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李平:警暴恆常 香港正走在萬劫不復深淵的邊緣

—警暴恆常化 香港豈能不危險

作者:
《警察通例》明訂便衣警在案發現場要在顯眼處掛出委任證,但發生防暴警拉錯便衣警,不是便衣警未依法出示委任證的烏龍問題,而是要麼便衣警在現場挑事被防暴警制止,要麼防暴警慣以肆意拘捕無辜者。

近日特府、警隊的聲明、言論常有高級黑之作。他們對示威者的攻擊、對暴徒的譴責,聽在市民耳中,往往會覺得這是他們的自畫像。可悲的是,他們明知警暴恆常化,社會已變得很危險,明知向區選落敗者派公職,制度已變得很危險,但他們毫無自我反省、接受監督之意,只知繼續踐踏民意、欺騙公眾,這樣的政府、這樣的警隊、這樣的香港,還有得救嗎?

警暴危險還在監督機制崩潰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郭嘉銓昨日在記者會上表示,擔心暴力恆常化會令市民大眾由厭惡變成麻木,社會將會變得很危險。他又指,有墮樓青年大叫「唔想被消失」是出現不理性的恐慌、想法荒唐。然而,從6.12血腥鎮壓開始,到8.31太子站的無差別攻擊,再到真槍實彈射擊市民,從區區催淚彈放題,到半年多拘捕6,400多人,警察濫捕濫暴早已恆常化,豈能不讓市民恐慌、豈能不讓社會變得很危險?

警暴之所以讓社會變得危險,不只在於和平示威者、市民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脅,還在於約束、監督機制的崩潰。警隊以防止警員被起底為借口,准許前線警員不展示警號,改貼行動呼號,但警員竟然使用同一行動呼號欺騙公眾。《警察通例》明訂便衣警在案發現場要在顯眼處掛出委任證,但發生防暴警拉錯便衣警,不是便衣警未依法出示委任證的烏龍問題,而是要麼便衣警在現場挑事被防暴警制止,要麼防暴警慣以肆意拘捕無辜者。

諷刺的是,警謊記者會還指摘「暴徒」正摧毀香港的言論自由,聲稱「呢個世界唔系靠惡、靠大聲去分辨是非黑白」。但市民有目共睹的是,和平遊行、集會,不是被警方阻撓,就是被中共、港共當作香港有言論自由的布景板。對百萬市民和平遊行發出的呼喊充耳不聞,反而四處凶市民、凶記者的,不正是林鄭政府和警隊嗎?記者在警謊記者會上只是各自在頭盔貼上「查」、「警」、「暴」、「止」、「警」、「謊」的單字,為什麼被指斥為不負責任?警員憑什麼在直播鏡頭前展示記者的身份證?憑什麼質問傳媒的第四權?是誰在靠惡、靠大聲去摧毀香港的言論自由,去混淆是非黑白?

向落選議員派公職踐踏民意

可悲可怕的是,香港正崩潰的制度,不只是警察的約束、監督機制,而是整個政治機制,令香港社會恢復正常運作、民心恢復安定的修復過程變得更為艱難,甚至不可能。林鄭月娥曾哀嘆其管治力量只剩下3萬人的警隊,如今,中共港共正拿公職作政治酬庸,或扮民意基礎,或擴大管治隊伍。

區選後,林鄭多次密會親共政團,為親共陣營崩盤道歉,更被指將向落選者派公職。政府在12月11日發聲明稱:「對於網上有傳言指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向記者表示會為落選建制區議員提供高薪及補貼以出任公職,特區政府發言人今日表示,有關引述完全虛構。」但12月24日,民政事務局就委任在區選中落敗的新民黨林梓鴻加入青年廣場管理諮詢委員會。

這是林鄭政府對區議會選舉所反映的主流民意的肆意踐踏,更是加速原有諮詢機制的崩潰,讓政府決策更離地、更脫離民意。中共港共拿公職去犒賞走狗,還公然欺騙公眾,是可忍,孰不可忍。事實上,監警會之所以無法取信於民,既因為它是無牙老虎,更因為越來越多成員來自政治酬庸。香港的政治架構,從立法、行政到智囊、諮詢機構,都越來越像中共一黨專政的封閉式圍爐取暖,暴警暴政恆常化,令香港正走在萬劫不復深淵的邊緣。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