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殘酷內鬥 彭德懷整慘粟裕 自己也被整慘

中共一直宣稱其內部很團結,黨媒常說「緊密團結在以某某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實際上,中共自1921年奉莫斯科之命成立以來,一直到1976年華國鋒登台時,已經進行過11次殘酷的「路線鬥爭」。共產黨並非鐵板一塊,黨內和軍內一直都存在各種山頭派系,毛澤東整肅張國燾紅四方面軍;彭德懷整慘粟裕,自己也被整死;九・一三林彪慘死,都只是其殘酷內鬥的冰山一角。

彭德懷和毛澤東在一起

林彪四大金剛之一、原任共軍副總參謀長和空軍政委的吳法憲出獄後,反思文革和中共黨史,在其回憶錄中談到毛澤東也說過「黨外有黨,黨內有派,歷來如此。」吳法憲認為,即使秉性剛直的彭德懷,其「山頭主義」也確實是存在的。

彭德懷等人抨擊大躍進被打成反黨集團

據《歲月艱難——吳法憲回憶錄》,1959年廬山會議,彭德懷對1958年以來產生的一些「左」傾錯誤及其經驗、教訓,提出了一些自己的意見和看法,上書毛澤東,抨擊大躍進,導致兩人爆發激烈衝突。最終彭德懷與黃克誠、張聞天、周小舟等人被打成「彭黃張周反黨集團」。8月16日,中央全會通過了《關於以彭德懷同志為首的反黨集團的錯誤的決議》,解除了彭德懷的國防部長、黃克誠的總參謀長、張聞天的外交部副部長、周小舟的湖南省委第一書記的職務。

當時,毛澤東作出批示說:「廬山出現的這一場鬥爭,是一場階級鬥爭,是過去十年社會主義革命過程中資產階級與無產階級兩大對抗階級的生死鬥爭的繼續。在中國,在我黨,這一類鬥爭,看來還得斗下去。至少還要斗二十年,可能要斗半個世紀,總之要到階級完全滅亡,鬥爭才會止息。」這個批示為後來的「文化大革命」奠定了理論基礎。

全會結束以後,毛澤東在廬山上又主持召開了一個中央工作會議,決定任命林彪為中央軍委第一副主席兼國防部長,以接替彭德懷的工作。之後,林彪推薦羅瑞卿為中央軍委秘書長兼總參謀長,以接替黃克誠的工作,會議也同意了這個提議。

8月16日晚上,吳法憲突然接到空軍司令員劉亞樓從廬山打來的一個電話,劉亞樓傳達了一個驚人的消息:彭德懷在廬山發生了問題,他是「右傾機會主義路線」的代表,在廬山會議上對黨中央、毛主席發起了攻擊。毛主席已經決定要林彪出任軍委第一副主席兼國防部長,接替彭德懷主持軍委的日常工作。林彪還提議要羅瑞卿當軍委秘書長兼總參謀長。說到這裡,劉亞樓興奮地說:「這是一個好消息!」

劉亞樓當時為什麼這樣高興呢?吳法憲認為主要是因為彭德懷在歷史上和劉亞樓、羅瑞卿有些恩怨,劉亞樓和彭德懷的關係不那麼好,而跟林彪、羅瑞卿的關係非常好。

劉亞樓、林彪、羅瑞卿三人多年關係密切

據吳法憲的了解,劉亞樓與林彪、羅瑞卿二人的關係,是從紅軍時期開始的。大革命失敗後,羅瑞卿被派到閩西去開展武裝鬥爭,從而認識了閩西人劉亞樓。1930年,林彪接替朱德擔任紅四軍軍長,從此羅、劉二人便開始在林彪的直接領導下工作,並先後分任十一師和十二師政委。一直到長徵結束,林彪和羅瑞卿的關係是非常好的。他們天天在一起,行軍騎馬,走在一起,住在一起。

紅軍到了陝北以後,劉亞樓又回到二師當了師長。隨後,林彪、羅瑞卿、劉亞樓一起到了延安,進了紅軍大學。紅軍大學改為抗日軍政大學後,林彪任校長,羅瑞卿任教育長,又抽調劉亞樓任訓練部長,專管軍事訓練。當時,林、羅、劉三個人的關係是非常密切的。

抗日戰爭開始以後,劉亞樓被派往蘇聯學習並治病。不久,林彪也因為負傷去蘇聯治療和休養。抗日戰爭勝利以後,林彪被毛澤東派到東北,擔任東北民主聯軍總司令。經過林彪的提議,劉亞樓出任東北民主聯軍參謀長,成為林彪的得力助手。

在平津戰役的進行過程中,林彪、劉亞樓和當時任華北軍區政治部主任兼二兵團政委的羅瑞卿,在共同的作戰中更加深了彼此之間的情誼。

建國以後,林彪、羅瑞卿、劉亞樓三人雖然不在一起工作,但卻經常見面,關係依然如故。所以,林彪接替彭德懷主持軍委的日常工作以後,羅瑞卿自然成為了林彪的助手。

彭德懷整粟裕力圖置其於死地

彭德懷自從當上國防部長,主持軍委工作以後,就一直想把總參謀長粟裕撤掉,而讓自己的親信、時任湖南省委第一書記的黃克誠來當總參謀長。毛澤東說「黨外有黨,黨內有派,歷來如此」,吳法憲認為,毛說的這話一點沒錯。

彭德懷違背毛澤東的指示,抓住粟裕在工作上的某些缺點,將這些缺點錯誤上綱為「建軍新階段中兩條軍事路線的鬥爭」。在軍委擴大會議上,彭德懷對總參謀長粟裕發動突然襲擊和批判,對粟裕大加訓斥和謾罵,給粟扣上「反黨反領導」「向黨爭權」「陰險卑鄙」「裡通外國」的罪名。

彭德懷在位時,粟裕無法為自己申辯。彭德懷死後,粟裕再度向上申訴和喊冤。粟裕認為,當年彭德懷力圖置自己於死地,給自己扣上的大帽子和罪名,全部都是莫須有和無中生有。

關於粟裕被撤職這件事,吳法憲認為彭德懷的作法是欠妥當的。紅軍時期,彭德懷一直是紅一方面軍三軍團的主要領導人。黃克誠也是紅三軍團的,是彭德懷的老部下,兩人的關係一直都不錯。彭德懷主持軍委工作以後,為了用起來順手,就必然要把黃克誠調來當總參謀長。林彪這個人自視甚高,但他卻非常看重粟裕,很重視粟裕的意見和建議。然而彭德懷不光一下子把粟裕撤掉了,還給他戴上了好幾項政治上的大「帽子」。這幾項大「帽子」一壓就是好幾年,最後在粟裕去世時也沒能完全拿下來。

吳法憲認為自己對彭德懷一向都是相當敬重的。但是,他也同時認為,金無足赤,人無完人,彭德懷的「山頭主義」也確實是存在的。不承認這一點,也就無法理解彭德懷整肅撤換粟裕的理由以及彭德懷以國防部長身份跟空軍發生矛盾衝突的一些事情。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歲月艱難——吳法憲回憶錄》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