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讓中共特務聞風喪膽的特工之王 林彪曾是他的高級線人

—中共特務的頭號剋星-戴笠(上)

作者:

林彪可能是戴笠安排在中共的內線

近日,中共軍事情報人員王立強在澳洲投誠,引發香港商人向心夫婦被台灣當局扣留,由此揭祕中共特工活動對香港、台灣及澳洲等國際社會的全面、強力滲透,引發全球關注。通過共諜王立強事件之後一系列事件曝光,中共在海外的龐大的間諜網已是若隱若現。

中共特務猖狂滲透和侵蝕海外,各國反滲透措施應接不暇之際,人們不由得想起了一個人。那就是在中共竊政前,素有蔣介石佩劍之稱的軍統負責人戴笠,有着超常的滅共肅諜才能,令當時的共匪避之不及、聞風喪膽。

戴笠(Taiwanese government website)

母教賢明志向遠大

戴笠原名春風,字雨農。1897年5月28日,出生在浙江省江山縣保安鄉一個普通家庭里。雨農4歲時,父親因病離世。藍太夫人(藍月喜)深受中國傳統文化薰陶,明大義、識大體,對雨農和弟弟戴春榜管教甚嚴,完成了兄弟二人的啟蒙教育。

雨農6歲入私塾,天賦異稟,四書五經,一教便懂,尤其以強聞博記聞名,凡事過目不忘。塾師毛逢乙對他十分賞識,知道他將來絕非池中物。14歲進入文溪高小時,雨農考試總拿第一,人也非常仗義慷慨,好打抱不平,顯露出出色的組織才能。

1915年與同鄉人家女兒毛秀叢結婚。1919年參加了衢州師範學校的入學考試,以榜上第二名的成績錄取。3年後他從師範學校畢業。曾投效浙軍潘國綱部。青年時的戴笠似遊俠行仗義,浪跡四方,廣泛接觸社會,與胡宗南、杜月笙等義結金蘭。

因從小接受傳統儒學,加之家教嚴明,青年戴笠雖經常身歷燈紅酒綠、紙迷金醉的豪華場合,但他出淤泥而不染,不抽鴉片、不賭博,更不跳舞,自我要求甚嚴。

因為在浙軍的經歷,回到家鄉的他被邀請參加保安鄉民團擔任團長,為對付土匪他率領僅有幾十人的民團,剿匪大獲成功,基本根絕匪患。在剿匪中表現出來的勇猛、機智,為將來他統率軍統打下了基礎。

忠義救國護主鋤奸

歷史證明蔣介石是能夠領導中國贏得抗戰、走向未來的不二人選,他的安危決定中國未來命運。當時的殺手之王,斧頭幫幫主王亞樵兩次針對蔣介石本人進行暗殺,其中。1931年9月,王亞樵派三個殺手去廬山行刺蔣介石,因為蔣介石一生經歷多次暗殺,生死一線的竟有七次!這次伏擊,只打傷了他的一個衛兵。戴笠用計收買了王亞樵的心腹,在1936年9月20日刺殺了王。王亞樵死後,公開刺殺蔣介石的國內力量就幾乎消亡了。中國特工之王和中國殺手之王的較量中,戴笠獲得了全勝。

1936年,廣東和廣西聯手出兵40萬北上進攻。蔣介石派戴笠分化廣東陳濟棠政府,以非軍事手段瓦解敵人。戴笠同陳濟棠的空軍大將黃光銳聯繫,指出陳濟棠和日本人勾結的真相。在戴笠的勸告下,廣東空軍幾十架飛機全部北上投靠國民政府。隨後戴笠又聯絡了粵軍中聲望僅次於陳濟棠的第一軍軍長余漢謀,使得他倒戈。粵軍海軍也被戴笠策反。粵軍在接二連三的到閣下,終於土崩瓦解。派人兩次行刺蔣介石的陳濟棠,隻身狼狽逃亡香港。蔣介石沒有費一槍一彈,就消滅了擁兵20萬的廣東王陳濟棠,後來民國政府形式上全國統一離不開戴笠的功勞。

