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何清漣:川普連任、英國脫歐或將重構世界

作者:

英國執政的保守黨以壓倒性優勢贏得2019年大選。展現在世界面前的,不僅只是英國政治版圖的改變。如果美國川普總統在2020大選中獲勝,美英聯盟將影響世界政治格局。

英國爬出黨派纏鬥的政治泥潭

這次大選的結果註定英國將脫歐。2016年出現的黑天鵝雖然遲飛,但經受了三年多的折磨之後,這一振翅起飛可能更利於英國保守黨施政。

1、這是英國保守黨自上世紀80年代柴契爾夫人在大選中大獲全勝以後獲得的最大勝利。保守黨不僅在下議院擁有的席位比所有在野黨及獨立人士席位相加還要多80席,還在英格蘭北部很多幾十年來一直支持工黨的選區取得突破,改變了多年來的政治版圖。左派政黨工黨在選舉中則遭受歷史性的慘敗,只獲得203個下議院席位,比上次大選銳減59席,遭遇工黨自1935年來最慘的敗局。這一結果標誌着英國政壇的勢力重組。

2、這表明自公投之後歷經三年關於脫歐留歐的爭論,讓英國人民的思考趨於成熟。面對議會無休止的意氣之爭,以及各種留歐派釋放的脫歐的利空消息,英國人民經過認真思考,做出了他們的選擇。在世界政治和經濟都發生巨變的時期,這種格局使首相強生在處理國內和國際問題時擁有較大空間。

3、歐盟態度與三年前面對英國公投脫歐的憤怒失態相比有所緩和。這三年當中,德國、法國被難民問題、恐怖襲擊、經濟低迷、債務高企折磨得精疲力盡,維繫歐盟越來越困難。也因此,歐盟深知強留無益,不如好合好散。

總之,到此次英國大選之前,脫歐的種種利空已經出盡。當投票站出口民意調查結果顯示保守黨正輕鬆贏得大選後,英鎊兌美元、歐元匯率均飆升。

英國傳統外交政策三大支柱中的第一根支柱,是大西洋主義和跨大西洋統一。在重大國際安全問題上,倫敦與華盛頓保持一致,支持以國際主義和價值觀為基礎的美國外交政策,並將自己定位為一座跨大西洋的橋樑,向美國解釋歐洲的觀點和政策(同時也向歐洲解釋美國的觀點政策)。英國脫歐之後,面對在政治經濟軍事等各方面崛起的中國,以及在一度疏離的盟友美國,強生新政府估計會審時度勢,在國際問題中發揮獨特的影響和作用。

美國正在再次偉大

2016年被西方世界比喻成「三隻黑天鵝」的大事件之首——川普當選,確實為改變美國國運開了一個很好的頭。

美國大選之後的情景遠比今天的英國更荒唐。幾乎一邊倒的左派媒體如喪考妣(英國約有一半媒體支持脫歐),華府政治圈聲言準備「拿着乾草叉迎接這頭踏進華府精緻瓷器店的莽撞公牛」,美國民主黨的信眾遊行聲言「川普不是我們的總統」,運載非法移民的洪都拉斯大篷車不斷被運往美墨邊境。但在民主黨製造的各種政治刁難中,川普對競選的承諾逐一兌現:阻止非法移民、修建邊境牆,並於今年6月開始遣返數百萬非法進入美國的移民;在聯合國開展退群活動,其中尤其是美國拒絕簽署聯合國《移民問題全球契約》、退出《巴黎氣候協議》,這不僅僅是左派高舉的兩面「政治正確」大旗蒙上灰塵的問題,讓非法移民(背後是人口走私集團)失去主要接收國家,後者關係到環保NGO每年200多億美元沒了着落。因此,環保界、媒體包括法國政府對此痛詬不已。

但美國國運卻蒸蒸日上:主要經濟指標,如GDP增速、就業率、經理人採購指數、消費率都說明讓美國偉大的物質基礎正在構建當中,就連從2016年就一直唱衰川普的華爾街,在最近也無可奈何地承認:這一波牛市行情將延續至2020大選。簽署新協定取代《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是川普當初主要的競選承諾,在媒體與民主黨的譏嘲與反對聲中,與南北兩鄰國經歷過兩年頻繁交手,《美墨加協議》(USMCA)終於在12月10日正式通過。新協議取消了對生物藥品規定的10年專利期要求,包括更強的環境和勞工標準,將使美國工人受益、工資增加、墨西哥美國工會的權力也更大。就連一直反對川普的美國勞工聯合會主席特魯姆卡(Richard Trumka)也不得不認為這是一次勝利。

