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未普:中國民營企業家為何「心如死灰」?

作者:
民營企業家「心如死灰」,就是因為這個政府從來就是說一套做一套,任憑公權力任性泛濫。中共的政治盤算更是讓他們心寒。中共擔心民企一旦力量壯大會尋求政治上的角色,甚至挑戰中共政權,因此用「新共產風」稀釋並控制民間經濟力量。「心如死灰」的民營企業家們終於看透了這一點。

最近,中國大陸民營企業發生了一連串的政治地震。國企堂而皇之侵蝕民企股權,「新共產風」似乎正鋪天蓋地席捲大陸。民營企業家人心惶惶,有的退卻,有的逃亡。

2019年恐怕是中國民營企業家日子最難過的一年。在美中貿易戰和大陸經營環境惡化的雙重夾擊下,他們的不安全感普遍加劇。為了安撫他們的情緒,中共於12月22日出台《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營造更好發展環境支持民營企業改革發展的意見》。這個意見提出了不少據稱「具有含金量的舉措」,如,允許民企進入過去只有國企才能進入的電力、石油等行業,更大規模減稅降費,完善民營企業直接融資支持制度,保護民營企業和企業家合法財產,云云。

可是民營企業家們對這些「具有含金量的舉措」,高興不起來,也安心不下去,按經濟學家盛洪在去年底的說法,有的民企老闆甚至「心如死灰」。這是為甚麼?

首先,政府說一套做一套,難以取信。民企這幾年已經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複這樣的經歷:每當民企受到擠壓日子難過,中央就站出來說一些支持民企的話,並出台一些措施,然而民企處境持續惡化。2018年9月,「資深金融人士」吳小平發表一通「私企退場論」,在民企中掀起軒然大波,人們認為中央又要搞公私合營了。為此,習近平於11月專門召開了一個民營企業座談會,稱「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是我們自己人,」還表示:「任何否定、弱化民營經濟的言論和做法都是錯誤的。」

可是,中國民營經濟這幾年就是被中央的政策「弱化」的!習近平上台以來,重新確立了國企的經濟地位,他的「國進民退」的意圖和主張,早已是司馬昭之心。吳小平等人的否定弱化民營經濟的言論,和中央的強化國企、弱化民企的做法及習近平的主張,是高度一致的。下面一些數據即說明民企這些年來是如何被中央扶持的國企蠶食的。

根據中國銀行業協會的數據,在非金融企業貸款構成上,民企2012年佔52%,2016年則劇降為11%,而國企卻在同期從32%增至83%。另外,國資委的統計數據顯示,從2005年到2017年,國資委管理的央企資產總額從約10萬億元擴張到了約54萬億元,但在此期間,這些央企的資產回報率卻從6%跌至2.6%(美國經濟學者拉迪Nicholas Lardy,2019)。這就是說,民企被國企嚴重擠壓,儘管國企越做越大,但盈利卻越來越低。到了2018年,民企更是處在倒閉潮中。據網易報道,2018年上半年國內有504萬家企業倒閉,大多為民企。

其次,公權力太任性太泛濫,導致民企恐慌。這兩年中,中央發了不少文件,涉及民企財產保護的卻沒有一條真正落實,甚至連追責公權濫用的法定程序都沒有頒佈。前全國工商聯農產商會代表蔡曉鵬在「2019秋季新莫干山閉門研討會」上表示,不停的運動式折騰,波及了1000多萬個經濟實體,造成10多萬億的損失;還有國企和政府賴了民營企業10多萬億硬不還。蔡曉鵬認為,中國至今沒有建立起讓民營企業家免於恐懼的權利的制度環境。

第三,一些民營企業家看透了中共刮「新共產風」的政治盤算,是為避免民企壯大難以控制,威脅中共管治。民企在中國經濟中的作用太重要,他們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術創新,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但中央擔心在經濟低迷中,民企若大力發展,會形成難以控制的民間經濟力量,影響政權勢力,才會刮「新共產風」,於是透過安插官員進駐民企董事局的方式控制民間經濟力量。不久前宣布退休的聯想創始人柳傳志今年8月在天津企業家論壇上直言,「中共擔心富豪財大氣粗,富可敵國,甚或尋求政治上的角色,威脅到中共管治。」企業家們見勢不對,只好實行戰略性退卻。

民營企業家「心如死灰」,就是因為這個政府從來就是說一套做一套,任憑公權力任性泛濫。中共的政治盤算更是讓他們心寒。中共擔心民企一旦力量壯大會尋求政治上的角色,甚至挑戰中共政權,因此用「新共產風」稀釋並控制民間經濟力量。「心如死灰」的民營企業家們終於看透了這一點。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