軍統還刺殺了日本收買的漢奸張敬堯。軍統還多次策劃刺殺漢奸頭子殷汝耕未遂。殷雖然沒死,他麾下的通州保安隊,又被軍統秘密收買。在抗戰爆發以後,通州保安隊在軍統策划下再次出兵反戈歸順政府,還將殷汝耕活捉,差點處死。抗戰之前日本人在華北的計劃,基本完全失敗。

戴笠一生追隨蔣介石,忠心護主,「秉承領袖意旨,體念領袖苦心」。

蔣介石與戴笠,1940年代(維基)

1936年12月3日,張學良自西安來見身在洛陽的蔣介石,表明不願再剿共匪,要求蔣前往西安訓誨部下,蔣介石念及張學良當年拒日、歸順民國中央和中原大戰的效忠而前往。12月12日,張學良與楊虎城竟然公然叛變,發動西安事變,脅迫蔣介石接受他們的政治主張。

22日,宋美齡親赴西安,戴笠決心效法蔣介石赴難永豐兵艦的精神,決意一同前往西安。臨行時,他對手下說:「『主憂臣辱,主辱臣死』,我只有一死,才能上報領袖、下救工作的危亡。」

屬下淚別,戴笠卻說:「古人所謂:『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就是一種無愧於心的修養表現,我要大家以掌聲壯我行色!」全場掌聲雷動。

戴笠是個大孝子,他雙膝跪在藍太夫人面前,流淚陳詞:「自古忠孝不能兩全,我為了要做國家的兒子,以後也許再不能……」話到傷心處,哽咽難語。藍太夫人平靜地說:「只要你能努力盡忠,而又能心存孝思,我就放心了。」

到了西安後,戴笠被軟禁在地下室里,沒有見到蔣介石。12月24日,張學良來看他,拿出部下「請速殺戴笠以絕後患」的報告給戴笠看。戴笠回答:「怕死即不來西安,你殺了我,殺不盡我的同志;我的同志,一定會維護我的志向,為維護蔣委員長、為國除奸而努力的。」

當張學良了解到蔣介石的抗日決心並非中共所誣陷的那樣,非常後悔,當即束身請罪,隨蔣介石返回南京。但中共利用孫銘九、楊虎城、韓復榘、宋哲元等各方局勢的混沌而妄圖生變,戴笠則早早察明研判,積極進行疏解策動,控制住了楊虎城部、安撫了東北軍,圓滿完成了西安事變善後事宜。

抗戰英雄

其實,抗戰也是軍統最好的舞台。復興社在1938年改組為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簡稱軍統),戴笠任副局長,實際就是軍統負責人。軍統在整個抗戰期間功勞非常之大,他們作為隱蔽戰線,為抗戰取勝起到極為關鍵的作用。

戴笠是非常堅定的抗日派,淞滬抗戰之前國民政府開會,戴笠很堅定地對其他人說:這次我們一定要打了。

1937年七七事變後、淞滬抗戰前,戴笠力主抗日,國民黨元老吳稚輝問他:沒有武器沒有錢,拿什麼打?戴笠立刻回答:「哀兵必勝,豬吃飽了等人家過年,是等不來獨立平等的。」這句話後來成了國軍抗日禦侮的經典金句。

日後被中共統戰的軍統沈醉說,抗日戰爭期間軍統犧牲者達1.8萬人之多,而當時軍統全部在編人員僅為4.5萬餘人。

1937年戴笠在杜月笙的幫助下成立蘇浙抗日武裝別動隊,別動隊有五個支隊和一個情報大隊,共1萬8百人,由江浙滬的愛國志士、勞工、學生和專業情報人員組成。別動隊在掩護國軍抗日方面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和犧牲。

