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梁京:2020s與習近平的「中國夢」

作者:
在這個背景下,90年代以來成長起來的自由派知識分子,多數人用沉默守住了尊嚴,而真左派也沒有藉機對往日的對手落井下石。不過,來自青年一代的「校園告密者」不斷增多,如此情形不能不令人憂慮,這樣的格局能維持多久。繼許章潤登高一呼之後,鄭也夫再度發聲:「財產公示,請自常委始」。我不相信,在他呼籲「中共淡出歷史」之後,沒有遭到當局的壓力,但鄭也夫還是堅持實踐中國知識人的最高境界:「雖千萬人,吾往矣!」

2020元旦不僅意味著新一年,也意味著新的年代、新的十年的到來。回顧過去和展望未來的十年,一個關係到許多人命運的話題,就是習近平的「中國夢」。中國有許多事都適用一句古話:「其興也勃,其亡也忽」,習近平的「中國夢」沒能例外。作為一種引導中國人創造未來的想像力資源,習近平的中國夢來得快,去得也快。經歷了2019,我相信沒有多少人,包括中國人也包括外國人,會對習近平的「中國夢」再存任何積極的想像。事實上,稍有頭腦的人都能看到,習已經把中國帶入難以脫離的險境,他的「中國夢」完全變成了「中國噩夢」。

那麼,「中國噩夢」究竟對中國和世界的未來意味著甚麼?許多人非常悲觀,更多則選擇了放棄思考,因為除了帶來焦慮,似乎不可能對這個問題得出任何積極的答案。應該說,這種狀態本身就不是好兆頭,而正是習近平要對這種狀態負責。這是因為,習近平的「中國夢」雖未能贏得人心,但他「定於一尊」的集權夢卻成了現實。就壓制大陸青年的政治活力而言,習的手段之有效,超過了文革毛澤東。很難想像,現在的中國會發生類似「李一哲大字報」和「四五運動」那樣的政治事件。習對社會的控制雖得益於新技術,但生計環境的不同,也大大改變了知識青年的政治算術。

在這個背景下,90年代以來成長起來的自由派知識分子,多數人用沉默守住了尊嚴,而真左派也沒有藉機對往日的對手落井下石。不過,來自青年一代的「校園告密者」不斷增多,如此情形不能不令人憂慮,這樣的格局能維持多久。繼許章潤登高一呼之後,鄭也夫再度發聲:「財產公示,請自常委始」。我不相信,在他呼籲「中共淡出歷史」之後,沒有遭到當局的壓力,但鄭也夫還是堅持實踐中國知識人的最高境界:「雖千萬人,吾往矣!」

敬佩之餘,也不禁想到百年來中國知識人實踐這種精神為甚麼會得到如此矛盾的結果:一方面,若沒有鄭也夫這種人,很難理解中國今天憑甚麼能實現百年前的「強國夢」,但另一方面,這種精神的實踐,並沒有能讓中國走出「周期律」的詛咒。未來十年的一大挑戰就是,習近平的「中國夢」不僅把中國帶到了懸崖邊,也把世界帶到了懸崖邊,而在我看來,僅靠知識人的道德勇氣,中國並不足以應對這個挑戰。

今後一兩年,影響未來十年中國和世界大局的一個關鍵因素,就是習近平在他的「中國夢」破滅之後,有多大的意志和能力,繼續以「同歸於盡」來威懾國內外的政治對手。以往,習近平的這個威懾策略幫助他在對內集權和對外擴張方面都獲得了相當程度的成功,至少在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台之前是如此。2019發生的一大轉折,就是特朗普有效地遏止了習以這種策略繼續獲得政治成功。我認為這一轉折給未來十年的中國和世界帶來一個機會窗口,因為習近平在香港問題美中貿易戰問題上的退卻或游移,說明他意識到了「同歸於盡」的威懾策略正在給自己帶來太大風險。那麼中國是否能抓住這個機會避免一場浩劫呢?我不能判斷,不過,我認為中國知識精英的思維方式還需要很大的調整,才有可能激發中國人的想像力,走出今天的險境。這將是我下次評論的主題。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