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周曉輝:川普下通牒 北京糾結三大難題

2019年2月21日,美中談談判場景。

美國當地時間12月31日,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發推表示:「我將在1月15日與中國大陸簽署一項非常龐大而全面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該儀式將在白宮舉行。中共高層代表將出席。」「稍後我將去北京,第二階段(貿易協議)的對話將開始!」

隨後,川普在佛州海湖莊園參加新年慶祝活動前,就國際國內一些問題回答了記者的提問。在美中貿易問題上,川普再次表示,與中共的協議可能會在在1月15日簽署,且已經發出了通知。

川普還重申,「我將在某個時候去北京,與習主席會面。我們有很好的關係。我們將做互惠(對等)的事情。」「我認為,第二階段可以完成(談判)。很多人說:『您要進行第二階段,或者進行第二階段和第三階段?』我認為,我們將進行第二階段(貿易協議談判)。我認為第二階段協議應該完成(整個談判)。我們將很快開始談判。」

川普一天內就同一問題的表態,與其12月24日那天回應記者是否會與習近平舉行儀式簽署美中貿易協定時的言辭是一致的,當時川普肯定地說「是的,我們將會有簽字儀式」,「最終我們會見面,而且會有一個更快的簽字,因為我們希望完成它(協議)。協議已經達成了,現在正在翻譯。」

不過,對於是否可以證實川普的言辭,中共外交部、商務部卻採取了迴避的態度。1月2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在有記者問到這個問題時,將皮球踢給了商務部,但商務部迄今也沒有回應。

在筆者看來,川普高調透露簽署協議的日期和對第二階段協議談判的想法,應該是為了擊碎中共的拖延戰術,逼迫中共在限定時間內,在簽與不簽間做一個選擇。無論是哪種結果,美國都做好了應對準備。因此,可以說,川普實則是在給北京下通牒。

對於剛剛躲過12月15日美國加征關稅危機的中共和習近平而言,川普的通牒應該是2020年他們首先要應對的,基於距離1月15日已不到兩周時間,他們必須回應三大問題,而這三大難題估計還在糾結。

第一個問題最為關鍵,協議簽還是不簽。由於第一階段協議包括知識產權、技術轉讓、大量採購食品和農產品、金融服務、匯率和透明度、擴大貿易、雙邊評估和爭端解決(執行機制)方面的內容,如果中共選擇簽署,那就必須按照協議規定執行,否則美國單方面的強制執行機制,在確認中共違約後,將會採取加征關稅等懲罰性措施,如提高對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25%的關稅,中共將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如果中共選擇不簽,那麼川普馬上會祭出高額關稅,對中共進行毀滅性的打擊。正如12月18日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在接受福克斯電視台採訪時所言:如果中共再次毀約,川普總統會萬箭齊發,打光所有彈藥。

無論簽還是不簽,中共都將非常難受,而最終結局並無兩樣,只是在時間早晚上會有差異。因此,12月達成協議究竟是為了拖延採取的伎倆還是中南海真心想簽,不久後就會有答案。

第二個問題是如果選擇簽,誰去簽?12月雙方達成協議後,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曾說,1月將舉行部長級的簽署儀式。庫德洛隨後也表示,第一階段協議將由主持談判的萊特希澤和中共副總理劉鶴簽署。近日,中共江派掌控的《南華早報》放風稱,劉鶴將於3日率團赴美簽署協議。而從川普的話外音聽,似乎簽署協議的主角是川普與習近平。

顯而易見,無論誰去美國簽署,都將在中共黨內承受巨大壓力,而簽署之後的任何選擇,任何後果,也都將由其主要承擔。

第三個問題是如果同意簽署第一階段協議,該如何回應川普要求前往北京,商談第二階段全面協議?筆者推測,原本想借簽署第一階段協議喘口氣的中南海高層,此時切實感覺到了頭戴緊箍咒的感覺。

與第一階段協議內容相比,第二階段貿易談判觸碰的主要是國家補貼、對外國公司歧視的問題,數據處理問題,中共利用黑客盜竊美國知識產權問題等。而讓中共在這些方面改變態度和收斂並非易事,除非習近平在簽署第一階段協議後,真的想改弦更張。但從其所有的公開表態看,以及中共近期再與伊朗打得火熱,目前尚看不出這樣的跡象。

習近平何去何從,考慮的時間已經不多了,而其選擇帶來的影響將是巨大的,或許中國大陸的大變局由此拉開帷幕。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