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東方覺:脫貧笑話 國家級貧困縣舉債22億人民幣打造「山寨版紫禁城」

—臉上「貼金」與腰包「撈銀」

作者:
貴州省國家級貧困縣獨山縣的仿古建築群航拍畫面曝光,所謂的「仿古建築群」名為「毋斂古國」,也被稱為「濃縮紫禁城」或「山寨紫禁城」。其投資高達22.27億元,規劃建築面積120萬平方米。另有舉債建設的「天下第一水司樓」,被稱為「獨山版的布達拉宮」。該項目佔地面積5900平方米,總建築面積6萬平方米,樓高99.9米,已申報三項吉尼斯世界紀錄。

貴州一個國家級貧困縣舉債22億人民幣、歷時4年,打造一座「山寨版紫禁城」。(視頻截圖)

幾十年來,中共大陸各級官員大肆搜刮民脂民膏,強佔民資民費,到處大搞面子建築、形象工程,不但為自己臉上貼金、抹粉,更有不少官員藉此生財有道,腰包撈銀。致使勞民傷財,民怨民憤,罵聲遍地。

全國各種形象工程、政績工程項目繁多,花樣翻新,令人眼花繚亂。僅舉幾個主要是貧困省之例即可說明問題。

說到「貼金」,不得不提到河南鄭州市政府,曾投資6000多萬,集中建造了23座城市雕塑。其中之一的《金色的夢》造價200多萬,且要以5萬多張、價值達22萬元的金箔「貼身」。究竟是給雕塑貼金,還是給領導貼金?是不是又一個勞民傷財的形象工程?究竟有多少官員背後撈銀?這些問題一直成為公共關注及質疑的重點。

河南是一個已達1億以上人口的大而窮之省,鄭州在全國大城市中也不算「顯貴」,有許多民生工程亟待解決,卻非要將納稅人的錢花在擺闊、貼金上,是典型的勞民傷財的面子工程。當然對有些領導和相關人員來說,是有價值與好處的,他們不僅可以用形象工程為自己臉上「貼金」,還可以在工程操作中為自己腰包「撈銀」。這已經是各地工程建設中的公開秘密了。

12月9日,貴州省國家級貧困縣獨山縣的仿古建築群航拍畫面曝光,所謂的「仿古建築群」名為「毋斂古國」,也被稱為「濃縮紫禁城」或「山寨紫禁城」。其投資高達22.27億元,規劃建築面積120萬平方米。另有舉債建設的「天下第一水司樓」,被稱為「獨山版的布達拉宮」。該項目佔地面積5900平方米,總建築面積6萬平方米,樓高99.9米,已申報三項吉尼斯世界紀錄。除此外,還建設高爾夫球場,規劃為108洞,是一個多樣化的國際錦標級高爾夫球場;還有多個各具特色大學組成的「獨山大學城」。

主導這些項目的前獨山縣縣委書記叫潘志立,被稱為「潘大膽」,是「全國最會借錢和最敢花錢的縣委書記」,他是從江蘇省專門引進的優秀幹部。所有重大事項都是他一人說了算,很多項目只要他拍板就開工建設,全然不顧設計、預算、審計環節缺失,導致獨山縣違法違規佔地2.8萬畝,國有資產損失10億餘元。因違法佔地被處分的幹部達26人之多。在潘志立的眼裡,脫貧攻堅費時費力,只有搞項目建設才能彰顯政績。他被免職時,縣債務高達400多億元,絕大多數融資成本超過10%,每年還息40億,相當於年財政收入的4倍。一系列的爛尾工程和沉重的債務成為他留給獨山縣的負資產。在大搞項目同時,潘志立和家人也開始大肆收受賄賂,「名利雙收」,數額特別巨大。潘已被免職,近期因受賄罪、濫用職權罪被起訴。

貴州中天會展照明產品採購量高達一億元左右,是貴州最大的照明形象工程,不知帶來的是光亮還是光電污染。廣州一高中曾為修建一校門竟耗資130萬元,每平方造價1.8萬元,可謂是面子校門。

寧夏永寧縣2015年上馬一條道路工程,項目完工三年了,還欠工程款3.9億元。當時的縣委書記錢克孝,在根本沒有一分錢預算的情況下就敢上馬修路。而2016年,地方債務高達179億多元,當年財政收入僅為15.59億元。當年11月,錢克孝還被晉陞為銀川市委常委。

國家級貧困縣甘肅省古浪縣,曾耗資500萬元(又說1300萬元),僱用運輸公司將重369噸甘州石,從古浪峽搬到9公里外的金三角廣場作為城標,當地官員磕頭接迎。

曾獲全國優秀縣委書記稱號,卻因失職失責被免職的寧夏西吉縣委原書記馬志宏被控收受財物達1100萬元,涉及扶貧專項資金2億多元。

原計劃2017年竣工的「武漢第一高樓」至今並沒竣工,現在只是「停工」。這個被稱為綠地中心的高樓,總高度達到了636米,為「中國之最」,在全球都能夠排進前10名,總建築面積為40萬平方米,總投資超過了50億。數據顯示,如今綠地負債超過了9000億,其利潤暴跌了70%。停工的背後,自然是資金和負債的壓力。正如有人所說,造最高樓驚艷世界,不如建安全房找回本心。

此外,還有許多地方為了面子工程大搞「人造綠化」,將被採石及亂伐後醜陋不堪的荒山禿嶺,竟使用大量綠漆進行塗抹塗蓋,成了真正的荒誕的「人造綠色」景觀,可謂自欺欺人。其中雲南富民縣就是如此操作而成典型一例。

多年來,全國各地紛紛上馬的各種形象工程舉不勝舉。有的自建小皇宮,有的複製大觀園,有的修神州名景,有的造世界奇觀,「白宮」處處有,「紅樓」紛紛建。還有什麼遊藝場、娛樂城、逍遙宮、休閑館,甚至更有興建天宮、仙境、地獄、鬼城。可謂千姿百態,花樣百出,沒有做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就連成都、綿陽、唐山這些地震重災地區,又有多少百萬、千萬、甚至上億元的辦公大樓、形象工程平地而起。

當下,大陸許多地方溫飽也未解決,百姓生活艱辛,負擔沉重,住房、醫療、教育等民生建設更需經費,可是這些又有誰去關注、誰去解決呢?有網友說:生,買不起房子;死,買不起墓地;半生不死,又住不起醫院。中國百姓真是不幸!

但無論中共耍盡什麼手段,再如何「貼金」、「抹粉」,也掩蓋不住其邪惡、兇殘、

獨裁、腐敗、貪婪、無恥的流氓本性,也改變不了其即將解體與覆滅的可恥下場。善惡有報是不變天理,解體中共是歷史必然!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