變了看法,「人多是好事」成為主流思想。「人多力量大」,「人不但有一張嘴,還有一雙手,可以創造世界」,鼓勵中國女性生得越多越光榮,並嘉予有10個以上子女的女性「光榮媽媽」稱號。當時的北大校長馬寅初寫的要控制人口的《新人口論》被當作「資產階級謬論」和「右派的猖狂進攻」,遭到「徹底的揭發批判」。中共的人口政策導致了六、七十年代中國人口的急劇增長。1981年3月6日,中共設立了計劃生育委員會(計生委),強制要求少生孩子,「計劃生育」遂成為中共的基本「國策」。中共的「計劃生育」和外國的「家庭計劃」(Family Planning)有着本質的區別。「家庭計劃」通常是得到政府補助、服務和相關諮詢,由民眾自願進行。而中共的「計劃生育」是憲法規定的公民義務,提倡(在很多單位是強制)晚婚晚育,一對夫妻只生一個(除少數例外),育齡婦女要領取生育指標才能懷孕。

作家崔成浩:今天是自天而降超級英雄、白頭山天降名將、2500萬人民的慈父、3000里江山的守護神、仁德撼天下的絕世偉人、美帝聞風喪膽的曠世英豪、百戰百勝的作戰家丶當代最傑出軍事統帥、世界罕有戰略家、主體思想理論英才、21世紀的太陽、元帥中的元帥最高司令官同志37歲生日,讓我們齊祝他生日快樂

看得見的歷史:讀者來信————人民銀行總行超出編製的人員太多(1957年1月7日《人民日報》)

法經網:【延安男子被鄉幹部綁走21年下落不明】1998年4月20日,劉志斌被鄉幹部用繩子綁走,從此杳無音信。妻子高秀玲說,1998年初,延長川口油田採油廠為了打油井,在未給賠償的情況下,強行拔掉他家地里幾十棵果樹。此後,劉志斌向村委會和鄉政府反映,均未給予解決問題。同年4月10日,找不到說法的

ET:習慣於殺戮和強制政策的中共,對於墮胎興趣盎然,而對於有根本作用的教育,卻毫無興趣,投資比例之低令人咋舌(不到GDP的4%,在世界排名到幾乎末尾,不及非洲的烏干達)。按中共公布的資料,2006年全國的義務教育經費約需2260億元;而中共公款吃喝僅2004年一年就達3700億元。換句話說,只要中共停止公款吃喝,便足以讓全國適齡兒童受到免費教育;而教育程度的提高將有效減緩人口增長的壓力。

律師鄧樹林:蘇聯作家帕斯捷爾納克說,他們的話,你反着聽剛好。他們說的英雄,其實都是流氓無賴;他們說的壞蛋,其實都是君子。因為他們的觀念體系和評價標準,都是反人類的。

余世存非常道:故事

Wyuan琳:這就是大學,西南聯大在雲南時,時任雲南省政府主席的龍雲對西南聯大大力支持,是「有恩」於西南聯大的。龍雲的孩子報考西南聯大,分數不夠,未能考上。龍雲親自登門,找梅貽琦校長說情。按理說,龍雲對西南聯大「不薄」,梅貽琦自當回報。但是,梅貽琦婉言拒絕了。

李微敖:陪校長睡一覺,留校了;陪導師睡一覺,保研了;陪導演睡一覺,出名了;陪官員睡一覺,升職了;陪領導睡一覺,加薪了。為什麼到了陪人民睡一覺,就成賣春了呢......?

什麼蘇維埃:給路人「去西化」的北越士兵,西貢,1975

碎歷史:西柏林攝影師跨界踢東柏林警察【1986年】

煮酒君:1961年1月,于右任愁腸百結之下,寫下了《望大陸》一詩:"葬我於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陸。大陸不可見兮,只有痛苦!葬我於高山之上兮,望我故鄉,故鄉不可見兮,永不能忘!天蒼蒼,野茫茫!山之上,國有殤!"1964年11月10日,于右任病逝於台北,臨終前未留一言,《望故鄉》遂成千古絕唱。

責任編輯: 鄭浩中   來源:阿波羅網鄭浩中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