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陳思敏:危害甚於武漢肺炎不明病毒的是什麼

作者:

中國湖北武漢出現「不明原因肺炎」在去年12月31日經官方證實至今,時過3天病源檢測遲遲未有結果出爐,卻已有8人因「傳謠」被快速「精準」查處。

武漢市公安局1日通報稱,這8人在網上發佈、轉發「不實信息」,造成「不良社會影響」。通報全篇顯示,傳謠的民眾悉數遭到「依法處理」,但卻沒有公布這些謠言及其造成影響的具體內容是什麼。

從這起事件的時間軸可知,如果不是前幾天(2019年12月30日)網傳兩份紅頭文件(武漢市衛健委醫管處發佈)截圖引發輿論聲浪並發酵成「武漢SARS」,想必還不知道官方準備什麼時候通報相關信息,抑或根本不打算披露,認為事情一旦過得去就可以當作沒發生。

由於網上曝光了兩份紅頭文件,這才迫使武漢市衛健委於12月31日下午發佈情況通報。通報只稱經專家會診初步分析認為系病毒性肺炎,但仍未對27宗肺炎病例的病毒類型、傳播途徑、媒介等關鍵信息給出說明。而這也是迄今唯一的官方通報。

截至1月2日,百度搜索武漢肺炎的結果,首頁都是8名散布謠言者已被依法查處的消息,未見一篇報導或文章是針對民眾關心的問題,也沒有官方的更新消息。反觀香港與台灣的有關部門,沒有忽視大陸網上關於武漢肺炎的輿情。在武漢當局不得不承認疫情的第一時間,除了啟動相關因應措施,對於疫情相關監測情況每日公布,還強調向民眾主動且即時公布相關最新資訊,只是礙於武漢當局一直沒有提供最新消息。

一種疾病病源的鑒定是需要時間,但據台灣媒體報導,病毒專家、在SARS流行期間擔任台灣疾病管制局(疾管署前身)局長的蘇益仁表示,一般來說,如果是流感或SARS,2至3天就會有檢驗結果,若沒有答案就很奇怪。

國內網上相關討論顯示,部分中國網民也有類似質疑,31日上午北京派出專家組抵達武漢展開檢測工作,特別是武漢擁有目前中國最高級別的病毒研究實驗室P4實驗室,對於SARS等已知病毒,應該是有快速檢測方法。除非是未知病源的鑒定,如變種的或新型病毒。

因此這次武漢出現不明原因肺炎,輿論憂慮的不僅僅是SARS再度爆發,有些輿論相反認為如果是SARS或要感到慶幸,防控救治體系至少是現成的,如果是變種或新型的病毒,誰知傳染性會不會更強,接下來的「春運」人流量大密度大,如果是完全沒有經驗的防控後果難以設想。

武漢不明原因肺炎目前經官方確認27宗,其中7個病例嚴重,病危個案佔總數四分之一,這與SARS重症比例三成可謂相差不遠。而且從紅頭文件的表述要求來看,第一例病人有可能在去年12月下旬之前就已經被發現,而各醫療機構的追蹤統計及上報數據有可能都不是百分之百。

從以前到現在,中國很多天災人禍得以被發現披露,基本都靠「謠言」──遙遙領先的預言。民眾議論尚未被證實的真相,常因言獲罪,而當事後證明是官方在掩蓋事實、阻止真相的傳播,相關官員卻不引咎下台、不負法律責任。

真正的謠言離不開信息不公開不透明,消滅謠言最好的辦法就是讓民眾知道真相,而不是封網刪帖撤熱搜,直到事情捂不住了才出來面對,在此之前還要抓人製造寒蟬效應。

儘管病毒具備一定的傳播風險,謠言也會將其恐慌蔓延,但是封鎖信息、封殺言論、掩蓋真相的風險和代價更大,因為可能讓大量無辜生命陪葬。

就如一位中國網民對武漢肺炎的置評:「我對『國家』不算什麼,我就是個低端人口,我對我媽還是很重要的。」已經2020年,中共政權還不能給予中國人民知道真相這個最基本的人權,而在疫情習慣性掩蓋的背後更充分暴露中共政權多麼輕賤人命。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