次年五月,別動隊得授正式番號「忠義救國軍」,總指揮部在漢口、戴笠任總指揮。戴笠經常冒着槍林彈雨穿梭在金陵與上海之間、犯險如常。

對於抗命不遵的軍閥,戴笠巧妙部署,輕鬆誘捕了大名鼎鼎的逃跑將軍韓復榘。韓復榘身邊10萬山東軍,在戴笠面前不值得一提。他只用了幾個特工就活捉了這個國民黨上將和山東省主席,將他押赴武漢槍決。他留在魯地的部隊由孫桐萱負責,孫桐萱提振士氣,摘下了日後的魯南大捷等多個戰果。

對於背叛祖國的漢奸方面,軍統特務大肆襲擊叛變的漢奸,八年期間殺死的大漢奸數百人,小漢奸不計其數。親日的國務院總理唐紹儀、青幫巨頭張嘯林、偽上海市市長傅筱庵、汪偽政權的外交部長陳籙這四個大漢奸被殺以後,相當一部分漢奸銷聲匿跡,不敢公然出頭。

至於對汪偽政權首腦汪精衛、特工組織頭目李士群,軍統也都成功的將他們殺掉。

汪精衛在越南河內第一次被軍統特務刺殺,他運氣較好,讓剛來的秘書做了替死鬼。1944年,汪精衛病死,表面上他是死於槍傷,但戴笠明確告訴部下,汪精衛是軍統買通僕人下慢性毒藥毒死的。毒藥導致汪精衛最終導致他客死日本。

汪精衛死後,汪偽政權形同垮台,他的二號人物周佛海,以及北方一號頭目王克敏都被軍統收買。

而76號特務頭子李士群曾經是軍統的最大敵人,他幾乎破壞了軍統在上海的特工網絡,連續捉了軍統上海地區負責人王天木和陳恭澍。

但戴笠卻是笑到最後的人,他巧妙的利用李士群同76號另一個頭目丁默邨的矛盾,又利用李士群和日本人的矛盾進行離間,最終讓丁默邨聯手日本人將李士群毒死。

李士群死後,76號特工組織基本瓦解,再也不構成威脅了。

除了汪偽政權以外,偽內蒙古政權的政治首腦德王和軍事首腦李守信,也都被軍統離間後收買。

至於偽滿洲國內很多大臣也同軍統合作,日本在中國整個偽政權體系都被軍統蛀的千瘡百孔。

對於日本方面,軍統方面更是做到極致。

就情報方面來說,軍統可謂二戰期間最成功的諜報組織。情報一是靠潛伏,一是靠破譯密碼。

甚至軍統通過偽鈔搞垮了日佔區的貨幣,而這套貨幣的原始模板,居然就是汪偽政權二號人物周佛海秘密提供給軍統的。

被中共妖魔化的中美合作所

對於密碼上,戴笠的軍統也算極為輝煌。

密碼學其實是一門高深的學問,當時中國這方面的人才有限。在抗戰前,軍統花費一切力量,終於破譯了日本外交部的密碼,他們每天能夠接受300份電報,可以破譯其中的七成。但是,對於日本軍方的密碼,軍統卻一直無法破譯。

於是戴笠特地邀請美國鼎鼎大名的密碼破譯大師,博特•亞德雷來中國工作。1938年12月,亞德雷來到中國,用了不到一年時間就成功破譯了日本空軍的密碼,還培養了200多名軍統密碼方面的人才,這些都對抗戰有着極大幫助。

1941年,軍統密碼破譯組成功破譯了日軍和日本政府的各種密電,日本大量軍事情報都被軍統所掌握,他們甚至破獲了日本外務省同日本駐檀香山領事館的電報。根據這份電報,日軍將於1941年12月某一天進攻珍珠港。戴笠通過秘密渠道,將日軍襲擊的具體計劃提供給美國方面。

羅斯福總統在珍珠港事變之後,才吃驚的發現軍統的能力,下令美國情報機構立即和軍統合作,這也就是之後的中美特種技術所。戴笠將破譯成果分享給美國人,這些技術成為1942年成功破譯日中途島戰役計劃信息的決定性因素,中途島一站使日軍海軍南雲艦隊幾乎全軍覆沒。

