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賀江兵:彈劾動不了特朗普 特朗普反而心裏暗爽

作者:
新澤西州的民主黨眾議員范德魯(Jeff Van Drew)因為反對眾議院民主黨人彈劾總統,退出民主黨,加入共和黨。范德魯是多次與特朗普電話溝通和見面後作出這一決定的,眾議院民主黨人在投票中一項彈劾罪名兩個反水;另一項三個反水。原因在此。

特朗普是美國歷史上第三位遭彈劾的總統。在研究特朗普三年來,多與美國選民溝通,包括特粉和特黑,基本可以下的結論是:特朗普的選票會比第一任期多。

第一,支持特朗普的會因彈劾變得更堅定;為反而反的部份會反水。從美籍華人歷史學者李江琳處了解到,她認識的支援特朗普的人根本不會因為彈劾案而改變態度,部份以前投票希拉莉的會轉投特朗普。民眾會逐步認同特朗普,「什麼也不做的民主黨人(Do Nothing Democrats)」拖延一年才在眾議院批准美加墨新貿易協定等。上次大選,特朗普被貼上民粹、文盲、不入流等標籤,民調中很多支持特朗普的選民都假裝說支持政治正確的希拉莉,這是造成民調嚴重錯誤的原因。

第二,系統了解特朗普,就會反水支援他。2018年6月,一位美國西北大學博士研讀生在諮詢完課題後,向我了解特朗普財經政策,我簡單論述了減稅會增加美國稅收需要延後三五年見效,美國經濟會強勁增長,減稅效率遞減後會推動基建拉動經濟,這位同學半個小時改變了對特朗普的認知。她跟我講了一個真實的故事,特朗普當選當天,她的經濟學教授抱頭痛哭,傷心了三天沒去上課,上課就罵特朗普並斷言在他的領導下美國經濟在他第一個任期必然崩潰。聽完我的解釋,她說你應該到美國去宣講特朗普政策,不僅普通人不懂,就是經濟學教授都不懂。我說,不是他們不懂經濟而是他們根本不看特朗普政策,我也是一直被西方主流媒體誤導,直到他當選前後才直接去他的競選網站看了其完整的政策的,看到他減稅方案跟我兩年前文章主張的減個稅方案完全雷同才徹底改變看法。新澤西州的民主黨眾議員范德魯(Jeff Van Drew)因為反對眾議院民主黨人彈劾總統,退出民主黨,加入共和黨。范德魯是多次與特朗普電話溝通和見面後作出這一決定的,眾議院民主黨人在投票中一項彈劾罪名兩個反水;另一項三個反水。原因在此。

彈劾是民主黨救命稻草

第三,共和黨空前團結。特朗普在共和黨內支持率創造95%的歷史記錄,眾議院無一反水,參議院會雷同。從多數黨領袖到重量級參議員等無一支持彈劾案,對於佩洛西而言,晚一天向參議院遞交彈劾案會承壓24小時;遞交之日便是自取其辱之際。

彈劾案對民主黨殺傷力更大,那麼為什麼還要做呢?第一,仇恨、嫉妒、無奈。前眾院議長金里奇發推說民主黨彈劾的根源是仇恨。特朗普在給佩洛西的信中說從他上任開始民主黨就醞釀彈劾,他寫到:「在我宣誓就職19分鐘後,《華盛頓郵報》就發表了一篇題為〈彈劾特朗普總統的運動已經開始〉的文章。」第二,特朗普擊碎了民主黨和左派平權等政治正確謊言。左派頓失海市蜃樓般的燈塔與神牌。在不到兩年內,特朗普將美國的政治正確重新定義為對中國強硬與對抗甚至是新冷戰。特朗普的新政治正確不僅參眾兩院完全認同,也從精英走向普通民眾,包括最新民調對華不友好比例飆升,於是,彈劾特朗普成了民主黨自身的唯一政治正確神牌了。

第三,對特朗普的以攻為守的下策。通烏門的證據?沒有;莫須有。無論美國還是歐洲左媒,除了滿嘴口號,乾貨一點也沒有,跟彈劾案中的證據一樣。民主黨內候選人無一有能力挑戰特朗普。彈劾案荒謬到根據證人推測、想像、估計,看《紐約時報》而該報內容是傳說。而通烏門的關鍵是領先的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兒子在烏克蘭涉嫌利益交換,甚至牽扯民主黨更多高層,難道他們會處貪不驚?

特朗普心裏暗爽:我就是喜歡看到你們不喜歡我,而又不得不在我的領導下讓美國再次強大的樣子。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