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新疆伊犁居民外出須填寫請假審批表 滯留或延遲送集中營

海外哈薩克人向本台提供一張新疆《裕民縣哈拉布拉鎮文化街社區黨員、群眾外出請假審批表》,顯示當地居民外出須經多個部門官員簽字同意。如果村民違反規定,外出滯留不歸或延遲回村,就會被送到政治再教育營羈押。

新疆伊犁居民外出須填寫請假審批表,如果村民違反規定,外出滯留不歸或延遲回村,就會被送到政治再教育營羈押。(資料圖/美聯社)

新疆伊犁等地眾多少數民族穆斯林被送入所謂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強制接受官方政治教育的事件受到國際社會普遍關注。一位兩個月前從新疆塔城抵達哈薩克斯坦的穆斯林對本台披露了他在新疆教育營的情況。

被羈押在新疆塔城教育培訓中心一年零九個月的哈薩克族穆斯林霍子,近期離開中國抵達哈薩克斯坦,他本周四(12月26日)對本台披露,當局抓他的理由是他去清真寺做禮拜:「他們是2017年4月4日把我抓走,拉到看守所,我在看守所四個多月。一天二十四小時戴着手銬,鐵制腳鐐,兩條腿腫得很厲害很疼。後來把我拉到培訓中心去了。他們給我扣的帽子是星期五去清真寺做禮拜。」

新疆伊犁哈拉布拉鎮居民外出請假審批表。(當事人提供/記者喬龍)Photo: RFA

海外哈薩克人向本台提供一張新疆《裕民縣哈拉布拉鎮文化街社區黨員、群眾外出請假審批表》,顯示當地居民外出須經多個部門官員簽字同意。霍子對本台證實,他從教育營獲釋後,每一次外出前,都要向社區官員提交請假審批表格:「群眾要填寫這個表,尤其是從培訓中心出來的那些人,(外出)一定要填這個表格。去每一個村,每一個鄉,也要填這個表,你如不填表格去別的地方,會把你抓回來。他們(政府)不批准的話,你就去不了。要三個領導批,我們社區領導,哈拉布拉鎮領導,然後就是我們社區的小組長。」

霍子說,如果村民違反規定,外出滯留不歸或延遲回村,就會被送到政治再教育營羈押。本台致電裕民縣哈拉布拉鎮政府,但始終無人接聽。

那合孜.木哈買提被囚禁在富蘊縣監獄。(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Photo: RFA

總部在德國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發言人迪里夏提對本台說,在南疆喀什、阿克蘇地區,維吾爾族人也被限制外出。他說:「這種措施實際上是監獄的變相管理模式,現推廣到了社區,而每一個人都成了中共當局認定的潛在嫌疑人員。每一個人都承受着監獄的管理模式。這種措施嚴重踐踏了人的基本權利。」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主席雪克來提.扎克爾於本月(12月)上旬首次透露,新疆教培中心(境外稱再教育營)學員全部結業。不過,海外穆斯林對本台說,他們的親友仍然被關在在教育營或監獄,有些人被判刑。

新疆伊寧縣麻扎鄉村民蘇力唐.阿洪被判刑11年。(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Photo: RFA

現已加入哈國國籍的穆斯林薩吾列別克.蘇力唐對記者說,他的父親已被判刑11年,目前被羈押在烏蘇市監獄:「我爸爸蘇力唐.阿洪生於1946年2月15日,住新疆伊寧縣麻扎鄉畜牧隊一組。2018年2月26日(被)帶到政治再教育營,我們再沒有跟爸爸聯繫。聽說判刑11年,被抓的理由是敬拜過穆斯林的聖地麥加。」

另一位哈薩克族穆斯林那合孜.木哈買提,生於阿勒泰地區富蘊縣,在阿勒泰工作。2018年3月,那合孜從哈薩克斯坦探親歸來,被新疆警察抓走,現羈押在富蘊縣監獄。

哈薩克族尼斯扶江•鐵仔克拜被停發工資。(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Photo: RFA

現旅居哈薩克斯坦的葉爾肯對本台投訴,他88歲的母親於2005年加入哈國國籍,但自2017年開始被停發退休工資。他還說,他的兩位親友都被判刑:「我有一個朋友,一個親戚,現在他們被關押在監獄,一個判刑13年,一個判刑14年,同時還有17名小夥子在監獄裏。」

葉爾肯說,沙納提•加布盒拜現年31歲,曾任職於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農四師67團7連。沙納提於2017年初,在當地清真寺做禮拜而被送入教育營,6月中旬被判刑14年。另一位巴格達提•庫斯拜,33歲,被判刑13年,上述兩人同在一個工作單位,都因做禮拜被捕。現被羈押在烏蘇市監獄。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