1943年4月15日,羅斯福和蔣中正批准中美雙方簽訂《中美特種技術合作協議》,標誌着中美特種技術所正式成立,總部設在重慶西北郊的歌樂山下楊家山。戴笠任合作所主任。

美國為了能夠掌握日本軍情和掌握太平洋的氣象,決定在情報工作上和中國聯手。1942年5月,美國海軍中校、著名電機水雷工程專家梅樂斯奉命來到中國。

梅樂斯來華之前,美國左派和中共對戴笠已經進行了很多污名化宣傳,認為戴笠就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刺客而已。梅樂斯帶着小心翼翼的心情來到中美合作所,和戴笠親密接觸數年後,梅樂斯感嘆戴笠是一個「精明幹練、剛毅果決、輕鬆誠懇、和藹可親的人物;既無一般中國官場的繁文縟節、卑躬屈節的禮數,也無裝腔作勢故作神祕的傲慢神態,性格上近似西方人」。並且梅樂斯對軍統局非常肯定,非但沒有美國左派所描述的恐怖,還相當民主和富有朝氣,梅樂斯直言:「軍統局的高級幹部,沒有一個是唯唯否否的人。」

抗戰後期,中美合作所發揮了巨大的禦侮救國的作用,據統計,合作所共培養訓練氣象、無線電通訊、水設、譯員、攝影研究分析、心理戰爭、會計、醫務、總務、供應、編譯、爆破、祕密行動隊、各類游擊隊等人數達5萬人。直接被中美合作所殲滅的日軍達7萬多人。

中美合作所美方特工正教授中方人員學習無線電信號竊聽(維基)

中美特種技術所並不是對付共產黨的,實際上也沒有對付過共產黨,它是對付日本人的。抗戰結束以後,中美合作所就關閉了。所謂中美特種技術所對付中共地下黨,那是小說《紅岩》胡編的。

秉承傳統文化精神的國軍儒將

曾令中共和漢奸聞風喪膽的中國情報天才戴笠曾這樣描述他的團隊:「我們這個團體絕不是採取俄國『格伯烏』、德國『吉士搭坡』的特工方式來統治的!……中國人傳統的精神是什麼?總理講『忠孝仁愛信義和平』,領袖講『禮義廉恥』。……唯其如此,所以能使(三民)主義與道義的結合凝為一體,愈久愈堅,誰——不論是日本人、汪精衛、共產黨——都沒有辦法來破壞我們!」

戴笠將紀律、道義和仁義結合在一起,把軍統局塑造成一個充滿歸屬感的大家庭。戴笠對自己的部下相當體貼,閩北站副站長張超被福建省主席槍決一事,戴笠在蔣介石面前為張超據理力爭。軍統局成員無論以何種方式殉職,哪怕是違反了紀律而被懲辦的,戴笠都會向亡者父母支付喪葬費,照顧他們的寡妻孤兒。

但凡真正的儒者,向來都是寬以待人、嚴於律己。

1942年夏天,戴笠的家鄉保安淪陷,全鎮房屋遭日軍燒盡。藍太夫人已70高齡,躲在深山中,備嘗艱苦。有人勸戴笠派車送藍太夫人去重慶,以保安全。戴笠回答:「我有同志十萬人,人皆有母,都在顛沛流離之中,我怎麼有力量都接到重慶來?」

所以戴笠對母親非常孝順,藍老夫人心腸很軟,經常勸戴笠不要嚴厲處罰下屬,老人家在軍統中頗有人緣。後來1946年戴笠墜機以後,軍統沒有一個人忍心告訴戴母真相,對她說戴笠去美國受訓了。藍老夫人後來猜到了兒子已死,但她也沒有揭穿。她在1949年去世,享年81歲。

