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這組圖告訴你:年少不愛伴侶 年老有多悲戚

作者:
看了這篇文章,你會讀懂什麼叫做「老來伴」。

一位實體經濟做得風生水起的兄長,元旦那天冬泳回來,遇見兩位相濡以沫的老人。

老先生偏癱,左邊身體不聽使喚,耷拉的左胳膊戴着保暖套,僵硬的左腿綁着繩子,由老伴兒攙扶着,在新年第一天仍康復鍛煉,練習走路。

兄長和這對老夫妻攀談後得知,老先生偏癱4年多,只有老伴兒相伴左右,擦屎刮尿,不離不棄。

期間,因為太勞累,因為抱不動,老太太也摔倒骨折過,但再難再病,也沒有丟下老頭兒不管。

老夫妻育有一兒一女。兒子工作太忙,很少能有空回來搭把手。

女兒從不回來,父親患病這4年,連一雙襪子也沒給老人買過。

但兩位老人並不怪女兒,而是把這歸咎於「女婿不好」。

內心非常複雜的兄長,把兩位老人患難與共的身影,拍成6張照片,發到朋友圈裡,無比感慨地說:

「想一想,兒女再多有用嗎?還是少年夫妻老來伴啊。靠兒女不行啊,珍惜你身邊的老伴吧。」

兄長的這番感慨,讓我想起不久前去醫院給母親抓藥,在放射科門口,碰見的一對老人。

70多歲的老先生,弓着腰氣喘吁吁地抱着雙腳受傷的老太太,邊艱難地往檢查室里挪,邊無助地小聲嘟囔:

「哎吆,我的老婆子,哎吆,我的老婆子,我快抱不動你啦,我快抱不動你啦…「

我拍下這一幕,發給一位醫生朋友看。

她習以為常地說,如果你在病房裡待得足夠長,就會發現,陪護最久的,還是丈夫妻子。

兒女們大多像打游擊,做手術時來照顧幾天,然後急匆匆離去。

有的兒女,甚至父母病危也沒空回來見最後一面。

到頭來,相互依靠的,還是老夫老妻。

我信這話。

過去8年間,我因在報紙上寫人物專欄,曾採訪過17對相濡以沫的老夫妻。

他們中,有身居鄉野的老農,有平凡普通的職工,也有位居要職的幹部。

在衰老患病、寂寥冷清的年月里,一直相伴他們左右的,唯有他們的伴侶。

這種現狀,有時和子女多少、孝順與否,關係也不大。

照顧老妻10多年,每天都寫護理日記的那位鄉村老教師,桃李滿天下,卻沒有把自家孩子送進大學校門。

為了生計,他的兩個兒子都在外地打工。除了寄錢回來接濟,他們無法為父母做更多。

而那個癱瘓在床,被老妻伺候的副廳級退休老幹部,兒子生活在美國,女兒落戶在北京。

為了減輕母親的重負,孩子們請過多位保姆。

但最後,保姆要麼被脾氣暴躁的老先生罵走,要麼被嫌棄照顧不周的老太太趕走。

最終,還是能忍老頭怪脾氣,也熟悉他啥喜好的老太太,顫顫巍巍地守在病床前,日夜陪護。

我至今記得,談到過往時,躺在病床上嘴歪眼斜的老幹部,口齒不清地說的那番話:

如果有來生,他寧願不從政,不當官,也要對他的老妻好一些,再好一些。

老幹部的悔悟,讓我想起接聽情感熱線這6年,聽過的成百上千的婚姻故事。

故事中的很多夫妻,在爭吵和猜忌,索取和控制,背叛和報復中,大都活得不幸福。

他們中極小一部分人,選擇了離婚,孤獨終老,或再組家庭。

他們中絕大多數,選擇了繼續過下去。

只是,爭吵仍在繼續,打罵仍在上演,出軌還在進行,仇恨從未熄滅。

聽完他們的故事,我常常也會給他們講一講我親眼看見的那些故事:

那些病榻上兩雙老手緊緊相握的故事,那些病房裡兩張老臉脈脈相對的故事,那些老屋前兩個背影默默相伴的故事。

我不清楚,那些互相傷害、仍在戰鬥的年輕夫妻,是否從那些已經老去、相互相伴的年邁夫妻的故事裡,得到藥方和治癒。

我清楚的是,我們每個人,18歲離開父母,求學做事,20多歲追尋愛情,成家結婚,其餘大部分時光,都是和伴侶在一起。

當父母逝去,當孩子長大,當名利如煙,當人潮散去,當衰老難免,當病痛來襲,默默守在我們身邊的人,往往只剩下一個,那就是我們的伴侶,我們的愛人。

如果我們意識到,年輕時討厭的、傷害的、仇視的人,是年老時依賴的、需要的、陪護的人,我們能否學會收回抱怨的牢騷,放下惱怒的拳頭,停止傷害的行徑?

然後,盡量平和而寬容地去善待Ta,好好愛Ta,給Ta溫柔和接納、長情與珍重?

畢竟,Ta才是陪我們最久的那個人,Ta才是守我們到老的那個人。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閑時花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