由於20多位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不堪表現以及對川普連任的深刻擔憂,民主黨領導人南茜·波洛西女士不得不發起理由非常牽強的彈劾,在媒體問及其對彈劾結局是否有把握時公開聲稱,她的擔心理由是「再讓川普干一屆,美國就永遠回不到原來的道路上去了」——她所指稱的「原來的道路」,不是美國的自由競爭資本主義道路,而是歐巴馬努力建設的准社會主義道路,只比歐巴馬與她認為的「Far Left」靠中間一點。

即使民主黨與媒體竭力抹黑,相關資料顯示美國經濟形勢可追比雷根新自由主義經濟時期,國家安全與國土安全問題更是遠好於歐巴馬時期。如果民主黨不搞大規模的台底動作,選舉正常進行,川普連任毫無懸念。川普的大嘴巴、率性令許多人不喜歡,但美國選民早就有人說過:我不喜歡川普這個人,但我喜歡川普總統。

法國「黑天鵝」折翅

法國人在關鍵時刻,毫不猶豫地拋棄了代表右翼政治勢力的勒龐,選擇了聲稱「不左不右、亦左亦右」的馬卡洪。但政治神童與選民的蜜月期很快就結束了,在短短的不到一年的任期內,馬卡洪從左右逢源變成左支右絀。從2018年11月開始爆發的「黃馬甲運動」,至今已經多達18次,該運動囊括了左中右各種政治光譜的人。馬卡洪誓言要推進的退休金改革,如今正受到全法國的頑強抵制,2017年選他上台的人如今誓言要他下跪求饒。法國現實問題的由來,我在《馬卡洪理政:左右兼顧終成左支右絀》已經分析得相當清楚。法國的公共債務在2018年已高達22553億歐元,法國平均企業稅率高達62.8%,為歐洲最高。個人所得稅稅率高達57.5%,高於歐盟45.1%的平均水準。稅率之所以高,當然是為了滿足民眾日益增高的福利需求。法國政黨為了勝選,都採用福利換選票策略,結果是法國人的福利越來越好,保障越來越全,工作時間越來越短,各種帶薪假期越來越長。在3000多頁、重量逾一公斤的《勞動法》保障之下,法國人每周只需要工作35個小時,稍有不順心就罷工數周。很多法國人不用工作,依靠福利也能體面生活。

法國的現狀,讓人想起保守主義鼻祖,愛爾蘭人艾德蒙·柏克在《法國革命論》中對法國大革命的描述,他說:「在這場輕率而又殘暴的奇異的混亂中,一切事物似乎都脫離了自然,各式各樣的罪行和各式各樣的愚蠢都攪在了一起。」法國的現狀,再次證明了這一描述的準確,任何人當選都無法讓法國人改變他們的福利惰性。馬卡洪的失敗,將不是他個人的挫敗,而是法國政治與社會制度的失敗。

美英聯盟或能狙擊社會主義思潮

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歐美各國的社會矛盾無法消解,加之冷戰之後代際價值觀轉變,在千禧一代中興起社會主義思潮。「千禧社會主義」主張國家干預和公平分配,要求更多的社會福利,宣導「綠色新政」。國際大赦12月10日發佈對22個國家(含民主、非民主體制國家)的青年做了調查,青年人認為自己生活在一個失敗的體系當中,亟需改變,一、氣候變化是全世界面臨的最重大問題。二、政府的主要工作職責在於提高人民的福祉。這兩點正好是法國政府多年來努力在做的事情,結果養成了認為依靠政府分蛋糕天經地義的法國民眾,如同馬卡洪在2019年的新年獻辭中所說的狀態:「要求少工作,卻多掙錢;多減稅,卻增加開支;不想改變我們的生活習慣,卻想呼吸更純凈的空氣。」各國青年人感受到「失敗的體系」是事實,但他們卻不知道失敗的體系緣何造成。

英國歷史上傑出的首相柴契爾夫人曾不無自豪的說過這麼一段話:「人類所有的災難都來自歐洲大陸,而所有的解決方案都來自說英語的國家。」川普如果在2020年大選中獲勝連任,英國保守黨執政、脫歐。這兩個近現代西方憲政文明的核心圈站穩了,人類社會也許能夠獲得一次對抗全球左派思潮捲土重來的機會——這是牽涉未來文明方向的大事。

今天的俄羅斯不能像當年的蘇聯一樣成為1917年世界社會主義革命的中心,中共掌門人也不能象毛澤東那樣,成為1968年世界左派青年的革命偶像。也就是說,千禧社會主義思潮將無中心、無領袖可以寄望——這是世界的幸運。

美國民主黨如果不能勝選,下場將如今天的英國工黨,被自己的傳統支持者拋棄,美國的政治版圖將重組——這是美國之福。

人類社會現在面臨一個重大轉捩點,美英之間能否形成當年雷根-柴契爾新自由主義經濟同盟,於世界未來至關重要。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