戴笠原配毛夫人,1939年病逝後,戴笠即未再娶。日本投降後,戴笠回上海奠祭,淚如雨下。有人向他建議,將毛夫人棺柩運回江山老家安葬。戴笠感慨地說:「各處難民眾多,一時尚不能還鄉,我怎能先運故人棺材回去?」

戴笠死後,部下去整理他的遺物,只發現了幾個皮箱,裏面裝滿了戴笠的衣服和書籍,沒有找到一分錢。戴笠遺物中,唯一值錢的是幾塊瑞士手錶,還有十幾把手槍,都是美國同行送給戴笠的。

戴笠衣着普通,但注意衣着的整潔,每天都換衣服。這也是他多年的習慣。

由於他基本每天都在到處奔波,生活也完全談不上安逸,沒有固定住所,生命也隨時處於危險中。

戴笠也不在乎軍銜,他直到死時不過是一個少將,後來被追授中將軍銜。其實按照他的功勞,如果他想當官的話,早就是上將軍銜了。中共的特工頭子李克農就是上將!

他的死改變了歷史

1946年3月17日,戴笠在從北平飛回南京途中,因飛機在南京郊縣的板橋鎮岱山墜毀身亡,死後被國民政府追贈為陸軍中將。

據台灣《中國時報》報導,軍事情報局前中將副局長翁衍慶在戴笠殉職70周年紀念大會上表示,戴笠之死改變了中國歷史,曾任大陸國家副主席的林彪其實可能都是國民黨特務,因戴笠之死而斷線。

翁衍慶表示,軍情局長官曾多次教誨,「戴笠若未死,大陸不會失守」,這句話初聽有些誇大,但隨着接觸歷史越多,這句話也越來越真實。戴笠發展情報員都是「單線領導」,卻因意外死亡,軍統局無法接續發展在中共內部的情報網絡,這讓蔣介石相當痛心。

115師時期的林彪(人民解放軍畫報)

林彪可能是戴笠安排在中共的內線。翁衍慶稱,林彪在擔任大陸國家副主席半年後,曾寫信給蔣介石,稱在毛澤東麾下朝不保夕,希望蔣能原諒他的錯誤。軍情局有意重新接線,但這封信的中間連絡人返回大陸後神秘失蹤,此案中斷。

戴笠死後,原來的軍統發生劇變。一些戴笠手上的單線聯繫情報關係,就此丟掉了。而蔣介石在戴笠死後,也開始縮編戴笠原於中國各地布置的特務處,由原本的2萬骨幹人員縮編剩幾百人。

戴死後,軍統帝國大受打擊,繼任者毛人鳳等人沒有戴笠的能力,中共的特工組織開始蓬勃發展。

隨後蔣介石發現國防部的郭汝瑰和劉斐兩人都是中共間諜,國防部制定的秘密作戰計劃還沒送到蔣手中時候,毛澤東已經看到了,這樣打仗怎麼可能不勝利呢?

而眾多國民黨大員身邊都是中共的卧底,比如中央軍西北王胡宗南機要秘書熊向暉,國防部部長白崇禧機要秘書謝和賡,東北戰場總指揮衛立煌的秘書趙榮聲,華北戰場總指揮傅作義秘書閻又文等等,全部都是中共的間諜。

就連蔣介石身邊也有中共特工,他的護士長就是中共間諜,還好剛剛進入蔣身邊就被發現逮捕。如果慢一步,恐怕蔣自己性命都難保。

蔣介石去台後曾講過一句話:戴雨農同志不死,我們今天不會撤退到台灣!

周恩來在中共的會議上說:戴笠之死,共產黨的革命,可以提前十年成功。

參考資料:

台灣國史館:《戴笠先生與抗戰史料匯》

張式琦、費雲文:《戴雨農先生全集》

薩沙:《蔣介石的神祕佩劍、特工之王——戴笠》

良雄:《戴笠傳》

王凈文:《戴笠一代護主救國奇才》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希望之聲廣播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