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澳洲都被逼反 台灣有人為何如此害怕《反滲透法》

—澳洲也是被中國逼出《反滲透法》

作者:
藍營的思維和行為非常複雜和矛盾。一方面,黨內不少人痛批為何把投共退將吳斯懷列在不分區安全名單,導致國民黨不分區和區域立委的聲勢大跌;另方面,在針對反制吳斯懷這類退將的相關國安法案上,國民黨立委又選擇杯葛。 這種自打嘴巴的行徑,國民黨很明白就是在打假球。

立法院即將在下周二表決「反滲透法草案」。對於該法,國民黨和藍營人士大動作反制,認為該法一出,未來所有兩岸交流的人士或團體都可能有犯法之嫌,等於縮限兩岸交流。他們還指稱,該法是「空白授權造成東廠再現」。但《反滲透法》真如國民黨所說的如此可怕嗎?

要談反滲透法之前,我們可借鏡他山之石:澳洲的案例。

過去十多年來,中國大量的移民和經濟勢力進入澳洲,甚至全面滲透到政治和經濟領域。以至於有澳洲國會議員被中共收買,而暗中推動有利於中共利益的工作;還有大學教授因要出版揭露中共如何滲透澳洲的書籍,而處處被澳洲出版社封殺,國民黨口中的東廠彷佛活生生存在於澳洲國內。

為了抵禦中共滲透,2018年6月28日,澳洲通過了兩項法案,分別為《國家安全立法修正案(間諜活動及外國干預)法案》,以及《外國影響力透明化法案》,這是澳洲數十年來進行的最大規模的反間諜法改革。最值得關注的是,澳洲朝野一致有共識,通過兩部防禦性法律進行反制。

該法實行後,最大的效果就是震攝中共代理人。媒體引述一位澳洲法律人士指稱,「《反外國干預法》通過一年後的變化在於,很多親中共的社團,尤其是在黃向墨被拒返澳後,在兩份中文報紙頭版刊登支持黃向墨的128個社團,已經找不到人了,地址沒有了,聯繫電話不通了,網上的照片也撤掉了。」顯見中共政治代理人無法在這種反制的「陽光法案」中存活下去。

場景回到台灣。當民進黨黨團提出《反滲透法》後,泛藍陣營連法條看都不看,就馬上跳腳。國民黨為了抗衡《反滲透法》還提出了《反并吞中華民國法》,並也要求暴沖式徑付二讀(最後被封殺)。

根據《反滲透法》的條文,各主管機關只能移送或函送,最後規範的還是行為,絕沒有所謂的「思想犯」,只有具體的規範犯罪行為,必須是接受境外敵對勢力的指示、委託等,從事政治獻金、妨礙公民投票等具體行為。

反觀國民黨推出的《反并吞中華民國法》中,才有所有「思想犯」的問題,宛如回到過去「刑法」100條,只要「意圖」就判刑的惡法。

顯見,藍營的思維和行為非常複雜和矛盾。一方面,黨內不少人痛批為何把投共退將吳斯懷列在不分區安全名單,導致國民黨不分區和區域立委的聲勢大跌;另方面,在針對反制吳斯懷這類退將的相關國安法案上,國民黨立委又選擇杯葛。

這種自打嘴巴的行徑,國民黨很明白就是在打假球。國民黨這種討厭吳斯懷卻又處處護着吳斯懷的斯德哥爾摩症,實在非一般正常人所能理解。也令人不禁質疑,國民黨的吳斯懷們,你們究竟為何如此害怕《反滲透法》?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