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港台 > 正文

彭博:中共40年代當政上海盛極而衰今港恐重複滬命運

彭博通訊一篇分析文章指出,在中共未在大陸取得政權之前,世上只有一個亞洲金融之都,那就是上海,與當年身處南方香港這條「小小的村莊」相比,文章根據香港一名前港督形容,上海是「一個偉大的國際之都」。中國的內戰以及之後中共當政,改寫了這個故事,貨幣急速貶值百物騰貴,上海流走了150萬個難民,包括人才和財富,涌往深圳河彼岸。今天香港幾個著名的大亨都是因此而走到香港的。

文章指出,港人今天也在問同樣的一個問題,當年上海的經歷會否降臨香港身上。因為反對修例而引起的示威浪潮,已將香港變成一個警民巷戰的戰地,而一向以經濟最自由以及最守法而自詡的城市,已經越來越像一個遭到中共不斷嚴加打壓的破爛區。

文章引述Rhodium集團中國分析部門主管的威特(Logan Wright)說:「(香港)絕不可能回到6月份之前的狀況。」美國前貿易談判代表團的成員賀立森(Nicole Hollinson)說,一旦特朗普總統根據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取消香港的特殊貿易地位,香港「只會是中國的另一個港口」。

如果亞洲金融中心的重心有所轉移離開香港,它將前往何處?文章指出,若以今天引入資金流入香港的個中抉擇,而為這個金融中心下個定義,恐怕香港根本就不是一個自由市場。中國的海外直接投資在香港達到1.94萬億美元,從而使得這個城市成為世界第三大市場,僅次於美國和荷蘭。正正因為中共政府在香港經濟扮演這個巨無霸的角色,香港成為未來全球投資中心的地位,或許因此已經與紐約並駕齊車。

文章指出,香港因此不盡然是一般人對金融中心的定義。香港前財經官員沈聯濤在1998年的演說中,強調作為金融中心香港擁有11個優點。如果屬實,香港現在恐怕要開始擔心了。

沈當年說的其中四個優點:善用英語、技術型的人口、訊息自由以及有效率的基本架構,今天亞洲城市普遍都有。其他五個:良好的政府、經濟自由、社會穩定、法治以及香港對待經濟和金融事務的處理,一如國家水平之嚴謹。但這些優點,彭博的文章指出,現正由於當前危機的關係而受到史無前例的攻擊。最後的兩個優點:低稅率和政府輕度介入的市場規則,是建立一個資金王朝的最微弱的蘆葦,尤其是新加坡也可以提供相同的條件。

文章指出,目前未見有大規模的人才流失,但如一旦發生,將會是出人意表之急速。不論是在香港企業的董事會裡面,或在蘭桂坊酒吧裏面,富有國家居港的僑民儘管看起來是一支不可或缺的主力,但其人口在這個750萬人的城市中,10萬人也不到。如果經濟下滑,這些企業明年將大幅削減外僑的分紅,吸引他們居住在這個租金昂貴、社會治安忽然轉趨暴力的城市的所有因素,都一下子消失於無形。

但香港仍然擁有一張其他地方所欠缺的王牌,因為中國仍然需要香港,不論是作為對外的一個門戶,還是作為一個大陸富人們投放資金的避風港。今天外資進出中國,幾乎有三分之二是經過香港,如果中國需要吸進更多外資來抵消持續出現的資本賬赤字,香港這個功能只會有增無減,而如果堵塞這個管道,只會對中國的經濟構成危險。

民主派在區議會選舉大勝之後,大多數港人都期望情況會恢復正常,而中央也會逐步給予香港一個全民普選,並收緊警方無限的權力擴張,但情況卻顯示中共極可能策劃一次笨拙的武力鎮壓,從而嚇跑一大批外國企業。雖然殺鵝取金蛋只會自食惡果,但對北京而言,政治優先於經濟考量已非新事物,正如末代港督彭定康說過:「歷史之路上滿是斷頭死鵝的殘體。」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RFI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