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美伊開戰中俄幫誰?華爾街日報:伊朗沒朋友

華府智庫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伊朗問題專家薩賈德普爾(Karim Sadjadpour)表示,伊朗可說是全世界最孤獨的國家之一,將數十個國家都當成自己的敵人,唯一信賴的朋友只有敘利亞的阿薩德政權。

伊朗「聖城軍」指揮官蘇雷曼尼(Qassim Soleimani)。

3日,伊朗「聖城軍」指揮官蘇雷曼尼(Qassim Soleimani)於伊拉克首都巴格達機場被美軍無人機炸殺死亡,引致德黑蘭和華府之間劍拔弩張,甚至引起國際媒體開始出現談論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報導。不過,如果真的開戰,伊朗能夠拉到足以和美國抗衡的力量支持嗎?對此,稍早《華爾街日報》進行分析報導,該文章明確指出,伊朗不能指望俄國中國

報導中稱,川普(特朗普)在幾天前派出數千名美軍部隊前往中東與伊朗對抗。可是俄羅斯與中國幾乎皆未顯露出要捲入此場衝突的意願。此即意味着,雖然蘇雷曼尼之死,已經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激烈討論,但現今伊朗僅能依靠自己,及蘇雷曼尼於伊拉克、敘利亞、黎巴嫩和也門等國所培養的勢力。

華府智庫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伊朗問題專家薩賈德普爾(Karim Sadjadpour)表示,伊朗可說是全世界最孤獨的國家之一,將數十個國家都當成自己的敵人,唯一信賴的朋友只有敘利亞的阿薩德政權。

一個孤立、反美且沒能力開發資源的伊朗,最符合俄羅斯的利益。

觀察家們認為,北京莫斯科十分樂意見到美國陷入中東甚至更深的困境之中,因為這樣可以轉移美方對自己的壓力,不過他們並不想去跟美國對抗,使自己承受風險。

替俄國國防部服務的莫斯科智庫莫斯科智囊團戰略和技術分析中心的主任普霍夫(Ruslan Pukhov)表示,儘管表面上俄羅斯將以很響亮的聲明表達其對伊朗的支持,可是並無有絲毫參與此場爭端的意圖,甚至正努力保持距離。

他進一步補充說,至少在短期來說,這對俄國都是有益的:油價上漲,且伊朗人遭逼迫要更加與莫斯科進行合作。

德黑蘭中東戰略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阿斯拉尼(Abas Aslani)說,在蘇雷曼尼身亡之後,伊朗所談論的是反擊和報仇,而並非是發動戰爭。

他自己認為,其實伊朗不會期待俄國與中國會為他,而與美國宣戰,僅會提供政治支援,並於某些國際機構中來相挺。但是否能夠向伊朗提供一些裝備,這還是一個問題。

伊朗相當渴望能夠獲得軍事裝備,以替換該國過時的戰機、輪船及坦克,但無論是俄羅斯或中國,最早也都不能於今年10月,聯合國對德黑蘭的大部分軍事銷售制裁到期之前,合法提供這些他們所需要的裝備。

另一方面,莫斯科與北京也都與伊朗在中東地區的敵人(沙特阿拉伯以色列)維持着友好的關係。

在歷史上,俄羅斯與伊朗之間充滿着敵意

1829年,俄羅斯大使兼劇作家亞歷山大.格里博埃多夫(Alexander Griboedov)遭謀殺;1980年代伊斯蘭共和國對於阿富汗反蘇武裝的支持。

對伊朗人而言,俄羅斯在幾百年來,吞併波斯帝國的土地;1920年與1941年蘇聯對於伊朗的軍事入侵與佔領,仍然籠罩在他們的國家記憶之中。

中俄皆非真心

卡內基莫斯科中心俄羅斯問題專家加布耶夫(Alexander Gabuev)稱,俄羅斯並沒有人真正會關心伊朗;在社會上也沒有人會將伊朗當成是合作夥伴,當然更不值得為他們去死。

儘管現在中國是中東石油的最大購買國,可是中國安全與外交政策機構的專家們,長期以來都認為,北京應避免捲入動蕩地區的誘惑。

南京大學國際問題研究所所長朱峰還說,雖然中國在12月曾經與伊朗舉行海軍聯合演習,但這只是象徵意義而已。他認為中國沒有興趣陷入日益嚴重的美伊緊張局勢。

責任編輯: 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